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黑暗猿生
    片刻间,米谷飞到距离杀死擒龙猿不远的一株二十几人合抱的参天古木前。

    或许是经历了久远岁月,高大挺拔的苍老古木上爬满了粗大老藤和青绿苔藓,以及一棵棵宛如白毛虫的草根。

    米谷看了下,猛然喷出一大股口水,浇淋在长满各种植物的古木枝干上。一棵棵青绿的植物随即枯萎、死去、消失,苍老古木的生机也在慢慢消逝,表皮绿意开始一点点不见,变成枯朽样貌。

    等古木死掉,米谷就将随心如意擎天柱变长,往古木树身打去。“嘭”的一声,树身碎裂,底下露出一个幽深树穴。

    “吼”

    蓦然,里面传出一声稚嫩兽吼,一块块巨石从里面掷出。

    米谷连忙扇着翅膀躲开,心中却是大恼,鼓着小嘴儿气呼呼的说道:“敢打偶,偶要你好看。”

    巨石很快投完,紧接着一头手持粗大树枝的幼小擒龙猿从里面跑出,冲着飞在空中的米谷怒吼起来。

    米谷见它这么嚣张,就要举起随心如意擎天柱砸下去。忽然眼睛转了转,想到一个好办法,就收起随心如意擎天柱,取出两柄金瓜小锤锤,张嘴吐出一口口水。

    巨毒口水如雨般洒落在擒龙猿身上,遁入毛发间,在身上蔓延。

    擒龙猿虽然中了米谷的口水毒,但没有倒地,依然直挺挺的站着。

    可脸上、身上却不停的抽搐起来,一条条青筋在皮毛下颤动,看起来煞是吓人。

    “哼,看你还敢吼偶、打偶。偶米谷好厉害的说,粑粑都夸偶。”

    米谷看擒龙猿中毒,就抓着两柄金瓜小锤锤,挺着小肚肚在幼小擒龙猿面前得意的说道。

    擒龙猿虽然中了她的口水毒,但眼中却满是不屈之色,两道愤怒火焰直欲从眼中喷出。

    “敢这样看偶,偶要让你知道偶的厉害。”米谷见擒龙猿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抓着小金瓜锤锤飞到幼小擒龙猿头上敲打起来。

    她是真的下了力气,一对小金瓜敲得“咚咚”作响,宛如擂鼓一般。

    擒龙猿虽然力大无穷,铜皮铁骨,但毕竟幼小,在米谷的摧残下,脑袋上起了一个个大包,看起来非常诡异。

    公良过来看到小家伙拿小金瓜敲打幼小擒龙猿的头,心中奇道:“米谷,你在干嘛?”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立即指着幼小擒龙猿控诉道:“粑粑,这东西竟敢打偶,吼偶,偶在教训它。”

    “哦,”公良淡淡的应了一声,敢对小家伙不好,是该教训。

    “粑粑,偶要养它,让它做偶的宠宠。”米谷又说道。

    “啊...”

    公良傻眼,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还说要教训它,怎么转眼就要拿来做宠物了?再说,看这东西桀骜不驯的眼神,他不觉得有成为宠物的潜质。再者说了,她养这么多宠物做什么,又不管。像那独角仙角角,就从来没照顾过,有时候还拳脚伺候。也就那东西傻,要是寻常宠物,早就跑了。

    还有那龙獒獒獒,她也是从来不管,喂食不是他喂就是晏家三姐妹,或者熊女等人喂。

    她就一撒手掌柜,只管养,其它一概不理。

    “你养它干什么?”公良忽然感觉好心累,要照这趋势下去,自己那空间就要成这小东西的宠物之家了。

    “偶要打它,这东西好坏好坏,敢打偶吼偶,偶要好好打它。”米谷很生气的说道。

    好吧!依小家伙的意思,养这东西做宠物就是来当沙包让她打。

    小家伙这么执着,公良也没办法,就答应下来。但不会马上给擒龙猿画上通灵焱纹,因为这东西已经有了很强的自主意识,会抗拒。若现在画上通灵焱纹,一个不好就会死掉,到时小家伙没了玩具,估计又要不开心了。

    “这个给你绑住它,免得跑了。”

    公良取出缚妖索给小家伙,让她绑在幼小擒龙猿的脖子上,免得跑掉。

    米谷却没拿,好骄傲的说道:“粑粑,偶好厉害的,偶在它身上吐了水水,跑不掉。”

    什么时候有这种口水了?

    公良诧异不已,但她既然这么说,就有这个本事,就把缚妖索收了起来。

    “蚕凫...”韫瑶见蚕凫进入林中那么久没出来,不放心的在外叫道。

    “我在这。”跟在公良后面的蚕凫应道。

    “我们走吧!”公良跟蚕凫说了下,就要带米谷离开。

    米谷一口水往幼小擒龙猿吐去。

    擒龙猿解毒恢复自由,看到米谷,怒上心头,狂吼着往前她扑去。

    “嗯...”公良眉头微皱。

    米谷见他还敢反抗,立即将天鼓挪到胸前,取出两柄金瓜小锤锤用力敲打起来。刹那间,一道道雄浑鼓音冲入幼小擒龙猿脑中。擒龙猿只感觉一股撕裂灵魂的痛苦自脑中传来,疼得倒地翻滚摔打怒吼起来。

    听到幼小擒龙猿的怒吼声,不放心蚕凫的韫瑶带人飞入林中,一进来就看到幼小擒龙猿满地滚的样子,不觉奇道:“这里怎么还有一头小东西?”

    看了下,就对公良说道:“这头擒龙猿我们要了。”

    这口气,不是商量,而好像天经地义一般。

    公良瞄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这擒龙猿是米谷发现的,说要抓回去当宠物,你们若想要就去找她商量,跟我说没用。”

    听到他的话,韫瑶的脸直接黑了下来。

    她跟这小东西有什么好商量的,先不说能不能要到擒龙猿,到时候若惹她生气,一口水吐下来就遭了。

    韫瑶狠狠瞪了公良一眼,不敢再提擒龙猿的事。

    幼小擒龙猿被天鼓音波冲击得躺在地上乱滚乱爬,乱吼乱叫,眼中都流出了泪水,凄惨至极。敲了一会儿,米谷才放过它,停了手来,却又飞到擒龙猿身边说道:“以后你要是再敢打偶、吼偶,偶就让你知道偶的厉害。”说着,生怕幼小擒龙猿不长记性,又狠狠的敲了几下天鼓。

    擒龙猿顿时又疼得鬼吼起来。

    韫瑶等人都为幼小擒龙猿心疼起来,一时间,看着米谷都感觉怕怕的。

    “起来,跟偶走。”

    米谷见擒龙猿躺在地上不动,就用小金瓜锤锤用力敲着擒龙猿的脑袋。

    韫瑶等人看得心中一跳,这小东西下手可真狠。

    得到教训的擒龙猿已经知道这小祖宗惹不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公良发现这东西眼中的桀骜不驯好像少了一些,多了一点温驯。

    韫瑶见没什么事,就带蚕凫离开,公良也跟着出去。

    这次米谷没有飞到粑粑身上,而是坐在擒龙猿头顶,若敢不听话,就一锤砸下去。公良在前面看了几下,都为擒龙猿感到可怜。有这种主人,估计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真是黑暗的猿生。重生原始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