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糕点
    ,精彩小说免费!

    似乎感觉到米谷的心思,墨嗣音说道:“我这糕点可不是凡物,乃是以昆仑玉屑和灵米粉,掺入昆仑虚蜜蚁采集五色花所酿之蜜制成,在外面可吃不到。”

    “如此,我倒是要好好尝尝。”

    “十一郎哥哥,给。”

    公良接过墨嗣音递来的糕点并没有吃,而是先给了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小家伙。

    米谷尝了一口,感觉糕点味道不甜不腻,和她以前吃过的糕点完全不一样,清清凉凉的,带着淡淡花香,很好吃。

    公良也从墨嗣音手中接过一块糕点来吃,味道确实不错。

    当他想再吃的时候,忽然听小家伙说:“粑粑,偶也要吃。”

    墨嗣音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从食盒中端出一个小盘子道:“来,这边也有,吃这里的。”

    米谷看了下粑粑,见粑粑同意才接过盘子吃起来。

    不过,吃的时候她留了个心眼,偷偷的藏了几块,打算回去跟滚滚说,让它知道它米谷可是跟粑粑在外面吃了好多好多好好吃的东西。

    吃过糕点,墨嗣音见米谷对她好了一些,就提出要抱抱她的想法。

    小家伙怎么可能答应,除了粑粑,她可不会随便让人抱。

    她最喜欢粑粑了,只有粑粑能抱她。

    小家伙昂首挺胸,好骄傲的翘着下巴,对墨嗣音的提议理也不理。

    公良怕墨嗣音尴尬,连忙说道:“这小家伙除了我,都没让人抱过。你做的糕点味道不错,怎么做的?”

    墨嗣音听公良说她做的糕点好吃,眼中顿时放出彩光,雀跃着跟他说糕点的制作方法。

    东皋君在后面看得直摇头,他这师弟全然没有一点荒人憨厚老实纯补的性情,家里藏着三个美娇娘不说,路过凌云剑宗的时候还有一个,现在又一个,听说水月净土里面还有一个小娘惦记着他。一个个都是名门大宗子弟,以后闹起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大打出手。

    他依稀记得,离堆山中好像有位娶了两名大宗女郎的长老。

    那两名女郎过门后,谁也不服谁,天天你来我往,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两人分居一处,那位长老才落了清静。但从此孤家寡人一个,谁也不理,谁也不睬,家中乱糟糟,看得人心酸。

    希望自己这师弟最后不会落到如此下场,要不然可就成宗门笑话了。

    等墨嗣音跟公良说完话,鉴远就带着东皋君和他们往赛宝大会走去。

    今日是赛宝大会举办的日子,会场之中的人流比昨日增加了不知多少。

    魁礨宗的弟子得到消息,早就从各处纷涌而来。这些人有的是来参加大会,有的是来买东西,再加上西北地界参加赛宝大会的人,将整个赛宝大会会场挤得水泄不通。

    不得已,魁礨宗只得在赛宝大会旁再划出一块地方分散人流,这才解了人挤人的水火之急。

    虽然昨天已经来过,但米谷依然对赛宝大会十分感兴趣。

    她坐在粑粑脖子上,甩着九彩尾巴,踢着粉嫩小脚丫,左顾右盼,看什么都新鲜,对什么都好奇。

    鉴远和东皋君在前面走,公良和墨嗣音并列,两人慢慢走慢慢看,倒像是出门踏春的小两口。

    赛宝大会上的东西琳琅满目,比昨天不知多了凡几,就单单灵果蒲萄(葡萄),就有大的小的,圆的扁的,长的短的,甜的酸的,数十几种之多。

    墨嗣音跟着公良边走边看,忽然发现前面摊位上摆着一堆皮如绚烂云霞,果若天星的灵果,连忙快步走过去买了几颗。

    “十一郎哥哥,这天浆果可好吃了,你吃看看。米谷,给。”

    墨嗣音拿着两颗硕大的灵果往公良和米谷递去。

    公良接过手中,将一颗给米谷。

    别看米谷小,她吃过的东西可是超级多,灵果更是数不胜数。天浆果她也吃过,是一头小小的马,大家都说是踏雪神驴的东西送给她的,味道还可以,甜甜的,有的有点酸,有好多籽,吐起来很麻烦。

    公良看小家伙娴熟的掰去天浆果外皮,取出里面果肉吃,自己也跟着吃了起来。

    这貌似石榴的东西味道确实不错,甜中带着丝丝酸涩,让人回味无穷。

    虽然这东西样子看起来像石榴,本性却和石榴完全不同,据东土灵物志记载:“天浆果,产自西北丹若木,长于火地之中,岩浆之畔,汲取火力给养自身,果实星悬,光若玻础,丹葩结秀,华实并丽,乃世间不可多得之灵物。”

    天浆果虽是汲取火灵气而生,但果实蕴含的灵气却一点也没有地火的暴躁,反而非常醇和。若以酿酒,则醇香异常。

    凡人和寻常修士吃了天浆果或许没什么感觉,但火属修士吃了,却能功力大进。

    不仅如此,天浆果还有药用,可用来驱虫,治肿毒创伤。

    公良带着米谷和墨嗣音一边走一边吃,倒也其乐融融。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开心的踢着小脚丫儿,甩着九彩尾巴,咬着天浆果里面一粒粒小小的浆果吃。她一咬一大口,吃完浆果里面的果汁后,就留下一粒粒种籽。

    赛宝大会上到处都是人,若随便吐,肯定要喷到人,难免惹麻烦。

    小家伙倒也聪明,将一粒粒种籽如口水般往人群缝隙吐去。

    她吐口水吐惯了,速度飞快,目标精准,一粒粒种籽穿过人群隙缝,悄无人声的掉在地上。

    小家伙看没人发觉,便傲气的挺着小肚肚,继续吃起天浆果来。

    走过一个个摆着灵果的摊位,后面忽然出现拥挤人群,鉴远和东皋君也不知听到什么,纷纷挤了进去。公良一看,也放出灵纹宝铠护着墨嗣音钻进去。

    他块头本来就大,再加上一身沉重的铠甲,身形更显得魁梧粗壮,挤得旁边人在肚里直骂。

    明面上倒是没人敢,毕竟一身灵纹宝铠在那,一看就知道惹不起,没人愿意找麻烦。

    挤进人群,公良才发现里面是一个摊位,一大堆人围着摊位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墨嗣音看到摊位上的东西,也不知想到什么,俏脸刹时羞红,赶紧躲到公良身后,不敢再看。

    围观人群看到她的窘样,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鉴远察觉到周边情况,脸色脩冷,重重的“哼”了一声,无边气势如惊涛骇浪般往四周狂涌,让人感觉如同置身于渊海上的一叶孤舟,随波浮沉,随时有漂没的风险,一时吓得再也不敢放肆。

    鉴远看他们变规矩,才收起气势,往摊上看去。

    围观人群畏惧的瞄了他一眼,纷纷往后退去,公良等人旁边变得空旷起来,终于不用再像方才那样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