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墨鸩蛋
    “嗯...”

    米谷在床上伸展了下手脚,睁开眼来,感觉全身棒棒哒,精神好好,就是肚肚有点饿了。

    公良感应到小家伙醒来,就停止修炼,睁开眼来。一夜修炼没有白费,功力大有进展,体内的真气大部分都已化成真元,只需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体内真气就能全部变成真元。

    真元与真气的性质完全不同,到时使出太初神雷威力会更加强大。

    米谷见粑粑醒来,立即扑到粑粑怀里,亲腻的蹭着。

    公良亲吻着她的额头,心中爱煞。

    过了片刻,小家伙抬起头来,天真的说道:“粑粑,偶肚肚饿了,要吃饭饭,很多很多的饭饭。”

    其实,以公良和米谷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短时间不用吃饭,但出于习惯,而且饭菜中还含有大量灵气,吃饭和服丹修行差不多,所以他们依然坚持一日三餐。

    公良也不知道师兄有没有吃东西,就带小家伙出门找他。

    东皋君刚好走过来,看到俩人,道:“彭季益送了点灵果过来,我正要去叫你们,去你房间吃吧,省得再走一趟。”

    公良自无不可,领着师兄走回屋中。

    东皋君进屋,伸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篮如同鹅卵,晶莹翠玉般灵果。

    “这是玄明果,乃是不世玄宗特有之物,不仅能大补真元,更能清心凝神,一向被不世玄宗弟子视为去除心魔之物。估计是彭季益感应到你新晋玄冥,所以特地取来这些玄明果给你巩固境界。这些东西对我已无大用,你全拿去吃吧!小家伙就不要给了,她现在境界吃了有害无益。”

    米谷最喜欢吃果果了,听到这么漂亮的果果不让她吃,顿时鼓着小嘴儿,瞪大眼睛,气呼呼的看着东皋君。

    “哈哈哈哈...”

    东皋君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大笑起来。

    忽而手中微动,掌心立现一堆禽卵。也不知道是什么禽卵,颜色艳丽至极,眩人眼目。

    米谷看到禽卵,口水都快流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宛若梦寐般的说道:“香香的蛋蛋,好好吃的蛋蛋喔!”

    “这是墨鸩之卵,是师伯专门为你找来,拿去吃吧!”东皋君和蔼的说道。

    天下间所有鸩鸟都是剧毒飞禽,其中又以纯色鸩鸟最毒,而纯鸩中的毒性又以紫羽、墨羽、绿羽为最。紫羽毒鸩世所罕见,一向只是传说中物。所以现在能够看到的鸩类,以墨羽毒性为最,绿羽次之。

    米谷身上有六翅毒鸠血脉,六翅毒鸠乃是绿羽,并不是鸩鸟中毒性最强一类,但却是其中异种,属于最有天赋的鸩鸟。

    听到东皋君的话,米谷没有拿,只是抱着粑粑的脖子望着粑粑,一对大眼中满是渴望的神色。

    公良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道:“师伯给你,拿着就是。”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才飞过去将墨鸩卵收入储物戒中,只留两枚拿在手上。然后甩着九彩尾巴,抓着墨鸩蛋开心的向粑粑显摆,一对明眸乐得都眯成了小月芽儿。

    “你忘记爸爸怎么教你,拿了人家的东西要说谢谢。”

    米谷听了,甩着尾巴,奶声奶气的说道:“谢谢师伯。”

    “不用谢。”

    看到她开心的样子,东皋君都莫名的高兴起来,心中忽然起了养个小孩的念头。但他随即把这可怕的念头抛诸脑外。现在逍遥的日子还要不要了,他可不想像师弟一样,养着一大帮人,他可没那闲心。

    墨鸩蛋不大,只有山鸡蛋大小。东皋君一巴掌,有十一个。

    米谷是吃蛋老手,对怎么吃蛋蛋熟的要命。

    当下,她就抓着两枚墨鸩蛋对撞,“嘙”的一声,一枚墨鸩蛋裂开。

    小家伙收起另外一枚墨鸩蛋,坐在粑粑肩膀上,开心的踢着小脚丫,慢慢剥

    着蛋壳。等剥出一个小洞,就将小嘴儿凑上去,吸了起来。蛋液入嘴,满是香甜的味道,棒棒哒,好喝极了。

    小家伙开心的不得了,感觉粑粑这个师兄好好哒,棒棒哒,要是能再多给一些蛋蛋就好了。

    公良感应到小东西贪心不足的想法,翻了白眼,懒得理她,伸手从篮中抓起一颗玄明果吃了起来。

    玄明果一入口,就化成精纯灵气往身体钻,果子空间随即将灵气吸收淬炼,纳入洞天。

    一瞬间,公良体内真元暴涨,似乎有控制不住的势头。他连忙盘腿坐到旁边榻上,修炼起来。片刻后,只见神仪内敛,宝相隐隐,看来是修为大进。

    这时间,米谷也填饱了肚子。

    每天早上,她都要吃好多东西才能填饱肚子,但今天只吃四颗墨鸩蛋,她就感觉肚肚饱饱,再吃不下任何东西。

    公良也是一样,一颗玄明果蕴含的精华足以抵消他每顿饭所吃食物蕴含的灵气。

    米谷见粑粑醒来,立即飞到粑粑怀中,抱着粑粑的脖子,叽里呱啦的跟粑粑说蛋蛋的美味,怕粑粑不信,还特别拿出一枚墨鸩蛋给粑粑吃。

    “粑粑,吃蛋蛋,好好吃的蛋蛋,蛋蛋好好吃的。”

    小家伙抓着墨鸩蛋使劲往粑粑嘴里塞,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东西跟粑粑一起分享,却哪知这东西公良根本没福气享受。估计只要吸上一滴蛋液,就得死翘翘。

    公良看到小家伙的样子,溺爱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道:“爸爸不吃,你留着自己吃就好。”

    “嗯...”

    米谷其实也有点舍不得,听到粑粑的话,就把蛋蛋收起来,躺在粑粑的怀里看着粑粑,傻傻的笑着,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东皋君在旁边看着父女俩甜腻的互动,想要养个小孩的心思越来越是强烈,感觉不能再呆下去,连忙说道:“师弟,我们走吧!免得在这里耽搁下去,误了送请帖的事。”

    “好。”

    公良应了一声,就带着米谷小家伙随他往外走去。

    走出留仙阁,彭季益迎上前来,问道:“东皋君,你们要走了吗?”他似乎已在阁外等候多时。

    “再不走恐误了师尊嘱咐,请代我们向纪宗主辞行。纪宗主日理万机,我们就不去打扰了。”

    彭季益闻言,点头道:“如此也好,且让我送你们一程。”

    “麻烦彭兄了。”

    “你我客气什么。”

    彭季益取出一柄尺长玉尺,往空中一抛,随即化成可容人站立的巨尺。东皋君带着公良和米谷站上去,彭季益就御使玉尺往宗门牌坊处飞。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魏长老洞府中,传出一阵不甘的怒叫声,熟悉的人一听就知道力儿又被关禁闭了。

    这小东西赤子心性,从好恶而动,平时不好好修炼,也不怎么尊重魏长老。所以只要出错,魏长老就会把他关禁闭。

    力儿被关一阵就会老实一阵,可惜过段时间就复发,如此反复,让人烦不胜烦。可魏长老也没法子,谁让这是自己挑中的弟子呢?即使再苦,也得咽泪装欢往肚里吞。何况这徒弟天赋确实非凡,除了顽皮一点,不听话一点,其它倒也很好。

    不世玄宗莫名之地,宫天授睁开眼,往外望了下,随即闭上眼。

    他教公良不世玄宗秘法不灭真谛,是为了偿还前辈对不世玄宗的恩情。

    如今恩情已还,若再接触,对他和公良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所以,即使知道公良来妙道仙宗,想过去为他讲解一下修炼不灭真谛遇到的种种疑难,也只能作罢!

    以他如今身份,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万般解读。何况是教他不灭真谛这种大事,要被人知晓,可不大妙。

    所以,还是不见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