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神都鬼主
    云空之上,一叶孤舟风驰电掣,自远处疾速飞来。

    时已入夜,长空之上天星闪烁,月轮如盘,散发出璀璨荧光,将苍莽丛云照得如同玄天秘境。

    公良站在飞舟舱外甲板,望着天边明月,心生感慨,想要赋诗一首。可惜搜遍脑子,也找不出合乎此情此景的诗词来。至于让他即景作诗,那简直是在鄙视他的才华。

    他像是会作诗的人吗?

    米谷静静的躺在粑粑怀里,眨巴着眼睛看着粑粑,感觉到粑粑心中的异样情绪,就伸手搂住粑粑的脖子,蹭着粑粑的脸脸安慰他。

    察觉到小家伙的举动,公良用下巴蹭着小家伙的可爱脑袋。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飞舟外有一层罡罩,将迎面刮来的狂风挡在外面,里面感受不到半丝动静。

    东皋君看他站在外面许久,就走出来问道:“怎么,想家了?”

    公良摇摇头道:“倒也不是,只是看到这方明月,心中忽然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有点感慨。”

    东皋君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在他眼里,所有荒人都是粗线条的生物,什么时候也这么多愁善感了?

    公良望着苍穹明月,或许是离得近的原因,今晚月亮看起来特别的大,特别的圆。水银般的月光洒落在排列整齐的鱼鳞般云层上,看起来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妙,那么的浩瀚。

    突然,他发现前面竟有人在月下疾行。

    那是一名身着玄衣的威严男子,身边还跟着一队着甲卫士。

    威严男子身边的卫士手中,还抱着一名三岁左右的儿童,似乎察觉到有人窥视,转头望去。

    米谷小屁孩自己小小的,所以对一样小小的孩子很感兴趣,发现那小孩看过来,也好奇的看了过去。

    东皋君发现威严男子,连忙御使飞舟飞过去,但却没有靠近,而是停在百米处恭敬的问候道:“妙道仙宗长梧师尊座下弟子东皋君和师弟公良拜见始皇陛下。”

    当飞舟靠近,卫队立即上前将神都鬼主和抱着小孩的卫士保护起来,盯着东皋君,估计若有什么不好举动,立马就会杀上去。

    神都鬼主听到他的话,摆了摆手。

    卫队随即散开,但还是摆成战阵,围在他和小孩身边。

    “原来是妙道仙宗弟子,不知找吾有何要事?”神都鬼主问道。

    “诸宗十年大比将至,此次我妙道仙宗乃是东主,是以师尊派我二人前往各宗送贴,有幸遇到陛下,特奉上玉帖一幅,还望始皇陛下到时光临。”东皋君恭敬的将玉帖奉上。

    “嗯”

    神都鬼主翻开玉帖看了一下,收起来往公良望去,道:“根基倒是深厚,既然见面,就是有缘,这点东西你们拿去分了!”说完,就取出一个小袋子扔了过去。

    东皋君连忙说道:“多谢陛下。”

    神都鬼主点了点头,就带着卫队离去。

    米谷一直抱着粑粑的脖子看着那被卫士抱着的小孩,那小孩似乎也对她感兴趣,一直睁着大眼看着。

    等他们一行人离去,米谷才悄悄的凑在粑粑耳边说道:“粑粑,那小孩怪怪的。”

    公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人家怪的时候也不先看看自己,哪里不怪了。但小家伙说的怪他也知道,方才神都鬼主等人出现,眉心空间内巨人撑盘灯上的焱火就摇摆起来,发出一股想要吞噬他们的意念,可又怯怕不前。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有焱火害怕的东西。

    而那小孩,他发现他身上竟然有活人的生机,和亡者的死气,非常怪异。

    要知道,这世间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活人,一种是死人,绝对没有不生不死的人。

    可他今天,却活生生的遇到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东皋君打开储物袋,发现里面是一小袋满满的非常纯净的上品幽冥石。

    幽冥石在妙道仙宗内,只要击杀鬼物就能获得,很容易得到。但要获得纯净的上品幽冥石就非常难得了,因为那要击杀鬼王级别以上的鬼物才行。

    可那种级别的鬼物往往有大批手下,杀一只鬼王等于和万千鬼物搏斗,十分艰难。

    东皋君欣喜的拿出袋中上品幽冥石和公良分了起来,像这种品质的幽冥石,不仅有诸般妙用,就算拿去换灵石,也是所获不菲。

    一边分,东皋君还一边跟公良解说道:“方才那人乃是神都鬼主,对你们荒人来说,或许陌生,但在东土大陆,却是如雷贯耳。这鬼主乃是大夏以前朝代,大秦帝国之主嬴昃(读:蔗),大家都尊称他为‘始皇陛下’。这嬴昃可是大不了的人物,天下在其手中一统,创立帝制及以三公九卿为代表的中央官制,废除分封制代以郡县制,彻底打破历代世卿世禄制度,又推行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奠定大秦帝国的统治基础。

    可惜,人皇不得修炼,无法长生。

    嬴昃是个野心勃勃之辈,想要大秦帝国永世流传,又岂容自己受限于年寿,所以到处寻求修炼长生之法。

    后来不知从何得到秘法,竟率大秦百战之兵封入地脉修行。大秦帝国因失强兵而分崩离析,后被大夏一统。

    嬴昃修炼有成出来,人间已过千年,沧海桑田,人事全非。

    有鉴于此,他就带领部下寻找一处阴地,筑城存身。因城形如都城,所以外面称为神都,又因其修炼秘法变成半人半鬼之身,大家都称他为‘鬼主’,但这只是私下称呼,当面大家都叫他始皇陛下。毕竟他统一天下,开万世之基,理当受人景仰。”

    公良没想到方才那人竟是如此惊艳之辈,不觉诧异。

    神都鬼主虽只是离开一段距离,但两人的对话却一丝不漏的落入他耳中。

    往前飞了一会儿,神都鬼主忽然说道:“吩咐下去,往后遇到那荒人,不要与其为敌。若有冲突,能退则退,莫要动手。”

    “喏。”

    卫士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吩咐,但还是应下。

    神都鬼主看着远处,微微皱眉,不知为何,方才看到那荒人的时候,心中竟隐隐忌惮,直觉告诉他这人能伤到他。这种感觉非常奇怪,非常玄妙,也很好笑,以他现在修为竟还有人能伤他,不好笑吗?

    但笑过后,他就慎重起来,分出一缕神识往他身上探去,却见一丝火焰烧来。

    虽然及时身退,让人无法察觉,可他却感觉身体传来一丝灼伤般的疼痛。

    那火莫可名状,应该是能够灼烧灵魂的天火,但偏偏又带着一股信仰之力。

    凡是涉及信仰的东西都非常玄秘,不可捉摸,让他不得不小心对待。蓦然,他想到以前有手下来报,说有一名带着羽人小儿的荒人在苍梧郡驱动火焰烧炼僵尸鬼物。如今想来,手下说的应该就是这人。所以他才会吩咐手下,不要冲突,免得枉送性命。

    照理说,遇到这种天敌,他应该出手击杀才对。

    可惜这人乃是妙道仙宗门下,像这种显赫宗门,死个普通人都要细查。若是自己将妙道仙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击杀,恐怕他那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神都就要毁于一旦了。

    这些所谓的名门正道,东土大宗,下起手来可比那些魔物还要凶残。

    神都鬼主一边思索,一边往前而去。

    公良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

    飞舟往前疾驰,下一站是凌云剑宗,离不世玄宗差不多五日距离。

    在舟中也没法玩,所以公良除了吃饭就是修炼,功力因此大进,一身真气也全部化成了精纯的真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