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进入祖地
    神庙。

    大殿,一簇爝火熊熊燃烧。

    诸部长老围坐在爝火边上。

    司图大长老闭目而坐,没有言语,大殿一片静寂,只有爝火摇晃呼声,再无任何杂音。

    良久,司图睁开眼来,道:“神庙往祖地直道开通,诸位长老可有何想法”

    诸部长老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黄眉红脸刀勐叫道:“能有什么想法直道开辟,自然是组织弟子进入祖地修行,猎杀凶兽,寻找剩余族人,要不然开辟直道做什么”

    “若只如此,还需问吗”女雀部长老秋娘瞪道。

    刀勐听到秋娘话,如老鼠见到猫般,立时住嘴,不敢再出声。

    旁边熟悉长老知道两人猫腻,看到他样子,面带戏谑。

    战长老看了看诸部长老,见他们都没话说,才缓缓开口道:“直道虽然开辟,但维护不易,不说妖族、荒兽作乱,就是那疯长草木,若不留意,没几日就能将道路掩盖。所以我建议迁直道附近部落于道旁守护,日后视其功,再行奖励,就算晋升上部也无不可。”

    诸部长老闻言,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排名最后几个部落,更是一脸愁苦。

    大荒百部,一向只有百位之数。若有部落晋为上部,必会有部落降下来。

    百部前列部落对此并不关心,但吊尾部落就要好好想一想了。

    浩瀚大荒,荒兽纵横,危机四伏,强者生,弱者死,靠从来是裸残酷丛林法则。也只有在这残酷法则威逼下,荒人才能崛起于大荒,屹立于丛林之中。

    所以,战长老话根本不是提议,而是通知。

    诸部长老心知肚明,况且确须如此行事,要不然难道要迁移在自家地界繁衍无数年上部去守护直道,那岂不是荒唐

    思量一下,诸部长老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战长老和司图大长老对视一眼,这事就如此决定下来。

    一个看似不起眼决定,却给直道附近部落带来无数好处。离直道最近操蛇部人闻言,欢呼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部落崛起希望。

    青桑部人闻言,只是好奇,却没有什么表情。

    因为他们部落三桑祖神扎根于大地之中,以它们那高大雄伟身子,想要迁移根本不可能。再者养蚕需静,直道那吵杂环境根本没法养,所以他们不会迁移到直道附近去,也就没什么可高兴。

    毛人部族长倒是想将部落迁移过去,可惜它们部落根本在洞窟万果酒上。

    若迁移出去,势必要抛弃部落赖以生存根本,那无疑和自杀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也只能望道兴叹了。

    鬼方国主一直想要将鬼方国晋升为百部之一,这次看到机会,立即上书神庙,自愿将部落迁到直道附近守护直道。

    神庙自无不可。

    鬼方国主看到回复,望着直道方向,意气风发。

    公良遇到火娘子地方,显得空寂异常,火树不见了,地火岩浆消失了,连生活在岩浆边上火红砂岩穴中白毛巨鼠也消失得一干二净。原地,只留下一处凹陷死火山口,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直道尽头,巨鼋海边,鼋桥乍现。

    一头头白头巨鼋漂浮在海面,如同一条沟通海岸桥梁,远远,看不到尽头。

    鼋桥边上,一名名高大魁梧大荒精英等候着踏上鼋桥,前往祖地。

    战长老以威力压服白头巨鼋一族族长,命其早晚搭起浮桥,供诸部精英来往。其它时间若有人要过去,就付酬劳。

    前者是以力降之,后者是以力诱之。用武力威逼,虽然短时间内白头巨鼋一族会俯首臣服,但时间一久,心思肯定会摇摆。可若以力诱之,让它们尝到甜头,以后还怕它们不乖乖自动到这边当一名渡者

    不得不说,战长老不愧是老谋深算,将人心算到了极点。

    待鼋桥搭好,一名名大荒精英踏上鼋桥,前往对岸祖地。一踏上岸,大荒精英们就感觉到祖地异常,一身功力好像被封禁般,只有之力能用,其它比如使用灵气、符文真骨等通通不行。

    大焱部人更是狼狈,连兽魂都召唤不出来。

    即使如此,诸部精英也无所畏惧,原地休整一下后,就进入山林,前往祖地。

    只是此刻山林,并不像公良离开之时大雪封山,凶兽不出。

    所以,诸部精英一入山林,就遭到大批凶兽攻击,危险异常,说是步步杀机也不为过。

    不过,大危机也意味着大机遇,进入祖地诸部精英历经九死一生回到大荒修养后,竟发现自己功力大进,久久无法进境境界松动了。

    一时,心潮澎湃。

    ..............................................................

    吃完早饭,公良就往山谷走去。

    这一季种都是上品灵谷,下一季是上品灵麦,再下一季就是玉黍、妖葵、妖芋、虎豆等杂粮。

    此三番轮作,是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等人好不容易摸索出来,最科学种植方法。

    现在这一季上品灵谷尚是葱绿植株,婷婷玉立,长势喜人。

    公良站在灵田边上,微微一吸,就能感受到迎面扑来澎湃灵气,和青绿稻苗散发出来阵阵清香,不觉陶醉不已。

    不远处,一名名荒人在灵田边、灵田中忙碌观察着,看灵田中是否长草,稻谷是否长虫,植株是否病变。若有长草,就必须马上铲除;若有长虫,就必须杀掉;若有病变,就必须马上消灭,一点也不能马虎。若有一个环节出错,就有可能带动一片灵田长势,让一整片灵田减产或者绝收。

    山谷之中万亩灵田在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等人精心照顾下,倒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

    但其它地方灵田,却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一刻也不能松懈。

    尤其是最近,宗门之中出现一种病害,使得灵谷枯萎死去,让灵田大面积绝收。是以最近公甲先生等人一直在灵田中盯着灵谷,丝毫不敢马虎。

    也正因为如此,最近山谷开始禁止外人进入灵田。

    就连山谷里面人,进入之时,也必须沐浴熏香,清洗衣物,除去污秽才行。

    这是避免诸人出外,将病害带回谷中,使万亩灵田绝收。

    虽然公良不将这点东西看在眼里,但这么多灵田绝收,也很糟心。

    尤其是稷老,若自己精心照料万亩灵田绝收,估计要气吐血。所以就算公良自己,对此情况,也是战战兢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