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魔人出现
    墨浪冥波,一浪推一浪,宛如千军万马冲上沙滩,飞溅起无数水花。

    沙滩除了前面十几米平坦,再往后,逐渐往下低垂,到最后直接变成一道宛如峡谷的渊深暗沟。冥河之水在沟中流动,内里鬼物、骷髅、怪鱼、鬼船,以及各种杂物碎片漂浮,说不出的怪异。

    又一片冥莲破雾而出,逆流而上。

    “这是第几波了。”叔孙不敢望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也不知是在问谁。

    诸葛道明淡淡应道:“第四。”

    “那就是还剩一波。”叔孙不敢手抓古剑,望着逆流而上的冥莲,凝神以待。

    虽然河面众物横陈,直欲堵塞河面,但冥莲所经之处,众物似有灵性般,纷纷散开,给冥莲让开一条水路。

    冥莲越漂越近,叔孙不敢抓着仙剑的手越来越紧,滴滴精血从体内流出,不断被仙剑吸入剑身。

    饱饮热血的仙剑,宛如女子俏脸,带起一片别样红晕。

    “师妹你往后退一点。”诸葛道明向墨嗣音说道。

    墨嗣音带着傀儡飞禽往后走去。

    等她退出一段距离,诸葛道明就放出一尊高约十米的巨人傀儡,跃入傀儡洞开胸口之中。刹那间,傀儡双眼爆射红光,身形微动,手往后一抓,从背部抽出一柄三米巨刃,凝望河中。

    冥莲自远处而来,慢慢漂到叔孙不敢以及诸葛道明身前河面。

    倏然,叔孙不敢拔出胸前仙剑,往前斩去。

    “喑...”

    疾烈剑光斩破重重空间,带起一阵仙音,如风吟,如莺啼,又恰似拨动箜篌之音,空灵、清静,似非人间之物。

    “轰”

    河面被剑光斩得炸开,河中养莲神女直接被仙剑搅得粉碎,四朵冥莲被炸开波浪冲起,往岸边飞去。

    “吼”

    四条守护神女的虬龙鱼见神女被斩,顿时冲出河面,鱼嘴长须如剑刺出,身随其后,张开大嘴往叔孙不敢咬去。

    “哼”

    一声冷哼,剑影飞动,长须坠落,几条虬龙鱼身顿时被斩成几段跌在沙滩。

    叔孙不敢收回仙剑,脸色又苍白几分。但他没时间调养,连忙运起真气,将飞向岸边的四朵冥莲接引过来。

    脩然,一道暗影冲破薄雾,往冥莲抓去。

    “找死。”叔孙不敢抽出仙剑斩去。

    “喑...”

    剑音冷冷,带起无边杀气,恰似风吟莺啼,又似箜篌乐声,似在诉说一段不可说的过去。

    音中似带摄魂咒语,暗影前冲身子为之一顿。剑光随后而来,将他斩成两段。

    “呃...”

    叔孙不敢收回仙剑,猛然吐出一口心头热血,接连使用仙剑,虚弱的身子已经承受不住。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黑袍的身影踏出薄雾,往冥莲飞去。那黑袍之上绣就金纹,散发一片金光,似有魔力,眼望之下,头晕目眩。

    叔孙不敢接连使出两剑,身体承受不住,无法阻挡黑袍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飞向冥莲。

    “魔人,也敢窥视冥莲,死来。”

    诸葛道明怒喝一声,御使傀儡,手持巨刃往黑袍劈去。

    刀气如浪,又似狂波,以冲天之势往前推去。

    黑袍人不敢硬接,只能往后退。

    “再来。”

    又是一道刀气,宛如渊海巨浪,一浪叠着一浪,直欲吞天灭地。

    黑袍人见刀气追来,避无可避,只好取出一根魔鸮鬼杖挡在身前,喝道:“血葬生灵。”刹那间,原本黑暗的幽冥地狱似乎又暗了几分,魔鸮鬼杖中传出阵阵鬼嚎魔音,道道怨灵鬼祟从中飞出,化成一道怨灵鬼墙挡在刀气之前。

    眨眼睛,刀气劈落,却宛如落入水中,悄然无声。

    但怨灵鬼墙却被劈出一道巨大裂缝,只是迅被其它怨灵鬼祟补上。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招,怨轮杀咒。”

    话音方落,无边怨灵飞转如轮,啸出鬼嚎魔音,往巨人傀儡扑去。

    “真是不知死活,看我神威天雷子。”诸葛道明说完,就见巨人傀儡左手向前直挺,手心出现一个幽暗洞口。

    黑袍人心中一凛,立即收起魔鸮鬼杖跃入薄雾之中,瞬间消失无踪。

    随着黑袍人消失,怨灵飞轮跟着不见,冥河边上又安静下来。

    叔孙不敢收起冥莲,取出一朵往诸葛道明走去,“多谢帮忙,这朵冥莲权当谢礼,你我自此两无相欠。”

    诸葛道明也不客气,收起冥莲道:“说得好像我对你有恩似的,方才之所以出手,是怕这东西破坏冥莲,你不要有什么误会。”

    “不管如何,我还是要道一声谢。虽然你不出手也无事,但有你相助,也省得我损耗真气使用仙剑。”

    “我看你还是将那柄嗜血凶剑扔了好,要不然你身上精血早晚被它吸光。”

    “我与它早已合为一体,如何丢弃?”

    叔孙不敢摇了摇头道:“不说了,既然冥莲到手,我也该回去修养,就此别过。”

    “嗯...”诸葛道明淡淡应了一声。

    叔孙不敢随即腾空而起,驾云离去。

    冥莲并没有因为被人破坏而停止,而是继续逆流而上,遁入薄雾之中。

    诸葛道明带墨嗣音过来也是为了冥莲,现在到手,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必要。所以就收起巨人傀儡,让墨嗣音驾驭飞禽离去。

    飞禽是师尊所送,速度疾快。他所炼傀儡远远不如,所以只能坐在上面。

    墨嗣音一边驾着飞禽,一边好奇道:“师兄,你看起来和那人有嫌隙,怎么又出手相助了?”

    “我俩只是意气之争,在生死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诸葛道明说道:“说起来这人也是可怜。此人名为叔孙不敢,乃是一古国王子。自幼与嬴凰指腹为婚,可惜嬴凰心不在凡尘之中,所以前去退婚,进入仙宗修行。叔孙不敢自觉受辱,也拜入妙道仙宗修行,后来因缘巧合,得到上古仙剑。

    只是此物或许谪落凡尘太久,竟无半丝仙家气息,反而凶戾成性,以血为食。

    叔孙不敢得到这把剑,是福是祸难说。

    我之所以对他有意见,并非我俩之间有仇怨,只是心中不忿他与嬴凰的婚约。嬴凰乃是大秦帝女,又岂是他一小国王子所能窥视。幸好已经退婚,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墨嗣音奇道。

    诸葛道明忽然想起不该在师妹面前说这些,有损他师兄的伟岸形象,连忙岔开话题道:“师妹赶紧走,要不然时间太长冥莲就会化为污秽之物。”

    “喔”

    墨嗣音闻言,连忙催动飞禽,但又忍不住问道:“师兄,你是喜欢那嬴凰吗?”

    “咳咳咳”

    诸葛道明被口水呛了一下,脸色微红道:“师妹,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说完,他就闭上眼睛,装作修炼,不敢再看墨嗣音,生怕被她问出什么。

    以嬴凰大秦帝女的身份,和绝美容貌,很少会有人不喜欢。他不过是众多爱慕者之一罢了,估计还不入嬴凰眼中,看她对自己的敷衍态度就知道。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难忍住不喜欢他。

    若能娶她为道侣,人生就圆满了。

    诸葛道明暗暗感慨着,估计见过她的男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大秦虽然已经被大夏所代替,但大秦帝都咸阳却依然保留着,阿房宫也一直为秦帝一脉所掌控。据说当年大夏兵临咸阳城下,刚要攻入之时,自封地底修炼的大秦始皇陛下忽然现身阻止,这才让咸阳保留下来。

    只是不再是帝都,而只是普通一都城。

    阿房宫之主也不能再称为帝王,只能成为城主,但嬴凰是始皇陛下一脉,不管怎么说,称为帝女也不为过。

    想想若是娶了她,不仅能将大秦历代珍藏的宝物收入囊中,还有如今贵为神都鬼主的始皇陛下为靠山,天下间哪还有人敢惹他。

    想到取到嬴凰的种种好处,即使连心性淡泊诸葛道明也难免心动不已。

    但也仅仅心动而已,喜欢嬴凰的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凭他想从中破影而出,真是难于上青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