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恐怖故事在妙道仙宗
    “咯咯咯...咯咯咯...”

    铺着圣白柔软皮毛的绮罗帐里,美艳妇人抱着如雪白狐媚儿躺在床上。

    倏然,睁开眼来,只见媚儿双齿上下打嗑,颤抖着身子使劲往自己怀里钻,似乎想寻求一点温暖,一丝安慰。

    看它如此模样,美艳妇人以为它在做噩梦,连忙叫道:“媚儿,媚儿...”

    “嗯...”

    听到主人声音,媚儿迷迷糊糊醒来,旋即钻入主人怀中,紧紧趴在两团柔软的伟岸雪峰上,一刻也不敢离开。

    它好像还很享受。

    “媚儿,你是不是做噩梦了?”美艳妇人关心道。

    “奴没有做噩梦。”

    媚儿摇了摇头,气愤道:“都怪那公良,好端端的说什么怪故事。那故事好恐怖,好可怕,奴快被吓死了。”

    “哦,什么故事,说出来让我也害怕一下。”

    美艳妇人支手斜躺在床上,婀娜起伏的身段流露出万种风情。

    媚儿考虑了下,提议道:“主人还是不要听了,那故事好恐怖,主人听了也会和奴一样,吓得睡不着觉的。”

    美艳妇人冷笑道:“讲。”

    没奈何,媚儿只得说了起来,“那是发生在另外一个凡人世界的故事,讲的是缺德冒烟的盗墓故事,名为‘鬼吹灯’。盗墓不是游览观光,不是吟诗作对,不是描画绣花......”

    今天米谷显得很有精神,很晚了还不睡,趴在粑粑肚肚上,睁大眼睛看着,九彩尾巴一甩一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还不睡觉觉?”公良奇道。

    “粑粑,偶要听故事,好听好听的故事,不一样的故事。”

    米谷眨着大大的眼睛说道。

    今天小伙伴的事情让她感觉到了危机感,所以打算找粑粑要个不一样的故事。要不然大家都听过她讲的故事,以后没人听她的故事怎么行?她可是好厉害好厉害的。

    “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粑粑,偶要听完故事再睡觉觉。”

    看到小家伙认真的眼神,没奈何,公良只得找了个好听的故事讲给她听。

    对小家伙,他自然不可能给她讲什么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两只老鼠偷蛋、三只小猪、三个小和尚没水和、三只老鼠偷灯油、大灰狼与小红帽之类的故事,所以就找了部前世很火的小说《斗破》讲了起来。

    “那粑粑就给你讲一个好听的故事,那是在一个名叫斗气大陆的地方,那里人修炼出来的东西不叫真气,而叫斗气。......望着测验魔石碑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少年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紧握的手掌,因为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圆滚滚本来在睡觉,听到动静,耳朵动了动,立即凑过来听。

    小香香也入神的听了起来。

    “新月,我今天听了个好听的故事,你要不要听?”无名洞府之中,有点害怕的白鹤鬼鬼祟祟的问道。

    一名盘跌而坐,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少女瞄了它一眼,道:“又是去山谷听来的故事?”

    “嗯...,你听不听?”

    “长夜漫漫,不妨说来听听。”

    “那我就说了,咳咳...”

    白鹤清了清嗓子,学着公良的模样,低沉嗓子,带着股阴暗诡异的语气说道:“这是发生在另外一个凡人世界的故事,讲的是缺德冒烟的盗墓故事,名为‘鬼吹灯’...”

    这一晚,有一个名为“鬼吹灯”的故事在妙道仙宗暗中流传。

    有人听了不屑一顾,有人漠然以对,有人也没叫它们起来修炼,起身穿衣走了出去却是怕得瑟瑟发抖。很多人都被故事情节吸引,以至于翌日就早早来到霞窝山谷前的悬崖空地上等候。

    “嗯...”

    当初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公良伸了个懒腰醒来。

    转头一看,米谷和圆滚滚它们还在呼呼大睡。昨晚它们听故事听到半夜,估计也累了。所以就没叫它们起来修炼,起身穿衣走了出去。

    到外面漱洗,运动一下身子,他就往山谷走去。

    公甲先生和成垣公、稷老已经起来,吃完饭在田边上看着。一干荒人却在炙烤兽肉,准备早饭。这些家伙,只会烤肉吃,想让他们做点其它东西都难。

    公良看了,就对他们说道:“整天吃烤肉也不好,你们看看宗门里面有哪个荒人饭菜做得好,就让他过来给你们煮饭,可以多叫几个人,价钱好说。”

    一名荒人闻言,立即来了精神,开口说道:“公子,伏熊部的熊女就会做饭。不过她们饭量大,还要灵米当酬劳,一般人都不愿意请她们做饭。”

    伏熊部,不就是那小心眼的小眼睛熊十三的部落吗?

    公良摆了摆手,大气道:“不差这点灵米,叫她们过来就是。”

    “那我这就去。”那荒人也不顾吃饭,当下就往外跑去。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上前和公甲先生等人招呼道:“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你们早。”

    “早。”

    “早。”

    “早。”公甲先生应了一声,又说道:“公子离去时吩咐建的库房已经请天工院修建完毕,公子要不要去看下。”

    公良抬头望去,山谷灵田边上的一座山峰上,一排房屋高耸,那就是天工院修建的库房。

    那库房看起来很大,气势不凡。

    公良看了下,说道:“不用了,改日再去,此次收成如何?”

    公甲先生摸了摸颌下胡须道:“先前公子种了四十亩龙牙,共收得灵谷两万六千斤;凤羽四十亩,收得灵谷两万三千斤;紫米一亩,收得灵谷一千四百三十八斤。这是壳重,若是去壳,估计要少去三成。虽然收成和宗门种植的灵田没法比,但谷中灵田废弃太久,与生田无甚差别,有此产量已是不易,待再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赶上宗门种植的熟田了。”

    “嗯...”

    公良点了点头,有果子空间在,他其实没将这点收获看在眼里。

    往前望去,收割起来的灵田已经被翻了一遍,施入宗门专门用来肥田的灵兽灵禽粪便养护起来。种过灵谷的灵田不能再种,必须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再次种上灵谷,免得灵田中的灵气下降,坏了灵田品质。

    在收割的灵田外,种下不久的妖芋、妖葵、玉黍、虎豆长得不错,绿油油的,煞是喜人。

    山坡上,因为灵气充足,一众灵果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有的已经开起花来。

    公良四处看了下,就想回楼吃饭,忽想起一事,不由向公甲先生问道:“先生,宗门之中,可有人饲养兽禽之物?”

    “自然是有,但多在十二仙府之中,六洞九峰少见。”

    “都养些什么?”

    “种类很多,但多数是容易养的鸡、鸭、鹅之类,兽类甚少,有山膏、麋、鹿等。我等修行之人,多服食丹药,吸取灵气修炼,肉食也少。再者山中有兽,海中鱼多,吃都吃不过来,何须去养,所以养的人就少了。”

    “哦...”

    公良是想探问一下宗门中有什么灵禽灵兽,打算养在山谷食用,没想到品种这么少。但能养在妙道仙宗里面,想来也非凡品。

    他空间之中本来就有鸡鸭,所以不用再养。

    于是,就问道:“不知那鹅是何品种,味道如何。”

    “要说这鹅,却是颇有来历。其本是凡品,后被大儒携入宗门,竟与狮虎私通,产下怪异鹅种,久而久之,繁衍开来,竟成一类灵物。其鹅头形如狮,虎纹羽,爪虽为鹅爪,却如虎刚健威猛,实非寻常,宗内呼为狮虎鹅。其肉鲜美,尤其那对鹅爪,很有嚼劲,宗内很多人都是夸赞有加。公子若是喜欢,我就去买几只回来。”

    “几只太少,多买一些种苗回来养。”

    “那东西块头极大,非常能吃,养太多恐怕山谷粮食不够。”

    “那就买少一点,平时扔到山中,让它们自行觅食。”

    “好。”

    除了山膏,公良又让公甲先生买些山膏、麋、鹿来养,另外还买了点鸡鸭。虽然空间有,但宗门里面的品种说不定比较好,到时候可以换掉。

    吩咐完,他又和公甲先生等人聊了一阵,就回了飞霞楼。

    圆滚滚它们还在睡觉,公良叫它们起来吃饭。刚好晏家三姐妹修炼完毕,就一起吃着。

    他们在上面吃,外面灵宠和人却是越聚越多。

    吃完饭,晏家三姐妹就开始做功课。晏静姝是看书,晏妍姝是画画,晏玉姝是练字。虽然没了父母,但长姐如母,对两个妹妹的教育,晏静姝是一刻也没有落下。

    公良闲来无事,取出三师兄送的《玉景经》看了起来,东蒙仲弓送的这本经卷中不仅有各个境界的细致划分,还有他个人的修行感悟,对他的修行很有助益。

    圆滚滚看他们一个个在忙,就取出兽皮毛铺在公良旁边地上,蜷缩着身子睡了起来。

    粑粑在看书,米谷没敢打扰。

    可她又没事做,好无聊,就扇着翅膀,左看看右看看,这看看那看看,一刻也不得闲。

    小家伙最不喜欢的就是写字和看书,所以对画画的晏妍姝很感兴趣,就飞到她身边看着。妍姝玉手持笔一挥,一片起伏山峦出现;再几点,几丛树林郁郁葱葱;又微微几笔,几头猛兽飞跃林间。

    看起来好神奇的样子,米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