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奔雷指
    “嘁”

    龙丘子看到公良的模样,怎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你这小东西,刚刚学会就想跟我老人家比,那我这一身功力岂不是白修了?”

    公良听到他的话,感觉好像有点道理。

    龙丘子又道:“刚刚你奔雷指运用的不错,但其中有些窍门不对。所谓‘奔雷’,是速如疾雷,势若奔雷,威若狂雷。奔雷指所用法门在一个巧字,不是单纯的将神雷之力聚集于食指之中,而是御使神雷,由内而外恰到好处发出。若像你这般施法,奔雷指用不了几次估计指头就要断了。现在我再演示一半给你瞧,仔细看好。”

    说完,他就再次一指点出。瞬息间,食指之上出现一道雷球,光芒闪烁,气势逼人。

    但这次情形却不像上次一般,只见他周身忽然布上一层罡罩,将他体内经脉气穴全部一一清楚的标示其上。

    公良知道龙丘子是将奔雷指在体内运行的路线通过这种方式显现在他面前,当下不敢马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米谷从未见过这般景象,也是非常好奇的瞧着。

    “咻”

    刹那间,一指点出,林中再次出现一条布满灰烬的小路,那是龙丘子奔雷指所显示出的威力。

    观看一阵,公良才发现,龙丘子的奔雷指确实不是单纯的将体内神雷之力聚集于食指之上,而是在指尖稍作停顿,立即发出,是随心而发,倏然而至。

    看到此,公良闭目冥心。

    洞天雷丹蓦然发出一道太初神雷之力从下往上,顺着身侧进入手臂食指,并在指尖稍作停留。

    雷球脩现,雷光闪烁,看起来威力比上次大了一些。

    停顿片刻,公良一指点出,惊雷乍现,射出炽烈光芒,飞速往林中射去。“嘭”的一声,将前面巨树树身炸得粉碎。看了下,虽然威力还比不上龙丘子,但相比方才,自己已经有了很大进步。

    龙丘子在旁边看得连连点头。

    他又让公良演练几遍,感觉可以,就道:“好了,这奔雷指你已经入门,剩下就要靠自己修炼,接下来我再教你一道雷法‘惊雷刺’,现在打开卷轴,先看看上面有关惊雷刺的记载。”

    公良连忙拿出卷轴打开来看。

    惊雷刺是关于神雷之力的运用,也是粗浅的法门,并不算太难。

    公良仔细的看着卷轴上的记载,并将上面法决心法一一记下。

    龙丘子等他看好,就开始为他演示起来。

    一连几天,龙丘子都呆在山间教公良雷法。公良为了表示感谢,使出浑身解数,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来请他吃。龙丘子吃得高兴不已,对公良的态度柔和了几分,也有了一些耐性。

    “今天我要教你神雷遁,你且先看看卷轴,我再为你演示。”

    龙丘子说完,也不管他,闭眼修行起来。

    今天他要教的这门遁法,是这几天教过的“奔雷指、惊雷刺、疾雷闪”中,最为难学的一种,也是最为玄奥的一种遁法。

    此遁法只是入门级别,但随着功力加深,遁法速度会越来越快,到最后瞬息之间千里之外也不过是寻常事。

    前面几种雷法,龙丘子不过才教了七天,但神雷遁却足足用了八天,可见其难学程度。等把奔雷指、惊雷刺、疾雷闪、神雷遁这几种入门雷法教给公良,龙丘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公良也没说什么,毕竟龙丘子和他没有师徒关系,能用这么多时间教他已经很满足了。

    虽然龙丘子不在,但他还是继续修炼雷法,直到将这几门雷法掌握纯属,随心运用为止。

    ........................................................................

    集市之上,豚儿依然坐在飞毯上卖着他的后天纯阳液。

    飞毯上摆放的玉瓶中,液体灵气涌动,隐隐透出一股琥珀般的金黄色泽。

    旁边两杆写着“后天纯阳液,杀魔、除鬼、辟邪利器,进鬼藏洞必带宝贝。”“真正童子尿,煮妖禽蛋、炖灵兽肉,年老体虚必备佳品。”的旗子迎风飘扬,气势非凡。

    经过一段时间思考,豚儿决定不用后天纯阳液换灵药了,转而换灵药种籽。

    因为一直没人换灵药,他的后天纯阳液滞销,储物袋中都摆了一大堆,快装不下了。所以他只能换灵药种籽,想来用灵药种籽种出灵药也能炼丹才对。

    灵药没人换,但灵药种籽就不一样了。

    这东西便宜,所以他这后天纯阳液的生意又好了起来,每天都有人过来换。

    没几天,豚儿就换了一堆灵药种籽。回到家中,开始找地方种灵药。

    这小胖墩也不知道怎么种,所以就拿了一把小药锄跑到自己后院,这里刨一个坑扔一颗种籽,那里刨一个坑扔一颗种籽。没一会儿功夫,一个后院就被它挖得坑坑洼洼,乱七八糟。

    娥陵妤也不管他,随他高兴怎样就怎样,反正有兰儿和馨儿盯着,也不怕出事。

    倒是从空桑回来的蔡贤初看到自家儿子的模样,好奇问道:“豚儿,你在做什么?”

    “父亲,我在种灵药。”小胖墩头也不回的说道。

    “呃...”

    蔡贤初直觉一头黑线直插而下,要是灵药这么好种,那专门种植灵药的灵植师也不会那么抢手了。

    为免伤到儿子自尊,蔡贤初小心问道:“你会种灵药吗?”

    “父亲,种灵药很简单的,随便挖个坑扔个种子就可以种。”小胖墩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听谁说的?”

    “鸾儿她们说的,她们都这么种。”

    蔡贤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小家伙说的鸾儿她们就是他在集市上认识的一堆小东西。她们会种什么灵药,过家家吧!

    站了一会儿,看到儿子还是没头没脑的挖坑放种籽,蔡贤初不由说道:“豚儿,灵药不是这么种的。种灵药之前首先要知道自己种的是什么灵药,生长在什么地方,是适合湿润还是干燥的环境,是喜欢山林、溪边、田地,还是山崖之间的环境。这些都要查清楚才能种,要不然怎么种也活不了。”

    “要这么麻烦?”豚儿歪着小脑袋问道。

    “当然。”

    蔡贤初想了一下,道:“你先别种,父亲带你去看看人家是怎么种的再说。”

    小胖墩看了看自己刚刚挖出来的坑,想了想,感觉确实是要看看人家怎么中才行,就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于是,蔡贤初就带着他,往玉景峰而去。

    玉景峰主业虽然是炼丹,但峰中也种了很多用来炼丹的灵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