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妖蝶
    ,!

    “噗”

    “哈湫”

    米谷刚靠近,那在花丛中飞舞的蝶儿就“噗”的一声,放出一团粉红粉末。猝不及防,小家伙一下中招,吸了点粉末,直打哈湫。这下,小家伙不开森了,张嘴就吐出一口口水雨。

    无声细雨缤纷,洒落在一众飞舞的蝶儿身上。毒素瞬间遁入体内,蔓延全身。

    一时间,一只只颜色鲜艳的肥大花蝶纷纷往地面掉去。

    米谷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飞到花蝶身边,一柱戳去,气愤的说道:“哼,让你们用粉粉害偶,偶可是很厉害的。”

    “呀...”

    倏然,被戳中的花蝶猛然发出一声尖叫。

    米谷吓得咻的一下,飞到粑粑背后躲了起来。

    公良和东皋君察觉异常,走过去察看,才发现这花蝶非常怪异。不说其它,就说这些东西中了米谷一动不动的口水毒还能发出声音,就极其不可思议。

    在里面炼制剑毫茶饮的重丘灵鞠听到声音从屋中走出来,看到他们聚集在小梅林中,出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灵鞠,这是什么东西?”东皋君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花蝶问道。

    不由得他好奇,实在是这些花蝶太过奇怪。体型巨大不说,肥大的身体隐现人形,让人如何不惊奇。

    “此乃妖蝶,也是花精,是我在一处秘地所得。”

    重丘灵鞠解释道:“前阵子我看到来自大荒青桑部的师侄将剑法融入其部落蝶种之中,我就想是不是也能将剑法融入到这些妖蝶里面,以后也多了一丝助力。”

    “你们凌云剑宗不是主张一剑破万法吗?你竟想将剑法融入妖蝶身体,这不是旁门左道吗?”

    “天下大道,殊途同归,哪有什么正道左道,只要能够证道,就是无上大道。怎么到了这境界,你竟然连这点东西也看不破?”重丘灵鞠鄙视道。

    “当年那肆意屠戮苍生的妖魔也是这般理解,但最后还不是被天劫劈杀,魂归天地,连点渣都没剩下。所以说,不管什么道,都要合乎天地规律,而不是肆意破坏,要不然最后终免不了身化飞灰。”

    “嗬,一阵不见,你倒是口才大进。不过是些许理解不同,就扯上妖魔了,好大的旗子。既然如此,这剑毫茶饮不炼也罢!免得让人说,你与妖魔为伍。”

    “你这就是强词夺理了,我哪有说你与妖魔为伍,我是说那妖魔所作所为悖离大道,最后遭天谴而已。”

    “量你也不敢这么说。这些妖蝶是我好不容易弄回来的种子,你们不要弄死了。”

    重丘灵鞠衣袖一甩,就又转身回去炼制剑毫茶饮。

    米谷藏在粑粑身上看了看,发现躺在小梅林中的妖蝶并没有起来,这才放下心,大着胆子飞了过去。

    这些妖蝶非常奇怪,明明中了她的口水毒,竟然不像以前中过口水毒的人般,一动不动,反而像睡着一样,而且柱柱戳上去好像还会叫。

    米谷看了看,感觉好奇,就又拿起随心如意擎天柱往妖蝶戳去。

    “呀...”

    妖蝶再次尖叫起来,但只是尖叫而已,并没有醒来。

    米谷是越看越是奇怪,想了一下,就又往掉在地上的妖蝶吐了几口口水。

    片刻后,妖蝶才像以前中过口水毒的人一样,一动不动。

    小家伙看到这情形总算明白了,这些妖蝶不是没有中毒,而是中的毒太轻,要多吐几口口水才行。

    公良见她鼓捣得差不多,就说道:“米谷,给它们解毒吧!”

    “粑粑,它们用粉粉喷偶。”记仇的小家伙才不像给它们解毒呢?

    “你不是也吐了它们水水了吗?”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歪着小脑袋想了下,这才吐口水给妖蝶解毒。没想到妖蝶一解毒,就恩将仇报,发出一团团粉红粉末。刹那间,小梅林被淹没在花粉之中。

    公良发现妖蝶放出粉末,心中动念,一朵玄莲立即护住全身。

    东皋君衣袖一扫,飘来的粉末随即消散无踪。

    米谷一看这些家伙不识好歹,就吐出一口口水雨。

    那些被解毒的妖蝶随即又倒在了小梅林中,以防这些家伙醒来,米谷又上去吐了几口口水,顺便狠狠的在它们身上踩了几下,谁让它们放粉粉的。

    公良看着又倒在林中的妖蝶摇了摇头,也不再劝小家伙给它们解毒,走出了小梅林。

    东皋君也是一样。

    米谷继续扇着翅膀在洞府中玩,剩下的妖蝶发现她不好惹后,只要看到她就纷纷飞得远远。

    小家伙也不屑和它们计较,趾高气昂的从它们面前飞过,四处看着。

    竹屋前面的风景不错,放眼望去,是一片无垠的云海,海上鱼鳞般白云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恍若另一重天地般,实在是美不胜收。

    过一会儿,重丘灵鞠将剑毫茶饮炼制好,从屋中走了出来。

    “老规矩,制一收一。”

    重丘灵鞠将手中的袋子扔给东皋君道。

    东皋君打开袋子看了一眼,皱眉道:“若是这样,你可就别想从我师弟这边拿炼制剑器的材料了。”

    重丘灵鞠摆了摆手道:“剑我不缺,就缺能领悟剑意的东西,所以剑毫茶饮我要了。”

    看他如此说,东皋君也没奈何,和他又说了几句话,就带着公良它们回到了迎客居中。

    一回客居,东皋君就将剩下的剑毫茶饮给公良。

    公良接过去不解道:“师兄,我又不练剑,要这东西何用?”

    “天下之道,殊途同归。你虽不练剑,却可以触类旁通,从剑毫茶饮所蕴含的剑势中感悟到其它东西。你可不要小瞧了这东西,经过炼制后,这剑毫茶饮可是有价无市。随随便便拿出去外面卖,都能换上一颗上品灵丹。”东皋君解释道。

    公良听得眉毛一挑,没想到还有这等好处,那可得小心藏好。

    东皋君看到他的样子,摇了摇头,也不管他。

    在凌云剑宗呆了一晚,一大早两人就向凌云剑宗告辞,继续踏上送请帖的路途。

    一叶轻舟,疾速往远处飞去,不带走一丝云彩。

    “师兄,我们下一个要送的是哪一个宗门?”

    “魁礨宗,你不是想要买飞舟吗?到那边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你喜欢的东西。”

    公良闻言,心绪四飞,要是能买艘师兄这样的飞舟就好了。不过依他的说法,想要买到这样的飞舟恐怕很难。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买艘差一点的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