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剑松
    ,!

    公良带着米谷它们和东皋君随知客来到迎客居。

    客居位于一处山崖之上,边上溪水环绕,远处是葱绿丛林,里面亭台楼阁,各处景色无不雕琢得美轮美奂,让人一住舒心,二住舒情,三住忘返。

    知客离去,来过凌云剑宗的东皋君就带着公良在迎客居中逛了起来。

    米谷也坐在擒龙猿头上,一起走着。

    这头擒龙猿一路上被她虐待得非常凄惨,动一下打,发声音打,不老实打,不规矩打,不听话打,反正是想打就打。用金瓜小锤锤砸是小事,有时候还用天鼓音波直接攻击灵魂,那才真是恐怖。

    在小家伙的连番折磨下,擒龙猿现在老实了许多,米谷叫它往左绝不敢往东。

    但是一时听话,还是真正驯服,就不得而知了。

    东皋君带着公良一边走,一边说道:“凌云剑宗主修剑法,所以御剑之术可说天下无双。因为传承久远,凌云剑宗内的一草一木多多少少也沾染了剑气,稍微炼化,再凡俗就是宝物。你看那株古松,一根根松针如剑,隐现华光,其实不用炼化,就可以直接作为飞针用了。”

    公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见一株苍劲古松傲然挺立在一块嶙峋巨石上,其皮如鳞,其叶如针,放眼望去,隐现不凡。

    “既然这么好,那凌云剑宗怎么会把它放在这里,难道不怕上面的松针被人取走?”公良奇道。

    “你再仔细看看。”东皋君说道。

    公良闻言,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周边的灵气不断的往古松涌去,其周边空间微微泛起涟漪,显然是有阵法保护。

    “竟然有阵法?”

    “要不然你以为凌云剑宗会放心将这满树剑毫放在这边?”

    “剑毫,什么意思?”公良好奇道。

    “这古松也非凡种,乃是蕴育剑气而生的剑松,是以所生松针上也带着一丝剑势。每到冬雪时节,凌云剑宗的人就会收取松针制成剑毫茶饮。因茶中带着剑势,喝入腹中细微揣摩,不难感受到剑意,对自己修为大有益处,所以也是凌云剑宗一宝。”

    “既是这样,他们应该珍藏起来,怎么放在这边了?”

    “放在这里也是有原因,一来是彰显宗门不凡;二来这剑松已经和地脉相合,若是移种,恐怕会损伤根茎;三来嘛,也是一种福利。凡事入住迎客居的人,都会得到一次取剑毫的机会。虽然现在上面的松针青绿,尚未完全蕴就剑势,但也不错。你要不要试看看能不能得到。”

    “这有何难?”公良豪迈的说道。

    “那就去试看看,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若是不行就赶紧回来,免得受伤。”

    “嗯”

    公良点了点头,让米谷等在旁边,就往剑松走去。

    剑松挺立在嶙峋巨石上,想要摘走上面的剑毫并不容易。

    公良慢慢走去,待到近前,为防以为,就放出灵纹宝铠,外罩护体玄莲,再加上他修炼的不灭真谛和灵纹虫衣做成的衣服,可谓四重保护。如此,他才放下心来。

    剑松虽然长在巨石上,但树根却穿透巨石,紧紧扎入地脉之中,伸展出来的枝叶几乎盖住了整块巨石。

    公良往巨石上跳去。

    刹那间,一道光芒直冲而起,眼前变得虚幻不实,隐隐约约,原本看得一清二楚的剑松,竟然被重雾笼罩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触动阵法了。可他又不会阵法,怎么办?

    倏然,他想到了米谷,上次找到草庐也是小家伙帮忙的。他连忙沟通米谷,让她看看该怎么走到剑松底下。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奇怪的眨着大眼睛。粑粑在那边一动不动,往前走就是树树,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去树树那边呢?好奇怪喔!不过,她还是认真的跟粑粑说往前走。

    公良就依照小家伙的指挥往前走去。

    只是他觉得的往前走,却是往旁边走去。

    米谷连忙让粑粑停下,往左边走。

    公良听到小家伙的话,赶紧停住脚步,依照她的话,往左边走去。可是他感觉的往左边走,却是往前走。米谷看得好奇不已,粑粑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感应到小家伙的心里话,公良连忙停下。

    竟然走错了,看来这阵法有干扰人思维,或者模糊感知的能力。又或者是阵法欺骗了自己的眼睛,以至于自己一直走错路。

    想了一下,公良就闭上眼睛,摒弃杂念,进入无思无想,无我无物的境界,然后在心里沟通米谷,让她继续指路。

    米谷看了下,就指挥粑粑往前走去。

    摒弃了一切感官,依照小家伙的话前行。片刻后,公良终于来到剑松之下。只是当他踏入树身范围,无端风起,剑松晃动,枝叶如波浪般摇动,一根根松针如剑般从树上往下刺来。

    瞬间,玄莲护身法决流转,一朵玄莲将公良包裹得严严实实,让松针无法进入半分。

    只是再好的防御终究也有破绽,玄莲亦是。

    一根氤氲剑势的松针或许无法破去玄莲,但两根、三根,每一根都同时刺在一个地方,宛如一颗颗子弹打在防弹玻璃同一处般。即使护体玄莲再强,也难以抵挡松针的刺击。

    顷刻间,玄莲破碎,一根根氤氲剑势的松针直刺灵纹宝铠。

    脩然,宝铠辉耀出一道毫光,一片灵纹闪动,将全部松针挡在外面。可惜只是阻挡了片刻,就被松针侵入,刺在宝铠上,发出阵阵“铿铿”声响。

    很难想象,一根根松针竟然带有金铁之音。

    重炼一遍的灵纹宝铠坚硬无比,松针无法全部穿透,有的刺进一点,直挺挺的留在灵纹宝铠上;有的刺不进去,掉落在地。

    若一根两根无事,但若全部刺在一个地方,宝铠也是难以抵挡氤氲剑势的松针。

    所以,就有那么一两根松针刺入灵纹宝铠,可又被公良身上的灵纹虫衣挡住了。

    虫衣很薄,公良都能感觉到上面松针的尖刺。他试着用肉碰了碰那松针,感觉到那锋利针尖上携带着的凛然剑势,不由起了鸡皮疙瘩。不过现在他修炼不灭真谛有成,这氤氲剑势的松针倒未必能带给他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