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我还未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看他,站在原地有一会儿没动。

    孩子在床上不安的一声声叫着‘妈咪’,听得人心碎。

    岑乔见他当爹的一动不动,自己也没法子,只得弯身给孩子轻轻抚着手背。一边抬头看他,问:“是这样吗?”

    商临钧的视线落在她手上。

    她手指修长纤细,白净娇嫩。那晚,也就是这双手热情的抚过他身体的每一寸。

    这小女人,闹起来是让人头疼,把他身上咬出好多个牙印。但热情起来又真让人难以把持。若非后来她一直不清醒的痛哭,那晚他必然不会轻饶了她。

    “你在想什么?”岑乔没听到回答,只见他望着自己走神,又问一声。

    男人移开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孩子面上,“大概就是这样。只要他不喊疼就对了。”

    岑乔不知道他这会儿的心思,也跟着他的目光落在孩子脸上。

    他肉嘟嘟的小脸像只小馒头,特别可爱。似乎是疼,小眉头紧锁,让人瞧着不忍。

    岑乔心善,又耐心的给他轻轻抚着手背,不碰到针。“他这是怎么的?”岑乔问身后的男人,“护士说是小毛病,可哪有小毛病动不动就昏过去的?”

    “哮喘。别人哮喘是喘不过气,这小子一犯病就先晕。”

    “严重吗?”

    商临钧审视她两眼,摇头又点头,“照顾得好,不会有生命危险。”

    岑乔松口气,只不过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一小不点这么晕来晕去的也够折腾人。

    “对了。”岑乔想起什么,“你结婚了?”

    商临钧单手插在口袋里,从上而下的看着她,“怎么?”

    岑乔顿了顿,才道:“你既然已经结婚,孩子都这么大了,就不应该在外面乱来。”

    男人似笑非笑,自己这是被这小女人教训?

    “这话你不先和你自己说?都说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你倒是反了过来。”

    岑乔被他说得有些羞愧,脸上发烫。以她自己现在的处境确实没半点儿资格来教训人,但嘴上又不服软,“我和你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说来听听。”他像是颇有兴致的样子。

    “我……”岑乔到底是没说自己和步亦臣那些事,把话咽了回去,只低声道:“我不想当个破坏人婚姻的第三者。”

    她的话让男人听笑了。

    岑乔觉得很不爽,这笑容一副瞧不起自己似的。她轻恼,“你笑什么?”

    商临钧低下头去,凑近了看她,像是打量她,又像是故意逗她,“一个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晚上,你还想破坏谁的婚姻?”

    他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岑乔脑袋里空了一瞬, 她本就喝了酒,缺氧,这下更让她晕得厉害。

    她本能的猛然往后退去,膝窝顶到床边,人就要往身后的床上坐去。

    一想到床上还躺着个小家伙,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两手下意识的就去拽面前的男人。

    商临钧眼疾手快,伸臂将她一抱。

    她整个人被轻盈的搂进他怀里,两个人身体密密实实的贴上。

    岑乔还心有余悸,手拽着他的衬衫领口,扭头去看身后的小家伙。见他依然睡得安然,才松口气。

    回过头,没曾想和男人离得太近,脸颊碰到男人的下颔。

    她的唇,从他性感的喉结上堪堪擦过。

    他呼吸一重,往下看她,眸色深重。

    岑乔整个人都乱了,两个人身体贴得太紧,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太过明显的身体反应。

    那儿又烫又硬,像烙铁顶着她。

    她鼻尖冒出一层热汗,没办法强装淡定。

    上次她喝醉酒,才和他闹了一场,那时的她早已经失去了理智。

    可现在是清醒的。

    她也记得很清楚自己是个有夫之妇。两个人这样暧昧的姿势,太过危险。

    岑乔喘口气,推他肩膀,故作镇定,“没事了,我能站稳。”

    商临钧打量的看着她薄红的一张脸,倒是也没把她怎么样,而是适时松开了手,半点都没轻浮的样子,仿佛他心无旁骛,那身体反应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

    岑乔低低的说了声‘谢谢’。没再看他,只道:“我时间来不及,先走了。”

    “嗯。”他没再留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送岑乔到门口,又绅士的替她拉开病房的门。岑乔刚迈出一步,只听到他在身后补了一句:“我还未婚。”

    岑乔脚步一顿。

    未婚?却育有一子。看样子也是年少风流的产物。

    而后,岑乔又想,这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回头,她看了男人一眼,字字清晰的道:“我已经结婚了。”

    商临钧难得的黑了脸。

    岑乔却不管他,径自离开。

    ————

    病房的门一关上,原本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小男孩,睁开了眼。

    叹气。

    摇头。

    “老爹,我已经很给面子没睁开眼睛,但是你还是太逊了。”

    商临钧瞥了孩子一眼,大掌往他小脑袋上拍了一下,“继续给我躺着。”

    商又一听话的躺回去。

    大眼眨巴眨巴的盯着他老爸,“老爹,你喜欢她吗?”

    他爹不理会。

    小家伙嘴上闲不住,“可是,酒鬼阿姨一点都不省心。你要是讨她做老婆了,我会急死。操心一个不算,还得操心两个。”

    商临钧真是气乐了,“谁说我喜欢她了?”

    “奶奶说的。”商又一翘翘小嘴,“奶奶说,让我蹲那包厢门口,见着一漂亮阿姨,就肯定是你中意的那个。”

    商临钧面色严肃了些,“所以你跑她那儿装晕去了?”

    大概是上次在天上人间那一个吻,传到了老太太耳朵里。这会儿,只怕老太太早就等不及的把岑乔的资料全都摸了个透了。

    “我这不是装晕,是真晕。”小家伙认真的纠正他的话。

    商临钧看孩子小脸苍白的样子,到底不忍心训他,只问:“你奶奶这是操哪门子心?”

    “奶奶说了,我们俩再不给你操心,怕你一辈子都讨不着老婆,那我就一辈子都没妈咪。可是,老爹,酒鬼阿姨说她有老公了,怎么办?”

    商临钧脸又黑了点,最终只道:“凉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