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百枝千眼鬼灯笼
    ,!

    大荒百部精英进入东土历练,首选东土大宗,次选中等宗门,再次是实力强大的国家,很少会为小宗小国效劳。

    不过,一些中小部落出来的人因没法进入东土大宗修行,倒是会挑选待遇丰厚的小宗小国历练。

    魁礨宗位于东土西北,地处偏僻之地,少有人烟。

    因宗门以修炼衍法傀儡为主,一向少有荒人愿意过来。但荒人毕竟是少有的忍苦耐劳好力气,不管是作为杂役力士或者道兵,都很有用。再加上为了增强和大荒联系,从中得到东土没有的矿物,所以每年魁礨宗都会拿出丰厚待遇招荒人入门。

    可即使如此,前来魁礨宗修行的荒人也寥寥无几。

    盖因为魁礨宗的修行太伤脑筋,以荒人脾气和粗枝大叶的性情实在是应付不来。

    为此,魁礨宗特地搜寻了一些适合荒人修行的功法,并将待遇提到到东土诸宗最高水平,这才引来一些荒人。但大多数是中下部落之人,大荒百部精英来的很少。

    公良望着眼前壮汉,不用问,就知道他是荒人,因为能感受到他身上血脉流动的大荒气息。

    这人一看就不是大荒百部中人,应该是下等部落或者莽野部落出身的荒人。

    壮汉越走越近,公良踏上前挡住去路,放出睚眦兽魂。

    壮汉见有人挡在身前,怒目圆瞪,就要喝斥出声,等看到凭空出现的睚眦,连忙右手握拳撞击胸膛,低头恭敬行礼,“皀牙拜见大焱上使。”

    “不用多礼。”

    公良客气道:“你匆匆而行,可是得了什么宝物前来参加赛宝大会。”

    “不是,有魁礨宗弟子在收集毒物炼制傀儡毒液,托我去山中寻找。昨天正好挖到一株毒草,就过来看看。”皀牙憨厚的说道。

    “能让我看下吗?”

    出于对上部尊严的畏惧,再加上他新挖的毒草也没什么不可见人。

    皀牙就取下腰间挂着的储物袋,在他腰间还挂着一个纳物宝袋,只不过品相非常狼狈,竟然打了几个补丁。

    公良走过那么多地方,还是第一次看到打补丁的纳物宝袋,也是第一次听说纳物宝袋能打补丁。

    皀牙刚要打开储物袋,忽然不放心道:“这毒草剧毒无比,会散发毒雾,等闲山兽一沾即死,罕有成活,上使还是离远一点好。”

    “放心,你打开就是,我有办法对付。”

    公良浑不在意的说。

    不说他有辟毒宝物天龙珠护身,就说小家伙的能力,怎么也不可能让他中毒,何况小家伙已经聪明的把不死神幡拿出来了。

    皀牙看他这么讲,也不好再劝,转头见旁边的人围过来看稀奇,连忙喝道:“快闪开,这里面有毒物,小心被毒死。”

    围观的人吓得往远处躲去,连鉴远和东皋君也赶紧放出一层罡罩护身。

    “十一郎哥哥...”墨嗣音关心道。

    “放心,没事。”

    公良安慰一声,心中念动,天龙珠脩然现出行踪,飘于头顶,放出一片无形无影光罩将他和皀牙罩在一起。既能防止毒雾扩散,又能防止中毒,可谓是一举两得。

    见旁边的人躲开,皀牙才打开储物袋,放出一棵苍虬老树模样,一米来高,长着无数枝桠,却无一片树叶的怪树。

    树的枝干上布满一个个如同眼睛的斑点,枝桠上挂着一个个宛如灯笼的圆形果子,周身缭绕着一片淡壁雾,看起来很是诡异。

    怪树一到外面,缭绕于树身的淡壁雾就开始往外扩散。

    “百枝千眼鬼灯笼。”有人惊呼道。

    公良刚要用天龙珠将黑雾拘束在怪树周围,米谷就手持不死神幡飞了过去。

    只见她轻轻挥动旗幡,那一股黑雾就往不死神幡涌去。

    片刻后,树上所有黑雾被不死神幡吸走,怪树不再诡异,变成一棵散发荧光的光树,上面灯笼明灭不定,看起来美丽异常。

    “刚才你说什么百枝千眼鬼灯笼?”有人向刚才惊呼出声的人问道。

    那人惊魂未定,听到问话,才定下心神说:“你数下树上的树枝,是不是有百枝,那树上的斑点是不是有一千之多。”

    “确实是百枝千眼。”旁边有人应道。

    “那应该是百枝千眼鬼灯笼没错了。”

    那人解释道:“这百枝千眼鬼灯笼非常难得,说是剧毒之物也行,说是解毒圣药也行。大家别看它是树身,其实是草质。这东西只生长在毒物出没之地,毒气笼罩之所,以吞噬毒物和吸收毒气为生,越大越毒。据说曾有真仙殒落在此毒物的毒性之下。虽然此物剧毒,但若能去除其它身上的毒性,却是一味世间难得的解毒圣药。”

    这人其实也没说清楚,或者不知道。

    百枝千眼鬼灯笼初生之时,并没有毒性。

    只是随着成长过程中吞噬的毒物、吸收的毒气增多,毒性才越来越大,也越长越高。

    百枝千眼鬼灯笼生而有灵,天生知道如何吞噬毒物吸收毒气,诱捕毒物。每当夜晚,百枝千眼鬼灯笼上的灯笼就会散发出毒物喜欢的幽光将其引诱过来,所以才有了百枝千眼鬼灯笼的名字。

    但不管它毒性如何,只要能炼化树身的毒性,百枝千眼鬼灯笼就会变成解毒圣药。

    可惜这东西能成为解毒之物时,必然已经成长起来,毒性巨大,罕有人敌,取之艰难,所以才显得尤其珍贵。

    皀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能挖到这么一棵毒草,倒让公良高看了他一眼。

    不用说,这家伙身上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是大荒血脉传承的天赋。不过,这并不关他的事。这树既然有这么多妙用,公良自然不可能放过,就把它收进了果子空间中。

    “把东西放下。”忽然,围观人群后面传来一声大喝。

    公良往前望去,就见一名魁礨宗弟子在众人的拥护下走了过来。

    “还不快把那棵百枝千眼鬼灯笼给我拿出来。”那名魁礨宗弟子来到公良面前厉声喝道。

    “那东西我要了。”公良淡淡说道。

    “你要了?那得看我同不同意,还不交出来。”

    “我从来没有将入我口袋东西拿出来的习惯。”

    “那我就让你习惯,给我打。”

    拥护在他身边的人闻言,立即扑过来。也没用傀儡兵器,直接拳脚伺候。

    竟然有人敢打粑粑!米谷看了,就“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毒口水。口水如雨缤纷落下,顺着扑来一行人的皮肤遁入体内蔓延。瞬间,那些向公良冲来的人都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命令众人攻击公良的魁礨宗弟子也被毒口水毒到,站在那边一动不动,眼珠子急得乱转,“怎么了,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能动了?”

    “你还是改不了你的恶趣味。”

    东皋君看了鉴远一眼,说道。

    “少年人火气大,教训一下,总比以后出门历练被人杀的好。”

    鉴远身份在这,只要现出形迹就不敢有人乱来。只是他看到有人过来就隐藏身形,以至于没人看到他,才有了这些人打公良的事情。

    米谷将这些人毒住,似乎还不过瘾,又扇着翅膀飞上前去,用小脚丫儿用力踩着他们的脑袋。

    一边踩还一边嘀嘀咕咕,“看你们还敢不敢打粑粑,看你们还敢不敢打粑粑...”

    那些被毒口水毒住的魁礨宗弟子虽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但耳朵却能听,眼珠子能转。

    听到米谷的话差点吐血,感觉颜面尽失,有的垂头丧气,有的眼睛直欲喷出火来。

    公良看有些人似乎还心有不甘,就上前将他们移到路边,道:“好好在这里反省反省,若不服气,就来妙道仙宗找我,人称‘金甲战神’公良就是在下。”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立即扇着翅膀屁颠屁颠的飞上前问道:“粑粑,偶呢,偶呢?偶叫什么?”

    “你不是叫米谷吗?”公良奇怪她问这个干什么。

    米谷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说道:“粑粑叫金甲战神,偶也要一个,要好厉害好威风的。”

    原来她感觉公良说的金甲战神好威风,所以也想取一个厉害威风的外号。

    公良哪是那种能取外号的人,以前说自己是金甲战神也不过是灵机一动随便说说而已。现在临时让他想,怎么想得出来。想了想,实在想不出什么威风的称号,就敷衍道:“那你就叫金甲战神家的小可爱吧!”

    米谷掐着手指数了一下,金甲战神家的小可爱比粑粑的金甲战神多了五个字,感觉好厉害好威风的样子,顿时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

    这称号,够她回去显摆一阵子了。

    高兴了一会儿,她又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飞到被毒住的魁礨宗弟子面前来回虚空踏步,一边走一边非常郑重的跟他们说道:“偶跟你们说,偶叫金甲战神家的小可爱米谷,偶好厉害的,好多人都知道。以后你们要是敢再打粑粑,偶就用柱柱打你们,偶的柱柱非常非常厉害,动一动就伤,打一打就死,很多人都知道。”

    米谷骄傲的说着,深怕他们不信,就将随心如意擎天柱变长,往地上一撞,坚硬的地面立即被随心如意擎天柱撞出一个深坑来。

    那些魁礨宗弟子没想到她这么难缠,早知道就不过来了,白白折了颜面不说,还让人看了笑话。

    公良听到旁边人的话,知道百枝千眼鬼灯笼是稀有之物,难得的宝物,就问皀牙问要多少灵石。

    皀牙有着普通荒人的淳厚,更何况他是莽野部落的人,根本不敢向公良这种大部落的人开口说钱的事。

    在弱肉强食的大荒之中,莽野部落是最低等的存在,将部落最珍贵的东西上贡给强大部落寻求庇护都不一定会有部落要。

    作为上等大部的公良能要他的东西,他心里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公良却没有强要人家东西的习惯,见他不语,就凭借感觉沽了一下百枝千眼鬼灯笼的价值,然后从果子空间中取出一堆灵米、灵果、腌制兽肉等食物和灵石给他。东西虽然多,但他感觉自己得到的百枝千眼鬼灯笼值得这个价。

    不过,他心里也不无想接济一下这位同样来自大荒的族人的想法。

    能够用打补丁纳物宝袋的人,经济上应该不会很富裕才对。

    皀牙得到公良给的东西,心中百感交集,无法自已,“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重重的给他磕头。

    “起来吧!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公良说道。

    皀牙不管,反正就是磕头。

    公良摇了摇头,也不去管他,叫了米谷,带着墨嗣音随鉴远和东皋君一起离开了赛宝大会。

    直到他身影消失,皀牙才从地上爬起,看了看已然消失的身影,转身离去。

    离开赛宝大会,鉴远又带东皋君和公良他们在城中逛了一下,才回到玄圃客居之中。

    墨嗣音虽然喜欢和公良在一起,但一个女孩子不好随他到客居中去,就在外面说道:“十一郎哥哥,嗣音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

    “好,你回去吧!小心点。”

    “米谷再见。”

    墨嗣音向米谷摆了摆手,依依不舍的离去。

    米谷可不会跟她拜拜,就坐在粑粑的肩膀上看着。

    等她走远,公良才和师兄一起回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