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我们离婚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好岑乔不是那么容易被蛊惑的人,“那天我们俩之所以会……你知道,是误会一场。”

    “是吗?”商临钧望着她,目光深重了些,“我从来没有误会。”

    几个字,清晰有力。

    岑乔有些愕然的看着他,心底无端端涌出一个震惊的想法。

    这男人,该不会对自己……

    想一半,她便打住了。

    不可能。

    她是已婚身份。而他是商临钧。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商临钧却没再说什么,只把手机挪了回来。“妈,她脸皮薄,接吻的事您和我说说就行。”

    又是接、吻!

    岑乔回过神,屏蔽两耳,当做听不到。

    “行,那就和你说说——你把人带回来,没欺负人家吧?不过,你这都30岁了,稍稍欺负一下也没关系。人都带回去,还睡你床上了,你说你完全没欺负人家,这听起来就顶不正常,真那样我得让老陈带你去男科看看了。”

    “……”岑乔再次听得一愣一愣。等回过神来,看了男人一眼,决定主动开口解释:“夫人,您误会了。”

    “误会?什么误会?”老太太问。

    “我和商先生不是您以为的那样。其实,我们俩之间都是误会,我们顶多就算……普通朋友。”最后四个字,是岑乔想了想,斟酌又斟酌后才找到一个比较合适他们俩的词语。

    真说起来,他们俩其实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你们小年轻可真是……都接吻了,还只是普通朋友?”老太太在那边急了。

    汗。

    又绕到这个话题上来了。

    岑乔简直无地自容。

    商临钧把手机拿了过去,总算没有再开免提。他在手机里低低的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脸色,似乎比先前难看了些。

    “老爹,你不高兴哦?”商又一小人精,抱着自己的碗小心的问。

    商临钧看看他,又扫了眼他身边的女人,抿唇,没答。

    这个男人,平时看着挺温柔的样子,但是板着脸的时候,真让人心惊胆颤,难怪商又一小朋友也怕这样的他。

    只是,他这是在不开心什么?

    岑乔心里无端有些乱,也吃不下了,只道:“商先生,我吃饱了。”

    商又一最后喝了口粥,“我也吃饱了!”

    “去拿书包,让你傅伯伯送你上学。”商临钧只和孩子说话,看了也没看岑乔。

    “好的。”小家伙从椅子上滑下,踩着毛茸茸的拖鞋,咚咚咚的往楼上跑。

    餐厅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岑乔和商临钧两个。

    “谢谢你昨晚收留我,给你添麻烦了。”岑乔客气的和他开口。

    说罢,也不等男人说什么,便要起身离开。

    可是,还没走,手腕被一只大掌蓦地扣住。他掌心滚烫,又有力,让她无端心乱。条件反射的用力,要把手从他掌心抽出。

    奈何他力气很大,她手腕都被捏疼了,也没挣开。

    “老爹,我好了!”就在此刻,商又一背着书包从外面进来。

    手腕上,男人的手,这才松开。

    连看也没看岑乔一眼,他起身,牵着商又一往外走。

    小家伙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回头看着呆站在原地的岑乔,问:“小乔。我放学回来还能见到你吗?”

    岑乔一手搭在另一手手腕上,那儿还残留着男人掌心的热度。她扯了扯唇,“我也马上要走。”

    “那我们留个电话吧!”商又一恳求。

    可是,没等岑乔报出自己的号码,小家伙已经被某人一手拎着出了餐厅。

    商又一不高兴到了极点,身子不断扭着,“老爹,我还没要到小乔的号码!”

    “嗯。”

    “你真讨厌!以后我还怎么找小乔玩?”

    “玩什么?好好念你的书。”

    “老爹,你是不是吃我和小乔的醋了?你放心,我虽然喜欢小乔,但我也一样喜欢你啊。奶奶说的,男人心胸要宽广些!”

    “……你想多了。”

    岑乔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双背影,跟着他们默默走出来。

    “岑小姐,这是你的包。”莫婶即刻将包送了过来。

    岑乔微笑道谢。

    现在已经9点多,按常理来说,她的手机早就该被黎清打爆了才是。可是,直到现在都没听到任何动静,挺奇怪。

    她从包里翻了手机出来,摁了两下,嘟囔:“咦,怎么黑屏了?难道没电了?”

    她将手机开机,电量却很充足。

    正要给黎清打电话,可是,电话还没有拨出去,一个电话率先冲了进来。

    屏幕上,闪烁着‘步亦臣’三个字。

    岑乔神色冷了冷,环顾一圈大厅,见没人在,才把电话接起。

    “步亦臣,我们离婚吧!”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她直截了当的先开了口。

    她也不想在电话里谈这样的事,但是,一想到游婧璃的存在,便觉如鲠在喉,实在忍无可忍,一秒钟都不想再耽搁和他摊牌。

    商临钧刚送商又一上车,从正门进来,正要上楼,听到这话,脚步顿了顿,回头看她。

    她身形纤瘦,背脊绷得笔直站在那。有些倔强、却又隐隐发颤。只是从背影看,都能窥见一丝隐忍的情绪。

    他微沉吟,没有再停顿,沉步上楼。

    步亦臣像是没有想到岑乔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在那边愣神片刻,而后,咬牙切齿,“你昨晚和哪个男人在一起?怎么,外面的男人让你舒坦了,就等不及要和我离婚?”

    “就算是吧。”岑乔语气尽量的淡漠,“你选个时间,我们把字签了。”

    “想签字离婚?”步亦臣暴躁起来,“岑乔,你别忘了当初你求着进我们步家的门时,和我爸签的协议!离婚可以,三个亿的赔偿金,你先拿出来再说。”

    步亦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游婧璃受了委屈来找他诉苦,他怒气冲冲的回去找岑乔兴师问罪。

    可是,一回去,面对的竟是空荡荡的别墅。

    她不在家!

    一想到她可能和哪个男人在外面乱来,他就变得不淡定。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给她,可是这该死的女人,竟然直接把手机关了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