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穷人和荔枝肉
    “师兄,公良又来叨扰了。”

    “师弟能来,师兄高兴还来不及,何来打扰之说?走,我们到里面说话。”

    工偻佚名将公良迎入洞府,让弟子拿出焱火地窟特有灵果招待。

    上次公良请他帮忙修复星纹象龟盾翌日,工偻佚名用他给的那些金属锭炼制器物才发现,那些金属锭精纯无比,竟不带一丝一毫杂质。尤其血铜,纯净度更是高得吓人。

    想到师弟出身大荒百部,等于说是背靠大荒,要是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些上品宝材,自己炼器也不用这么紧张。

    一时间,工偻佚名不由得又热情了几分。

    只是他恐怕要失望了,公良那些东西除了血铜锭,其它金属锭纯粹是杂物扔进小黑水池分解后留下的产物。大荒之中根本找不到,叫他哪里去拿?

    两人聊了几句,工偻佚名问道:“不知师弟此来何事?”

    公良将想请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打造插秧机等机器的事说了一下,并把插秧机等物取出来给他看。

    工偻佚名往插秧机、耕土机、碾米机、收割机等机器扫了几眼,就把里面零件构造观察得一清二楚。

    “做这些东西倒也简单,但师兄不擅长此事,让我给你找个最好人选。”说完,他就往外叫道:“侯冈,去把子翼叫来。”

    “喏。”外面侯冈闻言,立即转身而去。

    焱火地窟一处地穴之内,寇子翼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器械上冥思苦想。

    在他旁边,有一头打了无数补丁的傀儡兽趴在地上睡觉,却又不时抬头看了主人一下。

    忽然,傀儡兽好像感应到什么,立即站起来谄媚的摇着尾巴。

    若非那一身打了无数补丁的铁皮,看起来几乎和寻常兽类无二。

    侯冈过来,瞄了傀儡兽一眼,道:“子翼,快点出来,你师祖找你。”

    寇子翼见师祖找,不敢马虎,赶紧整理一下衣物,随师尊离去。傀儡兽站在门口直到主人身影消失,才转身回屋,继续趴在方才的位置眯眼睡着。

    不一会儿,侯冈回来,进入洞府禀告,“师尊,子翼来了。”

    随他一起进来的寇子翼上前跪道:“子翼拜见师祖。”

    “起来吧!”

    工偻佚名端坐其上,伸手虚扶。

    寇子翼只觉有一股无形之力将他从地上扶起,连忙就势站起,“多谢师祖。”

    工偻佚名指着公良向他介绍道:“这是你太师祖新收弟子,也就是你师叔祖。”

    寇子翼看了公良一眼,想到这么年轻,竟然是他师叔祖,不觉牙疼。但表面却是不敢马虎,连忙上前见礼,“子翼拜见师叔祖。”

    “不用客气。”

    公良从果子空间取出一块血铜锭道:“初次见面,别无他物,这东西就算是师叔祖给你的礼物,还望不要嫌弃。”

    寇子翼怎么可能嫌弃,他眼睛看得都快凸了起来。

    好大一块血铜锭啊!

    在他心里是千愿意万愿意收下这个见面礼,但师傅和师祖当前,还轮不到他来做主,不由往师傅和师祖望去。

    工偻佚名没想到公良出手这么大方,一下就送出一大块血铜锭,不觉愣了一下,但随即说道:“既是你师叔祖所送,就收起来吧!”

    “多谢师叔祖。”

    寇子翼欣喜若狂的上前把血铜锭收下,心里暗道:这下可真的发了。

    等他收好东西,工偻佚名又道:“子翼,你师叔祖带了这几样器物过来,你看看能不能打造出来?”

    寇子翼听了,连忙收拾心情往插秧机等机器望去。他没有工偻佚名透视一切的能力,只能一个机器一个机器仔细检查,不一会儿看完,向工偻佚名回道:“师祖,这几样东西很简单,徒孙能做出来。”

    “要多久才能造好?”

    “两天。”

    “我给你三天时间,造好后不用送到这边来,直接拿去给你师叔祖瞧就好。”

    “是,师祖。若无事,徒孙就下去了。”

    寇子翼说完,收起放在地上的插秧机、耕土机等机器,就要下去做事。公良连忙喊住。

    “师叔祖还有何事?”寇子翼问道。

    “这些机器并非全部是我要用,有些将来要推行天下,所以用的材料越便宜越好,最好是凡俗地界就能找到之物。依我想法,这些机器应该做成三种:一种质量好,可以留在宗门耕种灵田;另一种质量较差,可卖与富贵人家;最后一种最差,可用于寻常百姓之家。你觉得此事是否可行?”

    寇子翼想了想,道:“可以。”

    “那就麻烦你了。”

    “师叔祖客气了,若是无事,子翼就先行告退。”

    “下去吧!”

    等他离去,公良转身向工偻佚名说道:“我谷中稷老说有渠道可将这些机器推广出去。到时买的人若多,恐怕还要过来麻烦师兄。”

    “师弟尽管过来就是,些许小事还谈不上麻烦。”

    “但也不能让师兄白出力,到时这些东西若真能行销天下。公良打算将扣去机器所耗材料钱获得的利润与师兄五五分成,还望师兄不要嫌弃。”

    “怎能要你的东西,不行。”

    工偻佚名断然拒绝道。

    公良连忙再劝,他感觉分点钱给他是很正常的事,但在工偻佚名眼中,却有点玷污了师兄弟的同门情谊。劝了一阵,见师兄还是不同意,他就将此事按下,等以后再说。

    两人又闲聊几句,公良就告辞离去。

    “徒儿,速到为师这边来。”

    走到半途,忽然听到师尊传音,他连忙带米谷往空桑山飞去。

    不一会儿,公良就和米谷来到空桑山,进入大殿,就见师尊长梧坐在中间主位,师叔龙丘子坐在一旁表情恹恹,手中举着玄真葫芦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公良分明从中闻到一股浓重的尿臊味。

    米谷皱着鼻子闻了闻,翻了个身子,钻到粑粑怀里,把屁股对着长梧和龙丘子,装神作书吧没看见。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点怕长梧。

    “徒儿拜见师尊,师叔。”

    “不用多礼。”

    长梧将他扶起,取出一支生机盎然的木瓶递过去道:“这是水月净土宗玉山雪峰之巅上,深藏于冰窟中的冷月寒蟾炼制而成。因其以清灵月露为食,又深藏地窟呼吸寒冰之气,功能清心宁神,疗伤止痛,最合你用。以后每次修炼太初神雷后服一滴,就不虞被神雷伤及身体。”

    “多谢师尊。”

    “哼”

    龙丘子猛灌了一口玄真葫芦中凝聚了地脉和天地灵气的精华液体,道:“也是你瓜娃子好命,想当初我修炼雷法之时,想去水月净土求取一只冷月寒蟾炼药辅助修炼,人家是理也不理,最后还是师尊出面才给。没想论到你,人家立即就给了。你这小东西是不是和人家水月净土小娘有什么私情,我告诉你,水月净土宗虽不忌弟子外嫁,但规矩却多,我怕你吃不下,还是早点打消这主意为好。”

    “师弟。”长梧喝道。

    “我也是为了他好。”龙丘子把头转到一边,兀自愤愤不平道。

    “师尊,水月净土离我们妙道仙宗远吗?”公良好奇道。

    “倒也不是很远,就在我宗南面渊海之中的一座大岛上。”

    长梧说完,语重心长的说道:“如今你还是不要去想那些儿女私情,专心修炼为好。若能将太初神雷炼至大成,天下之大还不是任你纵横,要不然现在就算想去水月净土宗,恐怕连区区渊海你都渡不过。”

    “师尊教训的是。”

    公良真的没有去水月净土宗的想法,奈何长梧和龙丘子不信。

    怪就怪长梧派人去水月净土宗求取冷月寒蟾炼药的时候,人家听到他的名字,不仅马上给,还嫌不够,多送了一只。这哪能不让长梧和龙丘子多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