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孩子他爸是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没有迟疑,把手机接通贴在耳边。

    “又一,给你一分钟立刻出现在我面前。”手机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语气里有几分轻微可察的不耐。

    又一?

    真是拗口的名字。

    岑乔回:“先生,他没办法这么快出现在你面前,但是你现在必须要赶紧出现在他面前才行。”

    似乎对她突如其来的声音有些惊讶,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怎么是你?”

    这话问得好像自己和他认识似的。

    “你家儿子——又一小朋友,刚刚在百花新会晕倒,我正好遇上就送他到医……”

    她的话,被男人打断,“哪个医院?”

    “城南路的人民医院。”她能理解对方的担心和急躁,忙回答。

    “嗯,在那等我。”

    五个字,语态理所当然。

    岑乔总觉得这声音很耳熟,还很好听。她想了想,“先生,我们是认识吗?”

    “见面再说。”对方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便把电话撂了,干脆果断。

    岑乔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好看的眉微微皱起。

    到底谁告诉他,自己要在这等着他了?她还有客户被撂在百花新会,得重新赶回去呢。

    可是,一想到那可怜的小家伙,岑乔又迈不动步子。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吧!

    她挂了电话,一会儿,就见一群穿着白袍的医疗队过来了。走在前面的一看便是权威,问护士:“听说小少爷被送来这儿了,在哪?”

    “刚进去一个孩子。没说是小少爷呀!”

    “进去看看。”对方边往里面走,边问:“人没事吧?”

    “小问题。这会已经醒过来了。但不确定是不是又一少爷。”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进抢救室。

    岑乔看着那些背影,有些感慨。看样子,她今天救了一位金贵的小少爷。

    一会儿,小家伙就被从里面推了出来,送进vip病房。他睡着了,闭着眼安静的躺在床上。小脸苍白,看着很可怜。

    “孩子没事了吧?”岑乔低声问进来的护士。

    “嗯,没事了。过会儿打完针会醒。”

    “那就好。”岑乔松口气。

    孩子已经平安,她也没有要留下的打算。等到看着护士给孩子扎上针她转身就准备出去,手,才搭上门把手,一股力道从外面一拽。

    一个措手不及,岑乔没来得及松手,人被拽得往外扑去。

    还以为必然要跌得很惨,甚至已经闭着眼睛等疼痛的降临,可是,腰间被一只温热的大手稳住。

    人撞进一堵结实的胸口。

    “喝了多少酒?”性感低沉的男音,在头顶响起。

    这声音……好耳熟!

    岑乔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男人。

    他似乎对她满身的酒味,感觉不太高兴,俊逸的眉峰微皱。

    岑乔盯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男人的视线,透过她,往里面扫了一眼。

    岑乔明白过来,“我说刚刚在电话里,怎么听那声音那么耳熟。”

    他眉心间的褶皱,稍微松开了些,目光意味深长的从她面上堪堪扫一眼,“记性不错。”

    这眼神,莫名的看得岑乔浑身有些发烫。

    她不自觉的想起那晚他们俩热情的片段,又想起第二次自己在天上人间被他调戏了一番的事,有些生气,“早知道他老爹是你,我早就走了。”

    “既然还没走,我们就进去聊。”他像是看不到她的脾气,依旧是那样温温淡淡的样子。说话间,大掌在她腰上轻拍了拍,“能站直吗?”

    岑乔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扑在他怀里,窘得脸泛红。赶紧直起身来,侧身,把他让了进去。

    他沉步进病房。

    身后跟着余飞。岑乔也记得他,就是上次在帝豪包厢里她还让他转交过钱。

    余飞冲她点点头,问好:“你好。”

    岑乔想起上次的事,仍旧觉得尴尬,也就只点了下,算是回应。

    里面的病房,男人一进去,护士和医生便都站得笔直,大概是在聊孩子的病情。

    岑乔站在外面这间,听不清楚。

    她的视线只落在男人身上。

    这人外形真是没得说,大概不止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万里挑一也毫不夸张。一旁的护士痴迷的看着他,都隐隐红了脸。

    这男人,可真是够祸水的呀!谁要给他当妻子女朋友的,还不每天都得防着往他身上扑的女人,得有多辛苦。

    妻子?

    岑乔想到这个,身形僵了下。

    他已经有儿子了,这么说,就应该也有妻子吧?

    那他们那晚……

    岑乔不愿当第三者。她出轨,破坏的是她和步亦臣坟墓一般的婚姻,并不可惜;但她若是第三者,破坏的会是别人的婚姻,死不足惜。

    想到这个,心里不免有些沉重。

    再抬头,就见里面的男人突然侧身冲她招了招手,让她进去。

    岑乔人走近了,才发觉自己居然像只听话的小狗似的,被他这么招一招就进来了。

    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自己在步亦臣面前的满身骄傲呢?

    “我要走了。”她率先开口。

    “去陪一群老爷们喝酒?”他眉心又皱了起来。

    “嗯。”岑乔点头,“我有客户被我晾在了百花新会,再不过去,这单子就黄了。”

    “什么客户?”他像是随口一问,弯身帮孩子盖好被子。

    说了你也不知道。

    岑乔想着,嘴上却自动自发的问什么答什么,“新城地皮快出来了,约了上面几个人套套口风,了解一下动向。”

    他没做声。

    倒是躺在床上的孩子,轻轻哼出一声,小嘴翕动了下,可怜兮兮的连声叫:“妈咪,疼……”

    那声音,岑乔听着都觉得不忍心。

    “你要不要把孩子妈叫过来?”

    商临钧看她一眼,眸色幽深,“你不是在吗?”

    “我顶什么用?再说,我也要走了。”岑乔觉得,她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还能代替孩子妈了?

    “以前他疼的时候,都是他奶奶给他摸摸打针的手,会好很多。你来吧,我不太会。”

    又是那理所当然的语气。

    甚至,他侧身让到一边去,把床边的位置给她腾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