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玄旗古炉
    公良目送墨嗣音他们离去,自始至终都没现出形迹。

    不是他不想打招呼,而是他们相距甚远。他们速度又太快,中间还隔着强大鬼物,要不小心被发现,估计够他喝一壶,所以只能作罢。

    此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界,鬼物众多,公良也不敢逗留太久,见他们离去,也驭使睚眦兽魂远去。

    睚眦往前狂奔,风驰电掣,不用踏在地面,几步之间就到了极远处。

    幽冥地狱之中,也有山岳丘陵,也有草木河流,但和地面不同,所有一些都是阴森诡异,极其恐怖。公良驾驭睚眦一路狂奔,遇到强大的鬼物就躲避,弱小的鬼物就停下来击杀,一路所获颇丰,巨人撑盘灯上的灯油已经铺了厚厚一层,焱火兴奋得在灯盘上不停的摇曳着。

    睚眦一路上跟着吃了不少鬼物,再加上焱火的慷慨回馈,进境惊人。

    公良和米谷、圆滚滚、小香香也多有受益,但还是不及睚眦兽魂。

    再往前,是一片广袤平原。平原之中毫无草木,弥漫着一层淡薄雾气,地面土壤一片阴黑,散发出阵阵阴冷之气。到了此处,鬼物渐多,实力强大的很多,公良虽有睚眦兽魂等物护身,却也怕那些鬼物围过来,就不敢有小动作,依照圆滚滚对宝贝的感应,往前而去。

    幽冥之地的鬼物等级与人不同,鬼物分为鬼魂无知游魂、孤魂野鬼一类、鬼灵有了一丝灵性,怨鬼、厉鬼一类、鬼兵、鬼将、鬼王、鬼尊、幽冥鬼主。

    公良鬼藏洞的时候没看过具体介绍,所以只知道等级,不知道和人类对应的等级实力如何,不过鬼物乃是魂体,先天上比人类弱小,估计实力也会相对应弱小几分。

    即使如此,他也不敢马虎,一路都是谨慎对待。

    毕竟,他只是一个化灵境界的菜鸟。

    通过圆滚滚对宝贝的感应往前走,从平原穿过,来到一条宽广河流边上。

    公良感觉这条河在哪里见过,连忙拿出鬼藏洞时道兵给的地图看了起来,才发现原来是到了冥河边上。

    说实在,公良前面过来的地方虽然也是幽冥地狱所在,但却只是外围,只有过了这条冥河,才算阵阵的到达幽冥地狱。

    可惜如今他境界太低,根本无法过河,想过河至少要有遁一境界的修为。

    公良收起地图,往河中望去,只见河流幽深墨黑,缭绕着一层迷雾,河中有鬼物骷髅载浮载沉,一条条狰狞恐怖的肥大鬼鲳不断在河中来回巡游,一发现鬼物承受不住河流的冲刷沉没,就飞快的游过去啃噬起来,转眼又是一条鬼命。

    有鬼物骷髅免受于难,上得岸去,又是一翻景象。

    “呜...”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呼号,极目望去,就见一艘弥漫浓重阴气的残破鬼船自迷雾中缓缓钻出,行事在冥河之上。所经之处,冥河之中的鬼物、骷髅、鬼鲳无不被碾得粉碎。

    公良顺着残破鬼船望去,才发现河边盘踞着一大片鬼物骷髅。

    这些东西井然有序的踏入河中,往对面而去,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鬼物太多,有些气息骇人,公良不敢靠太近去看情况,只能远远看着。

    倏然,冥河之上,飘来一面玄旗,旗上绣就一头三足冥鸦,边上却是一轮刺目血月。

    玄旗之上,一尊厚实、庄重、雅致的巴掌大三脚古炉伫立其上。

    铜炉看起来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却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气息隐隐,不可测、不可探、不可知,随玄旗在水面漂流,似在诉说一段亘古岁月的沧桑,无奈的伤心故事。

    残破鬼船冲破重重冥河翻起的墨黑浪涛,碾压着河中无尽鬼物骷髅不断前进,逐渐靠近玄旗。

    然,鬼船中伸出一只枯朽鬼手,往古炉抓起。

    眼见就要得手,蓦然,薄雾一分,一道光亮从空中飞来,轰击在残破鬼船之上。

    一时惊涛骇浪翻涌,残破鬼船之上,飞溅起无数残渣,但却没有坏掉,只是忽然加速,离开古炉身边,往前飞掠而去。

    “淤泥源自混沌启,黑莲一现盛世举。”

    遽然,一道身影凌空而来,缓缓坠落在冥河边上。

    公良看到来人,立即遁入果子空间之中,通过空间观察外面情形。

    “嗯,熟悉的气息。”

    来人正是黑莲圣教的无生老祖,他在天鼓镇和天鼓对战过,自然对天鼓的气息熟悉。豁然感应到,转头望去,却见那气息消失。以神识将附近扫了几遍,见毫无发现,就伸手往玄旗抓去。

    瞬息间,一道澎湃真气化成的巨手抓向玄旗古炉。

    冥河之中,传来一股吸力,无生老祖一见,急运真元,才堪堪抗住冥河的吸收。

    “哈啊”

    转瞬间,无生老祖抓住玄旗古炉,但两者竟然出奇沉重,只得再运真元。在他的拼力下,玄旗古炉终于有了动静,缓缓离开河面,往岸边而来。

    顷刻间,玄旗古炉就来到岸边,无生老祖就要伸手接住。

    突然,意外发生,一支刻就玄符的利箭刺破浑朦虚空而来,恰好落在他与玄旗古炉之间。

    “天地同悲”

    眼见不妙,无生老祖厉喝一声,一道玄诀印出,轰在符箭之上。

    刹那间,玄诀利箭相交,轰然炸响。符箭爆碎,但爆炸冲起的气浪,也将玄旗古炉掀翻飞离出去。

    无生老祖一见,连忙腾空抓去。

    “咻”

    又是一支符箭射来。

    “谁在与吾做对。”无生老祖气得大叫,一掌轰去

    “哼,你以为自己是谁?”

    虚空传来一阵不爽声音,无生老祖望去,就见一名身着铠甲的魁梧大汉骑着一头双翅飞熊从远处飞来。

    “魁宗主,你在找死?”

    “死的是你,就凭你也敢窥视上代冥主之物,笑话。”

    魁宗主说着,手挽天弓,对准无生老祖。

    无生老祖双眼一眯,暗运真元,就要轰去。忽然发现虚空一阵波动,不由喝道:“谁在那里?”

    “无量天尊。”

    虚空晃动,出现一道人影,赫然是水月净土宗现任宗主公华歆颖。

    无生老祖看到来人,眉头一皱,“是你。”

    “嗯...”

    若说只有魁宗主,他还能对付,若再加上水月净土宗主,就有点难了。而且周边还不知有其它宗门在。心思微动,不敢再次逗留,看了下从空中飞落的玄旗和古炉,身形飞动,往前扑去。

    魁宗主时刻注意这边,看他现在竟还敢窥视玄旗古炉,立即射出符箭。

    公华歆颖随后一掌印下,玄莲花开,一片片莲瓣如刀飞掠。

    无生老祖一掌往符箭轰去,玄旗和古炉顿时被轰得分头飞出。眼见公华歆颖攻来,魁宗主再次拉,旁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窥视。无生老祖不敢再逗留,连忙卷起玄旗,连古炉都不要了,疾速离开幽冥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