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西境妖人
    东土大陆西北,有一处漠野之地。

    据说曾有神战于此,以致草木枯萎,遍地流沙,即使万千年过去,也是一片荒凉。

    漠野之地西北部多山地,东南部为广阔的戈壁,中部和东部为大片丘陵,被视为与天最近的地方。

    这里虽然荒凉,但矿产丰富,魁礨宗因需大量矿产制作傀儡,所以几千年前举宗从东土腹地迁来此处,传承至今。

    有一利就有一弊,虽然这里矿产丰富,但却是最靠近西境之地。所以这边时常有西境中人作祟,让魁礨宗疲于应付,烦不胜烦。幸好有雄壮的昆仑虚山脉将西境隔绝在外,要不然过来的古教中人更多。

    东皋君一边御使飞舟,一边跟公良说魁礨宗的历史。

    公良不时往下望去,发现越往西北方向飞,树木越少,逐渐变得稀疏,最后干脆没有,变成一片荒漠之地。

    即使荒漠,偶尔也可见生机勃勃的绿洲,其中蕴育着顽强的生命。

    “魁礨宗位于昆仑虚山脉的析城山中,析城山分为三层,下为桐城,中为玄圃,上为圣城,其下有弱水之渊环绕,其外有炎火之山守护,投物辄燃。魁礨宗人多有古怪,你见了不要惊奇,免得让人觉得我妙道仙宗无礼。”东皋君叮嘱道。

    “好。”公良点头应着。

    米谷在舟中呆得无聊,时不时打开第三竖眼往下看。

    一道无形无影之光穿透重云往下射去,下方景物一一映入眼中。

    一处荒凉小城外,一头三丈来高,宛若异化僵尸的怪物一步一步的往小城走来。城门紧闭,城中慌乱一片,里面的人能躲的躲,能逃的逃,街上不见一个人影。

    城墙之上,三名魁礨宗弟子望着越来越近的怪物眉头紧皱。

    “如月,等这畜生掉下去后,你就让火鹤喷火;天保则放出傀儡兽攻击旱魃。我在旁边策应,以防不测。能不能除掉这畜生就看这次,若是不行只能向师门求援了。”楚翰飞在旁说道。

    “翰飞,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天保拍着胸膛说道。

    “师兄你要小心西境妖人,说不定这次是他们在后面搞鬼。”

    “我知道。”楚翰飞点点头,表示明白。

    旱魃一步一步往前走,每走一步,都会带走地脉氤氲的生之气息,所过之处,草木枯萎,湿润的土地干结,再无半点水气和生机。楚翰飞等人站在城墙上盯着旱魃,心中紧张无比,生怕所设的陷阱被旱魃识破。

    “嘭...嘭...嘭...”

    旱魃汲取大地生气供养自身,身体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个头也一丝一丝的长着。

    倏然,脚下一轻,旱魃往前倒去,掉入一个深达二十米的深坑。

    “如月,上。”楚翰飞见旱魃掉下陷阱,连忙喝道。

    如月随即从储物袋中取出傀儡火鹤,驭使着往旱魃掉落的方向飞去。

    “吼...”

    旱魃在楚翰飞等人设下的陷阱中,挣扎怒吼着要出来。只是陷阱很深,里面又全是粘稠的石脂(石油原油),不管它怎么挣扎,都未能从里面出来。

    火鹤疾速飞近,喷出一股火焰。

    石脂被火焰点燃,迅速燃烧,身在陷阱中的旱魃被熊熊火焰烧得仰头长哮。

    “天保。”

    “知道。”

    天保在楚翰飞的提醒下,放出一头庞大的傀儡巨兽,往旱魃冲去。自己也跃下城头,取出傀儡重甲穿上,飞奔而去。如月紧跟着放出一头傀儡巨蟒,脚踏其头,随后跟上。

    楚翰飞却没有跟上去,而是取出一尊十几米高的傀儡,附着其上,盯视着场中动静。

    旱魃挣扎着、怒吼着、咆哮着,可惜依然无法脱离布满石脂的深坑陷阱。

    迫不得已,只能放出自己从地脉中吸收来的磅礴生机。

    生机冲击着死之火焰,让它身上熊熊燃烧的燚热火焰慢慢平息下来。如月一看,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个木桶扔进深坑。旱魃愤怒的击碎木桶,里面的石脂泼洒在身上,原本行将平息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起来,旱魃气得发狂怒吼连连。

    傀儡兽狂奔而至,往旱魃吐出道道刀光,在其身上犁出一道道幽深伤口。

    被火焰烧得全身火红的旱魃这下顿时雪上加霜,可惜身在陷阱当中,它也无能为力。

    眼见旱魃就要被火焰吞噬,旁边山丘忽然现出一人踪影,口中喝道:“诸位,手下留情。”

    “终于来了。”逗留在城上的楚翰飞看到来人,冷冷一笑,从背后取出一把长刀,跳下城头,往前奔去。

    “如月小心。”穿着傀儡重甲的天保提醒道。

    “知道。”如月看到来人,也赶紧穿上一身傀儡战甲。

    “上天有好生之德,几位,还请看在贫道的面子上,放过它吧!”来人稽首道。

    “还上天有好生之德,妖人,难道你不知道这畜生害死多少无辜的百姓吗?”如月喝道。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人终难免一死,又何必拘泥于痴念。”来人低眉顺眼的说道。

    “那你去死吧!”如月怒道。

    刹那间,火鹤飞临来人上空,喷出一道熊熊火焰。来人无有动作,身上出现一道金光,隐隐龙吟,使火焰不侵。如月一见,就跳下傀儡巨蟒,指挥着往来人咬去。

    来人一掌缓缓推出,一道无形巨影横陈于空,往傀儡巨蟒劈去。

    身形庞大的傀儡巨蟒随即被巨掌劈飞。

    天保在旁看到,也顾不得旱魃,就跳上傀儡巨兽身上,手持一柄重锤往来人冲去。

    “生死**。”

    眼见天保袭来,来人一声厉喝,身前**旋转,蕴就无上杀机。

    天保却不管这些,依然手持重锤往前疾冲。傀儡巨兽速度飞快,转眼就到来人身前。天保持锤重击,来人双手一推,生死**挡在身前,不仅化去重锤攻击,还往傀儡巨兽轰去。

    “嘭...”

    傀儡巨兽被轰飞出去,倒在地上,没了声响。天保受到余波攻击,整个人倒飞出去,瘫倒在地,嘴中流出一缕血水。

    “天保你没事吧!”疾奔而来的楚翰飞问道。

    “咳咳,我没事,翰飞,杀了这妖人,不要让他跑了。”

    “放心吧!他跑不了。”

    楚翰飞咬牙切齿阴气森森的说道。

    来人却没说什么话,只是双手合什,默念咒语。

    如月见火鹤和傀儡巨蟒的攻击无用,心中动念,就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桶石脂往来人扔去。来人手一挥,木桶随即往旁边飞去,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一大堆石脂落满一地,将周围地面染得漆黑。

    “死来。”楚翰飞持刀劈下。

    十几米高傀儡挥舞长刀携带的巨力让来人眉头一皱,连忙双手作印,口颂神名道:“毗湿奴护我梵身。”

    刹那间,一头神龟罩住其身,长刀劈下,却被龟甲生生挡住,不受伤害。

    “吠陀天启。”

    来人见长刀被挡,随即双手合什,口喝真言。瞬间,天空仿佛被撕开一丝裂缝,一道如眼球般的东西现出影迹,一束极光从眼球中飞出,往楚翰飞射去。

    极光飞速,如疾雷不及掩耳,转眼射在楚翰飞身上。

    “轰”的一身巨响,巨人傀儡被极光射得七零八落,楚翰飞从上面掉下来,躺在地面生死不知。

    “翰飞...,妖人,我跟你拼了。”

    如月看到楚翰飞的凄惨模样,目眦欲裂,指挥着傀儡巨蟒和火鹤往来人扑去。重生原始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