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第七章 白仙子
    “师兄来了,里面请。”

    公良将东皋君请入飞霞楼,取出今年炒制的新茶泡给他喝。

    茶入杯中,琥珀般色泽的茶水上飘出袅袅轻云,刹那间芳香四溢,闻之神清。

    东皋君端起凝脂玉杯啜了一下茶,只觉甘霖入口,滋润身心,回味无穷。

    “好茶,比四师兄那里的茶还好喝。”

    “当然好喝了,可是新春第一阵雨后,从空桑山上摘下来的芽尖炒至而成,一百斤才得七两。四师兄茶叶虽好,却炒至不得法,而且比我晚摘,又岂是我空桑仙茶所能比”公良不要脸的自夸道。

    “茶确实不错,可若说是仙茶,就有点离谱了。”

    “名字而已,何必当真”公良笑道。

    茶过三盏,东皋君见公良准备好,就带他和米谷御空而起,往外飞去。待过了宗门牌坊,就取出一枚桃核大小的小舟抛入空中。那小舟见风即长,瞬间变化成一叶两头尖,中间阔,还有个遮阳篷的三米小舟。

    东皋君带着公良和米谷踏进去,御舟飞空,眨眼睛远去千里。

    公良进入里面,现舟内别有洞天,空间竟然出奇的大,简直是一座移动大屋。

    东皋君坐在织就五彩凤鸾的云锦上,取出一坛好酒放在几案,然后取出几样菜肴,同公良对饮起来。

    公良陪他喝酒吃菜,看着舟中景致,忽而感应到飞舟如梭的度,不免好奇道:“师兄,你飞舟是哪里买的,度怎么么快”

    度比他以前坐的浮空飞槎不知快了多少,甚至连金翅大鹏雕小鸡的度也远远不如。

    “飞舟是我因缘巧合下以物易物换来,市面上很难买到。即使有卖,那价钱也乎想象。”

    公良丧气不已。

    要是能买到飞舟,以后就不用驾云飞行,不知能省去多少力气,可惜不行。

    东皋君看到他的样子,安慰道:“你若对此感兴趣,等送请帖到魁礨宗的时候不妨留意一下。魁礨宗不仅善于制造傀儡,炼制飞舟也是别有心得。”

    “那倒是要去看看。”

    公良眼睛大亮,又问道:“师兄,现在我们要去哪”

    “先去近的地方,不世玄宗离我妙道仙宗不远,先去那边拜访,然后再往其它宗门。”

    “嗯...”

    飞舟疾快,如流星破空,倏忽之间,已到千里之外。

    米谷没想到么一丁点大的小舟舟,度么快,比她飞的还快,不由好奇的往外望去。

    公良原以为派请帖需要自己餐风露宿飞行,没想到是坐在飞舟之中饮酒作乐,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飞舟空间虽大,但毕竟只有巴掌方圆,能够稍微走走运动一下就不错,根本不足以让他到处闲逛。所以吃饱喝住后,公良只能抱着米谷睡觉,或者修炼。粘人的小家伙米谷却不管能不能玩,反正有粑粑在,她就好高兴。

    时间飞逝,转眼三日过去。

    飞舟于云层之上飞行,一路上公良看到的只是无尽蓝天和底下宛如棉花般的厚厚云层,根本看不到任何下方的景致。

    是以,也就无从说起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但景色倒是美丽。

    公良站在小舟边往前望去,夜空像无边无际的大海,显得广阔,安详而又神秘。

    天幕上,群星闪闪烁烁,静静地俯瞰着黑暗暗的夜色。突然,从群星中飘洒出一缕彩虹般绚丽光带,其如烟如雾,时动时静,最后化成一环无比宽广的光圈,萦绕在众星周围,宛如皓月当空,向大地倾泻下一片淡银色的光华,照亮了整片天空。

    如此美景,公良还是第一次见,不觉深陷其中,无法直拔。

    忽然,听到东皋君在他身边说:“快到不世玄宗了,若坐飞舟进去,恐怕有所不敬,我们改乘飞禽吧”

    公良随即清醒过来,点头道:“师兄做主就是。”

    “嗯...”

    东皋君收起飞舟,放出仙鹤,带着公良和米谷继续往前飞去。再飞片刻,就驭使仙鹤往下飞去。

    仙鹤穿破云层,来到下方。

    公良就看到一座直擎云天,云雾缭绕的雄峻高山耸立于低矮群山之间。

    东皋君指着高山说道:“那就是不世玄宗宗门所在,不世玄宗不像我妙道仙宗,择徒严苛,非人族不传。其宗崇尚天地大道,讲究有教无类,只要弟子合乎心性,即使异类也可入门修行。所以等会儿进去,看到有异类修行者,或者面貌身形怪异者,切不可露出异色。免得被人以为轻视他们,惹出是非。我等虽然无惧,但能少一点麻烦,还是少一点麻烦为好。”

    “师兄,我会记住的。”

    “那就好。”

    东皋君看了公良身上的道袍一眼,道:“你可有剑或者拂尘之物”

    “唔”

    公良不知他问个干什么,摇了摇头。他又不修剑法,也不除尘赶蚊子,要剑和拂尘何用。

    小机灵米谷在旁边听到东皋君的话,立即取出幻无静送的小拂尘挥来舞去,表示自己有拂尘。圆滚滚若在,估计也会取出冷月剑摆弄几下。

    公良看得翻了个白眼。

    东皋君笑了笑,取出一柄长剑和一块玉佩道:“剑和玉佩送你挂在腰上,免得只有一身衣物显得空落落,也能显出你的不凡英姿。次出门派请帖,对你来说是个肥差,说不定能得长者厚赐。到了各宗后,若有看得上眼的女郎就跟师兄说说,让师兄为你撮合一下,说不定还能找个道侣回去双修,哈哈哈...”

    公良听得直摇头,次出来是派请帖,又不是相亲,撮合什么。

    他像那种娶不到老婆的人吗

    瞎操心。

    仙鹤飞得很快,离不世玄宗所在的高山越来越近,就在此时,后方疾掠来一道倩影。

    那倩影看到他们,就飞了过来。

    远远的,就听到一声娇笑道:“东皋君,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倩影与仙鹤同行,公良扫了一眼,看她眉目含春的样子,心忖道:难道师兄和她之间有什么暧昧

    东皋君看到来人,脸皮抽搐道:“原来是白仙子,自雷夏泽一别,两年有余,仙子是越风采动人了。”

    “咯咯咯咯...”

    白仙子开怀大笑道:“东皋君,没想到你还是么会哄人,多日不见,你修为倒是精进不少。次来我不世玄宗做什么,莫非是来找奴家叙旧那本仙子可是要受宠若惊了。”

    东皋君赶紧辩解道:“诸宗大比在即,此番轮到我妙道仙宗为东主,所以次是奉师门前来贵宗送帖,恐怕无法前往仙子洞府做客,真是失礼了。”

    白仙子失望道:“原来如此,那我就不耽搁你们。若是有暇,不妨到我洞府坐坐,奴家一定扫榻相迎。”

    “好好。”东皋君敷衍的应着。

    又聊了两句,见快到宗门,白仙子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公良现师兄额头竟然微微见汗,心中不免揣测: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一时,看着东皋君的眼神古怪起来。

    东皋君察觉到他的神色,连忙轻声解释道:“白仙子乃是鸿鹄得道,据传已经修行八百余年。我也是在雷夏泽与她相识,那时相谈甚欢,不免惺惺相惜,后来知道她非人身,就没了往来。不曾想她还记得,真是冤孽。”

    公良听到他的话,感觉有点不可信。

    若只是惺惺相惜,相谈甚欢,那白仙子怎么可能依依不舍应该是别有内情。

    但那不关自己的事,他也就没在意。

    只是不免幸灾乐祸道:“师兄,我看那白仙子相貌不凡,可谓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不御。师兄若是喜爱,又何惧年龄之差,人兽之别。如此美人,若不收入囊中,日后,师兄恐怕会遗憾终生啊”

    东皋君听到他的话,猛然抬头,定定的看着他。

    93615756851.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