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五行法坛
    在赛宝大会上逛了逛,买点东西,东皋君就和公良先回了玄圃客居。鉴远另外有事,自去忙了。

    墨嗣音知道公良明天要走,眼中含泪,依依不舍,但又强颜欢笑道:“十一郎哥哥,昨日师傅跟我说了,她会带我参加妙道仙宗的十年大比,到时候我去找你。十一郎哥哥,你可不要忘了嗣音!”

    “傻瓜,怎么可能忘了你?”

    公良温柔的摸着墨嗣音的发丝说道。

    墨嗣音羞得低下了头。

    东皋君在边上看得连连摇头,自己这师弟真是情债满身,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倒是让人期待。

    说了会话,墨嗣音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免得被人说闲话。于是,又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去。只是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眼中缀满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如珠帘般,缤纷落下。

    两世为人,公良见过太多男女方面的事情,但此时此刻看到她的模样,心却忍不住揪了起来。

    墨嗣音流着泪离开玄圃客居,就见前面转角处走出一人,看着她叹道:“唉,真是孽缘!”

    “师傅。”

    墨嗣音瞧见来人,忍不住扑过去,趴在唐蕙仙怀中,失声大哭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但少女的情绪总是来得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

    唐蕙仙往客居方向望了一眼,怒声说道:“将来那小子要是敢对你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他。”

    墨嗣音听到她的话,连忙抬头说:“师傅不要,一切都是嗣音心甘情愿,不管如何,嗣音都可以接受。何况嗣音这条命本来就是十一郎哥哥所救,给了他又如何?”说完,泪水又如珠线般滴落下去。

    “孽缘,真是孽缘。”

    唐蕙仙疼惜的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

    回到房间,公良就以神识进入果子空间,准备处理地火心核。米谷一见,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

    孪生双芝兄妹感应到好朋友,立即遁地过来,拉着小家伙的手“咿呀呀、咿呀呀”的跳着蹦着叫着。

    公良回想一下,这两个家伙好像都没说过几句话,整天不是“咿呀呀”,就是“哎呀呀”的叫。幸好米谷和圆滚滚听得懂它们在说什么,要不然公良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两个家伙交流了。

    玩了下,米谷就取出两块水磨玉跟两个好朋友比手划脚的说道:“偶跟你们说,这两块玉玉是偶从好多好多玉玉里面找出来的,你们看,像不像你们。”

    孪生双芝兄妹接过水磨玉看了下,发现还真的像它们,顿时欢快的“哎呀呀、哎呀呀”的蹦蹦跳跳起来。

    公良瞄了一眼,不发表意见,心中却直翻白眼,那两块东西跟它们一点也不像好不好,就是有个大概影子而已,也不知道它们开心什么?

    他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思揣度小孩,似乎太复杂了点。

    小孩的快乐其实很简单,随便一点东西就能让他们高兴半天。

    公良在旁边看了下,就不再管它们,从库房中取出藏着的地火心核,准备放入火树下的地火岩浆池里。

    “公子且慢!”诸稽忽然出现制止。

    “稽伯,怎么了?”公良好奇道。

    “公子,你忘了?火树乃是火行镇物,空间五行相生相克,互为一体保持平衡。你若将这蕴含充沛火力的东西放进去,势必会打破空间五行平衡,届时空间就会变热,如此对里面生长的东西可是极为不利。”诸稽解释道。

    公良闻言看了看手中的地火心核,问道:“那该怎么办?

    ”

    “这...”

    诸稽手摸颔下长须想了想,道:“空间一扩再扩,再用以往的五行镇物镇压已经不行。索性就将这些镇物取出来,再添加一些东西进去,铸成五行法坛吸收空间灵气镇压空间五行。若处理得好,以后这法坛说不定还能成为法宝。”

    公良对法坛能不能变成法宝倒是没什么心思,只要不破坏五行就好。

    诸稽跟他说了几句,又给他列了一张铸造五行法坛所需的灵物,公良才离开果子空间。

    神识回归现实,他拿出稽伯写在纸上的一件件灵物,发现大部分自己都有,只不过一些偏僻的东西较难找。

    比如封土,据说封土乃是上古仙庭封赏神明,镇压一方的五色土,十分罕见。只是现在仙庭消失,神祇之路断绝,封土越来越是难寻。以至于一些野神想要晋升,不得不取五行之土炼成伪五色土,又名后天之物。而仙庭赏赐的则是先天之物。

    这东西虽然无法像仙庭赐下的五色土能镇压一方,但也不错,能使自己的神位安稳,不至于被治下的孤魂野鬼推翻。

    除了五色土,还有大量的五行之物,好在公良空间已经有很多东西,要不然他都不知道如何去找。

    处理完地火心核,公良就离开空间,打坐修炼起来。

    刹那间,笼罩在玄圃上空的万药灵雾好像被狂风吹走一般,不断的往一块地方涌去。

    一波一波的灵雾被果子空间吸收炼化进入酒池之中,逍遥躺在酒池中洗澡的肥虫虫看到池水再次变绿,不由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因为酒池中的酒色越来越浓,酒味也更加浓郁起来,但这些功劳显然不是它的,而是来自公良自己。

    公良专心修炼,也没察觉到酒池状况。

    就算他察觉,估计也没办法,因为在掌控力度方面,诸稽比他做的还好。

    .....................................................

    修炼完毕,公良发现真气又增加了几分。

    老实讲,魁礨宗玄圃客居中的灵气确实不错,再加上弥漫在玄圃上空的万药灵雾相助,想不突飞猛进都难。可惜这里终究不是妙道仙宗,没法继续修炼。

    昨天米谷进入果子空间后就没有出来,公良连忙将她唤她。

    一出来,小家伙扁着小嘴儿,不开森的说:“粑粑,以后你不要再把偶放在里面了,都不好玩。”

    “怎么不好玩,你不是和孪生双芝兄妹玩得那么开心吗?“”公良奇道。

    “没有粑粑就不好玩,有粑粑就好玩。”米谷很郑重的说。

    公良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这小东西,什么时候嘴也变得这么甜了。可米谷说的却是实话,在她眼里,粑粑就是她的天,粑粑就是她的地。有粑粑在的地方,到处都是阳光;粑粑要是不在,她就感觉怕怕,一点都一不开森。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公良对小家伙保证道:“知道了,以后粑粑不会再把你单独的放在里面了。”

    “嗯嗯,粑粑最好了。”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立即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蹭着脸脸,别提有多高兴了。

    公良带米谷洗漱一下,就出门找师兄。东皋君已经起来,和鉴远坐在凉亭等候。

    赛宝大会还未结束,魁礨宗主忙得要命,东皋君和公良就没去打扰,和鉴远告辞一声,就离开了魁礨宗。

    “十一郎哥哥...”

    墨嗣音和师傅唐蕙仙坐在析城山的一处高石上,目送公良离去,眼睛已是通红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