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既是误会,为何要招惹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次卢东兴说这话时,她原本以为只是游婧璃在吹牛。现在看来,她不仅仅是认识,还比自己和商临钧要熟悉得多。

    这么说来,日安医疗的项目,她的团队前期做的工作,当真要打水漂了。

    岑乔突然有些疲倦。

    有些挫败。

    可更多不甘心。

    她争强好胜,更不愿输在游婧璃手上。

    和peter夫人说了一声,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路上,给黎清打电话,“形势不太乐观,刚刚看到游婧璃和商临钧在一起。”

    黎清挺惊讶,“他们也真认识?”

    “还不止认识那么简单。”岑乔想了想,“让组里的人开会,我们在方案上再优化一下,做最后的争取。再过半个小时我就到公司。”

    “好。”

    挂了电话,岑乔打开水龙头洗手。抽纸巾擦手的时候,忽然伸出另一手来,和她同抽一张纸。

    身后,一抹属于男人高大的身影贴近,伴随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灼热感。

    岑乔一愣,呼吸有些乱。

    她觉得自己很奇怪。

    明明和这个男人也就见过几次,说不上熟,可偏偏,仅仅只是闻到他的气息,她也能判别得出来对方是谁。

    对步亦臣,她也做不到这样吧。

    岑乔舔了舔唇,把手慢慢的从纸上收回。

    想要避开他,出去。

    可是,另一侧,男人的手撑在了前方的琉璃台上,让她连动一步都没办法。

    她抬头,看向镜子。

    光洁的镜面,映照出身后的商临钧。

    他也正看着她。

    两个人,目光对上,他神色深沉,目光灼灼。

    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运动服,和他一身黑,形成鲜明对比。

    下面是一条运动型裙裤,她修长匀称的双腿展露无遗。

    长长的头发束成马尾,绑在脑后。

    雪白优雅的后颈露出来,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能隐隐看到运动衫里细腻光滑的背脊。

    商临钧眸色越发深邃了些。

    岑乔咬唇,对于这样的靠近,身子都变得僵硬。尤其,男人的目光,更让她觉得浑身发烫,不自在。

    “商总,麻烦你后退一步,我要出去。”她提出要求。

    商临钧沉沉的看她一眼,一手抽了纸巾,一边开口道:“转过身来。”

    “我转身你就让我走吗?”

    “你不转身,永远都走不了。”

    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可是,又掩不住那份霸道。

    岑乔有些懊恼,也摸不清他的意图,想了想,还是听话的转过身来。

    男人往后退了一步,和她保持了一点距离。

    岑乔长松口气,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呼吸的空间。

    旋即,湿漉漉的手被他执起。

    她惊了下,要把手抽回。

    “别动。”

    “我手是湿的。”

    “看出来了。”商临钧拿纸给她擦手。

    这动作,让岑乔意外,震惊。

    呼吸都屏住了,只傻愣愣的看着他。

    他动作温柔,很细心。擦拭着她的手指,连指缝都没有放过。

    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她连动都没动。

    等到回神,才想要把手往回收,却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指尖。

    岑乔指尖被他掌心的热度烫得隐隐发颤,她瞅着他,“你……干什么?刚刚在外面不是还装不认识我吗?”

    现在这样算什么?

    商临钧微微抬目,“难道你更希望在你老公面前,让我表现我们不但认识,还很熟?”

    最后三个字,他加重语调,意有所指。

    岑乔想起第一个晚上,脸红,嘟囔:“我们哪儿熟了?”

    上次电话里,他的态度,明显是连朋友都算不上的态度。

    “哪儿熟你自己最清楚。”他说话的时候,灼灼的目光落在她唇上。而后,再往下,胸前,小腹……

    “你打住!”岑乔招架不住,手悬空落在他眼睛面前,挡住他的视线,但也不碰到他,只道:“商总,那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你能不能不要老把这事挂在嘴边?我说了,只是误会一场。”

    “误会?”男人把悬在眼前的手一把握住。岑乔惊得往后退一步,手撑在后方的琉璃台上,只听到他低问:“既然只当这一切是误会,为什么还要一再来招惹我?”

    “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岑乔觉得这人说话特有意思。

    商临钧俯身望着她,眸光又深又重,“第一次,醉后发疯要买我,算不算招惹?”

    “……”岑乔撩人的小嘴张了张,低语:“那……你也没否认说你不是……牛郎。”

    话虽然这么说,在他的眼神下,答得却毫无底气。

    “第二次,在天上人间,是不是你主动找的我?”

    “……我是找你了,但理由你也知道。”

    “第三次,送商又一去医院的,是不是你?”

    岑乔拧眉,“商总,我那是做好事,怎么你说得好像是我处心积虑?”

    “第四次,跑来我包厢递纸条的,是你吗?”男人根本不听她解释的话。或者说,是根本有意忽视她的话。

    岑乔咬唇,不答。

    他长腿往前迈一步,更逼近她,灼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脸颊上,“最近一次,用你妹妹来接近我的,想约我吃饭的,又是不是你?”

    他声音本就好听。

    现在刻意压低,更是性感得让人腿软。

    这样的距离,太暧昧。

    岑乔脑子里被那热度搅得有些浑噩起来。

    她答不上话,只本能的双手抵住他宽阔的肩膀,“你……别靠这么近!”

    她两条腿被他逼得快要无处安放,和他的腿密密实实的贴在一起。

    隔着单薄的布料,能感觉得出来,运动裤底下,男人的双腿结实有力。

    迸射的男性荷尔蒙,让她心慌意乱。

    她咬了咬唇,“你要再这样,我……我就叫人了。我老公就在外面。”

    ‘老公’这两个字,让身前的男人皱眉。

    最最糟糕的是……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步亦臣的声音当真从外面传来,“你怎么会来这儿?我和岑乔来见客户,你跑这儿来,简直是胡闹。”

    这话应该是和游婧璃说的。

    紧接着便传来游婧璃的声音,“我不是为了你来的,我是来找商临钧,没想到你和岑乔竟然也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