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恻隐之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又一天真的感慨,说着,已经将电话拨了过去。

    手机嘟嘟声响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人接听。

    “喂,你好,哪位?”

    “小乔,是我!”商又一高兴起来。

    那边,岑乔正站在黑夜里,看着不远处的大海发闷,听到孩子稚嫩欢愉的声音,一瞬间,苦闷的心情好像散了好多。

    “你怎么会有我电话?”

    “嘿嘿!我奶奶给的,奶奶特厉害,你什么资料她都有。”

    囧。

    调查了也好。

    至少知道她已婚,不会再误会自己和她儿子的事。

    “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你现在在哪呀?吃好饭饭了吗?”商又一问,声音奶声奶气。

    岑乔把手机从自己耳边拉离得远些,让手机靠海,而后才又拉回来,“听到海浪的声音了吗?我在海边。”

    小家伙一下子就兴奋了,“你来我家吗?”

    商临钧一直像是认真的翻着书的样子,可是,听到孩子这话,抬头,将手机抽走。

    在商又一皱眉的时候,他将手机开了免提,搁在了桌上。

    而后,手机里传来女人好听的声音,“我不去你家,但是也在半山区。本来想去海边吹吹风,结果车坏在半路。现在呐,正在路边等我朋友回来路过这儿载我一程。”

    商临钧皱眉。

    商又一也皱着小眉头,“小乔,你来我家吧,我和爸爸现在去接你!老师说了,外面很多坏人,女孩子不能晚上一个人在外面。”

    岑乔笑了。

    会心的笑。

    被人关心的感觉,原来这么好。即便对方只是个孩子。

    “放心吧,小乔不怕。再说,我也不能去你家。”

    “为什么呀?你都来过我家了。”

    “不为什么。不能去就是不能去。”岑乔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什么叫身份不合适。

    小家伙翘翘小嘴,哀怨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小乔,你是因为我老爹,才不来的吧。你那么不喜欢我老爹吗?”

    这个理由,孩子理解起来会容易一点吧?所以,岑乔便道:“算是吧。”

    小家伙叹口气,“老爹,看来小乔真的很不喜欢你哦。”

    那边,岑乔一愣。

    “你爸也在?”

    “挂了。”这一次,回应她的,只有两个字。

    男人语态冷淡。

    没等岑乔回过神来,电话便被‘啪’一下挂断了。紧接着,手机里传来的便是‘嘟嘟嘟——’机械的声音。

    呃。

    这下子,约他吃饭的事,更加没戏了!岑乔有些郁闷。

    ————

    “老爹,你别生气,是小乔不懂事。”商临钧往外走,一条大腿被小家伙抱住了。

    “回你椅子上写作业。”

    “你去接小乔吧!好不好?小乔一个人,外面很不安全的!”小家伙求情。

    “不接。”

    “老爹……”

    “没得商量。”他的语气很果断。

    商又一沮丧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某人根本懒得搭理他,推开书房的门笔直进去了。

    没等商又一从地上爬起来追上去,书房的门已经被关上。

    !!

    好无情的老爹!难怪小乔不喜欢他!

    书房里。

    商临钧站在窗口,眺望着远方。

    拿了手机,拨了串号码出去。

    “老傅,开车上来一趟。路上,遇到上次在我这儿见过的岑小姐,问问她要去哪,送她过去。”商临钧想了想,有些无奈的道:“不用说是我的意思。”

    ————

    商临钧在书房看文件。

    偶尔,抬头看看腕表。

    离那个电话,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又看了眼手机。

    突然,手机震动起来。

    他接了。

    “先生,岑小姐已经安全到家了。”

    “嗯。辛苦了。”

    “分内的事。不过,岑小姐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如果没看错的话,她好像挨谁的巴掌了。脸上很清晰的五指印。”

    商临钧沉默良久,才道:“我知道了,早点睡。”

    这笨女人,平时看起来很倔强,但其实只是个不会照顾自己,还老让人欺负的小笨蛋。

    那一晚。

    岑乔把行李都收拾好,搬到公司,开始在网上找房子住。

    翌日。

    黎清到她办公室看到她脸上的伤,叹气,却也不多问。

    只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总监,你的快递。”

    很小的一个包裹。

    岑乔把它拆开,里面,一支药膏掉出来。

    黎清捡起递给她,岑乔仔细一看,愣了愣。这药膏是活血化瘀的,她脸上此刻正用得上。

    可是,这是谁送来的?

    昨天现场就那几个人,可是,那几个人都不可能。任明萱、游婧璃和步欢颜都巴不得她伤更重,至于董事长……

    他不至于要用这样的方式。

    “有寄件人吗?”岑乔问。

    “没有。连个电话都没有。只知道是同城快递。”黎清回。想了想,又道:“总监,会不会是步总送的?”

    想到那个男人,岑乔眉心皱起。

    但是,他更不可能吧!

    脑海里,突然没来由得窜出个身影来。那想法跃出来,连她自己都惊了惊。

    乱想什么?

    居然觉得这可能是商临钧送的?

    他大忙人一个,哪有心思做这种无聊的事?即便有心思,这心思也不是在她身上。

    “故弄玄虚。”岑乔低语一声,把药扔进了抽屉,不再多想。

    下午,开完会,在会议室和步亦臣擦肩而过。岑乔只当没看见他,可是,在交错的时候,被他突然扣住手腕。

    “松手。”岑乔把声音压低,抬头看一眼陆续往外走的同事们。

    步亦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她拉住,只是,看到她脸上的伤时,心里竟是无端动了恻隐之心。

    她肌肤雪白。

    那巴掌印烙在脸上,看起来叫人心疼。母亲打的那巴掌,不比他上次盛怒中那巴掌轻。

    “涂药了吗?”他有些不自在的问,几个字,说得也硬邦邦的。

    岑乔抬目看他。

    那药,竟然真的是步亦臣给的。

    她先前把这药无端端的和商临钧扯上关系,也真的有些好笑。

    岑乔把手从他掌心挣开,不愿领他的情,“我自己会买药。”

    几个字,冷冰冰的,让步亦臣的关心变得特别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