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旱魃被米谷打死了
    米谷看了一会儿,转头向公良说道:“粑粑,下面有人在打架架,一个下巴有毛毛,脸火火的的好厉害,一下把三个人打趴下,他们都有傀儡,还有一只怪怪的东西掉在坑里被火烧。”

    听到傀儡二字,不用说也知道是魁礨宗的人。

    东皋君闻言,立刻说道:“走,我们下去看看。”

    飞舟随即穿破云层,往下飞去。

    “嘎啊...”

    火鹤一声唳鸣,振翅冲向来人,张嘴喷出一股熊熊烈火。傀儡巨蟒紧随其后,张嘴喷出一口毒液。

    来人双手合什,口颂真言密语,一道伴随着龙吟的金光乍现,护住全身。烈火喷吐过来,被金光挡在外面;毒液喷吐过来,顺着金光罡罩滑下,渗入土中。

    火鹤和傀儡巨蟒见所吐火焰和剧毒无法对来人造成伤害,猛然改变策略。

    火鹤冲天而起,鹤嘴朝下疾速冲刺。

    因速度飞快,以至于火鹤以嘴为首,形如尖锐利刺,往下刺来。

    来人感受到火鹤冲刺带来的凛冽杀机,心头微冷,刹时印决飞动,真元聚于双手缓缓推出。

    “创神式——阎轮血河”

    一声轻喝,一道散发幽冷寒光的阎轮疾速往火鹤飞去,所过之处,带起一片妖艳血光,宛如冲天血河,飘散出一股凝浓至极的血腥气味。

    “嘭...”

    刹那间,阎轮血河轰击在火鹤身上,发出一道震天巨响。

    火鹤承受不住来人一身功力的轰击,被打得翻飞出去。良久后落在地上,累累伤痕中隐隐露出里面闪烁乌光的傀儡零件。

    “火儿...”如月看到火鹤重伤,心如刀割。

    傀儡巨蟒见同伴受创,身子立时绷直,宛如离弦之箭般,往来人射去,发出致命一击。

    来人脚步微动,躲过傀儡巨蟒袭击,然后飞临巨蟒上空,一掌印下。“轰”然声响,宛如巨锤擂鼓,傀儡巨蟒脑袋上被破开一个大洞,身子瘫倒下去,再也无法动弹。

    如月见自己辛辛苦苦炼制的两头傀儡兽被来人击杀,心中怒极,手持长矛往来人刺去。

    只是尚未靠近,就被来人一手拍飞,倒在楚翰飞身边。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等却一意孤行,说不得今日吾就要替天行道了。”

    来人一边说一边往楚翰飞和如月走去,体内真元驿动,飞聚右掌。

    楚翰飞清醒过来,一见不妙,连忙捏碎令牌向宗门求援。

    “此时才想求援,来得及吗?”

    来人冷然一笑,右掌举起,就要拍下。倏然,心有所感,抬头望去,就见一道白光自云空上飞掠而来。来人暗道不妙,没想到魁礨宗的人这么快赶来。当下也顾不得杀楚翰飞等人,连忙转身逃去。

    “给我留下。”

    身在舟中的东皋君看他要逃,取出一柄玉如意往下砸去。

    来人身形微动,逃过玉如意攻击,加速往远处飞去,顷刻间就只剩下一道微小黑影。

    “公良,你和米谷留在这里,我去追人。”

    “好。”

    东皋君将公良和米谷、擒龙猿放在地上,就驭动飞舟,往前飞去。依飞舟速度,不过片刻就追上来人,迅速战在一起。

    “你们没事吧!”公良望着倒在地上的楚翰飞和如月问道。

    “咳咳,没事。不知兄台在哪里修行,如何称呼?”

    “妙道仙宗公良,见过两位。”

    “原来是妙道仙宗的道友,幸亏你们过来,要不然这次我们就要被那妖人害了。”楚翰飞听到公良是妙道仙宗的人,终于将警惕的心放下。

    “吉人自有天佑。”

    公良说道:“我看你伤势严重,还是先吃点疗伤丹药调息一下再说话。”

    “嗯,”楚翰飞点点头,看了下倒在不远处的天保,问道:“天保你能动吧!”

    “受伤了,动不了。”天保摇摇头道。

    “麻烦公良兄将他移过来。”

    “好。”公良走过去将天保带过来,楚翰飞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分给如月和天保,自己也吞下一粒,“还请公良兄为我等护法。”

    “理所应当。”公良应道。

    “多谢。”

    楚翰飞谢了一声,又转头看着在深坑中的旱魃说道:“还请小心那头旱魃,不要让它出来,以免继续危害生灵。”

    “好。”

    楚翰飞叮嘱完,就闭上眼睛调息起来。

    米谷闲得无聊,看到深坑中的旱魃,就指挥擒龙猿过去。

    深坑中的石脂燃烧这么久,火焰逐渐变小,让旱魃有了喘息的机会。它虽然毫无智力,但也想求生,尝试着跳出深坑不成,就开始拍打坑边土壁,想要开出一条路出来。

    米谷好奇的探头往坑中燃烧着火焰,不停挖土的旱魃望去。

    旱魃发现有人,狂吼起来。

    米谷见它竟然敢吼自己,一口口水喷去。可惜坑中被石脂燃烧了这么久,虽火势渐小,但还是巨热无比,而且旱魃身上还燃烧着火焰,所以它的毒口水还未靠近,就被坑中热气烧成一道毒烟袅袅升起。

    擒龙猿随着米谷探向坑中,不小心吸入毒烟,立即倒地死去。

    米谷一脸傻萌,没想到自己吐的水水没毒到旱魃,倒把擒龙猿给毒死了,好奇怪喔。

    她连忙吐口水给擒龙猿解毒。

    擒龙猿清醒过来,对她的惧意又加深了几分。

    米谷看口水没法毒到旱魃,就把天鼓挪到胸前,取出两柄金瓜小锤锤,打算敲打天鼓教训这怪怪的东西。

    公良在远处瞧见,怕惊醒调息的楚翰飞等人,连忙说道:“不要敲。”

    米谷看粑粑不让自己敲鼓鼓,只好把金瓜小锤锤收起来,将天鼓挪回腰间。不过她还有办法教训这怪怪的东西,随即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变长,往旱魃打去。

    “铿...”

    也不知道旱魃是什么变成,随心如意擎天柱敲打在它脑袋上,竟然发出一声金属般坚硬的清脆声响。

    旱魃被随心如意擎天柱的巨力敲打在脑袋上,晕头转向,在深坑中晃动起来。

    米谷见柱柱没打死怪物,就又一柱打去。

    “铿”的一声,旱魃逐渐站立不住,摇摇欲坠。

    米谷看怪物终于承受不住随心如意擎天柱的重击要完蛋,又一柱打去,一连打了五六柱,旱魃终于在无奈不甘中死去。米谷却没有就此放过它,拿起随心如意擎天柱变大继续往坑中捣去,玩得不亦乐乎。

    公良看到她的恶趣味,也懒得管,只是在旁边守护楚翰飞等人。

    片刻后,旱魃尸体终于在米谷的捣鼓下被坑中剩下的石脂燃烧殆尽。重生原始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