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迎客乐使
    一叶孤舟,宛如焰火流星穿行在无名空际。

    此时已夜,天上繁星高挂,但又好像在头顶上,伸手可得。

    公良站在小舟船板上眺望着头顶星辰,发现在无限伟大的天地面前,自身是如此的渺小与卑微。

    米谷小家伙可没有那么多的感慨和愁绪,她就知道躺在粑粑怀里,舒舒服服的睡着。

    欣赏了下美妙夜色,公良走进船舱,看到斜倚在床榻上饮酒作乐的东皋君,不由问道:“师兄,我们下一站去哪?”

    东皋君醉醺醺的眯眼说道:“我们先去黑莲宗,然后再去青阳学宫,心印宗山门离青阳学宫不远,届时顺便将玉帖送去,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黑莲宗,和黑莲圣教有什么关系吗?”

    公良虽然也曾听过黑莲宗,但从未曾真正了解过。

    此时,听到师兄的话,才想起自己好像遇到过以“黑莲”两个字立教的教门,也不知道和黑莲宗有什么关系。

    “黑莲圣教,其实就是黑莲宗在人间行走的名目。此举一来,可在凡俗搜刮天地灵物;二来,可搜寻根骨不凡的门人子弟;三来,是加深其在凡俗的影响,让无知之人前往献金,补养宗门,可谓是一举多得。”

    东皋君喝了口酒继续说到:“黑莲宗是我东土大宗里面唯一以教立宗的宗门,其宗信奉混沌黑莲,宗主更是自诩为黑莲转身,以此来愚弄众生。但也正是如此,黑莲宗门人才无比团结,一人遇难,众人前往。所以,以后你要是遇到黑莲宗的人,若是敌不过就赶紧走,免得被缠上,很麻烦。”

    公良没想到还有这种事,连忙点了点头。

    躺在粑粑怀中睡觉觉的米谷忽然睁开眼来,好骄傲的翘着下巴,对东皋君方才所说的话完全不屑一顾。

    “哼,要是有人敢打粑粑,偶就让他们知道偶的厉害。”小家伙在心里好凶的想道。

    转头,就见粑粑低头看来,一对会说话的小眼儿立即眯成小月芽儿,开心的笑了起来。

    粑粑对她最好了,她最喜欢粑粑了。

    飞舟穿破高空气流,不断往前,经过几个日夜,终于到达黑莲宗驻地。

    黑莲宗坐落于苍莽群山之中,远远望去,一片石林巍峨高耸于群山之上。那石林,宛如一朵黑莲般,一枝独秀,将旁边俊秀群山给压得抬不起头来。

    东皋君看到远处石林,就向公良说道:“你看那石林,黑莲宗称作黑莲山,原本只是地面的一处不起眼石林,后来被黑莲宗创宗宗主以无上**将山根拔到这么高,并布下大阵,才有了如此一处人间胜境。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第一代宗主将黑莲宗的气运全部带走,往后黑莲宗越来越没落。

    到如今,竟然只能拿出手段愚弄凡夫俗子赚钱,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东皋君感慨的说着,见小舟离黑莲宗越来越近,就住了口。

    公良看着远处的黑莲山,心中若有所思。

    其实,这就是他前世的发展群众路线,修行界的人看不上他们的做派,但从未想过,这里面的利润或者说是收获有多惊人。

    飞舟靠近黑莲宗,就慢了下来。忽然,前方钟鼓齐鸣,雅乐奏和,放眼望去,只见一名名面貌姣好的女郎乘坐颜色美丽的飞禽吹笛弹琴迎了过来。

    带到近前,一名女郎乘坐五彩凤鸾飞出,娇滴滴说道:“黑莲宗迎客乐使特奉宗主之命前来迎接两位贵客。”

    &

    nbsp;   “前面带路。”东皋君说道。

    “是。”

    众女闻言,就御使飞禽转身,一边吹着乐器,一边在前面带路。

    公良听着乐声,欣赏着前面众女的曼妙身材,感觉好像置身仙界一般。两世为人,他何曾这般享受过。上次还说要去青楼见识一下,谁知道临时被打扰,都没有去成。

    此时想到这事,公良不免怨念,心中想:以后要是出去历练,一定要去青楼见识一下,要不然都不知道什么叫花花世界,岂不是白白来了这里一趟?

    “咳咳...”

    东皋君见公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家,不由提醒道。

    公良回过神来,都不知道师兄怎么回事,就转头望去。

    东皋君对这师弟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连句话都欠奉。

    黑莲宗并没有牌坊,所以进入黑莲宗无须从宗门牌坊走过,可以直接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不过黑莲宗虽然没有牌坊,但整个宗门就是一座巨大的天然阵法,所以若有域外天鬼之类的妖魔想进入宗门,肯定会立即被阵法击杀。

    东皋君带着公良和米谷随黑莲宗迎客乐使进入黑莲宗所在大殿。

    殿中穹顶挂着一颗巨大的明珠,将大殿照得宛如白昼。

    大殿上坐着闭目养神的黑莲宗宗主无生老祖,身后左右各站着两名掌扇女使。而在他的旁边,则坐着宗内掌管财物的蓠长老和掌管宝库的儁长老。(儁:读俊)

    东皋君带着公良和米谷一进来,就恭敬的行礼道:“妙道仙宗长梧座下弟子东皋君和公良见过宗主。”

    说起来,公良已经和无生老祖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在云中郡天鼓镇,他因要强行收取天鼓,结果被反击弄得两败俱伤;第二次是在幽冥地狱,第三次是现在。

    想起天鼓,公良不由往米谷腰间望去,却见天鼓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点气息都没留下。

    公良看得诧异不已,这玩意儿到哪去了,怎么看不到?

    就在此时,米谷在心里悄悄的说道:“粑粑粑粑,鼓鼓隐身了,它说这里有坏人在找它。”

    公良闻言一愣,随即想到天鼓估计是怕无生老祖认出它来找麻烦,才会这样。

    高坐于大殿上的无生老祖听到东皋君的话,慢慢睁开眼来,道:“淤泥源自混沌启,黑莲一现盛世举。”

    此时此刻,再次听到如此中二的话,公良直觉一头黑线直插而下。

    无生老祖无法感应到公良的心里话,要是知道,估计得一巴掌劈了他。他看了公良一下,就向东皋君问道:“这荒人就是你师尊收下的关门弟子?”

    “是。”东皋君恭敬的问道。

    无生老祖闻言,摸着长须道:“不曾想长梧老老竟能收获如此弟子。看他根基深厚,应该是能入大道才是。”

    “多谢宗主夸奖。”东皋君连忙带着公良拜道。

    无生老祖看到他敷衍的态度,顿时不满道:“不要以为老祖信口开河,老祖说的可是真事。”

    “东皋不敢,”东皋君不亢不卑的说着,又从怀中取出一本玉帖,道:“行将十年,我等东土大宗举办的十年大比将要开始,东皋君和师弟奉师命前来送请帖。”

    无生老祖一件,随手接过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