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酷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望着这一幕幕大胆的画面,岑乔只觉得脑子里‘嗡’声作响。

    心痛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羞涩和窘迫。

    她听得面红耳赤,神思恍惚。

    这种真人秀未免也太色情了,太让人尴尬了。

    尤其,自己身后此刻还站着一个大男人,商临钧。

    岑乔不敢再看,慌乱的转过身,可是,这一转身更糟糕。

    她正正对上商临钧。

    两个人,眼神对上,她心跳更乱,不知如何自处。

    只一秒的对视,便窘迫又心虚的移开视线去。

    但明显的感觉到他也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狭小的空间里,他的气息越来越粗重,越来越热烫。

    岑乔低着头,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灼热似火的眼神正凝在自己身上。

    “那个……商总……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她觉得口干舌燥,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嘘!”话才说完,男人的手,盖在她唇上。

    他掌心温暖,让岑乔更觉得浑身发烫。

    还没来得及将他的手从唇上拿下,便听到外面凌乱的脚步声朝他们的方向逼近。

    步亦臣和游婧璃两个人依然在忘情的缠绵,不曾松开彼此。

    她瞠目,盯着商临钧,心都悬到了喉咙口。

    什么情况?

    “这种事情做到兴起,换换地方也是情之所至。”他竟真的覆在她耳边,低声和她解释。

    岑乔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恨不能赶紧找个地洞让自己钻进去。

    这种事,他怎么能做到解释起来如此淡定,面不改色的?

    僵硬的扯了扯唇,“商总,您知道得可真多。”

    商临钧淡淡一笑,兴味的看着她,“刚好比你知道得多一点。”

    眼见着,外面的两个人要闯进他们所在的隔间,岑乔连呼吸都屏住了,动手落锁。

    可是,偏偏像是和他们作对似的,锁竟然坏了,怎么都锁不上。

    “怎么办?”她用唇语问他。

    这场景,她绝对不想和他们撞个正着。

    太难堪。

    更不想无端端的把商临钧扯进她和步亦臣荒唐的婚姻里。

    商临钧不由分说箍住她的腰,当机立断的将她往门后带。

    才站定,门就被两个人重重的撞开。

    岑乔被困在了门后狭小的空间里。

    而商临钧双手分别撑在她身侧,弓着背,将她护在胸前,不至于让硬邦邦的门打到她。

    门板带着外面两个人的重量,重重的撞在他背上。

    岑乔心一紧,想问他疼不疼,可是,此刻实在无法说话。

    步亦臣和游婧璃早已经热情难耐,根本没有发现隔间里有其他人在。连门都来不及关上,步亦臣已经将游婧璃反过来压在门板上。

    一手掐住她的腰,一手抬高她,身体迫不及待的压上去。

    身体和身体撞击的声音,在不大的空间里回荡,越发清晰入耳。

    “喜欢我从后面,还是从前面?”步亦臣嗓音沙哑。

    女人声音娇媚,害羞又大胆,“……都喜欢。”

    这些大胆的**话,是最强效的催情剂。

    岑乔死死咬着唇,不敢呼吸。

    整个人都快要崩溃。

    她现在后悔了。

    后悔自己在球场好端端的看球不好,为什么要跑来洗手间,来忍受这种酷刑?

    步亦臣似乎很满意游婧璃的回答,撞击得更用力。

    门板因为这样强烈激情的冲击,不断往里压。

    商临钧极力支撑,可是,他们的空间还是被外面两人挤压得所剩无几。

    他的身体,严丝合缝的贴上了岑乔的。

    随着外面的撞击,强壮的他也一下一下被迫撞着她,厮磨她。

    岑乔浑身烫得像火烧似的。

    娇软的身子,本能的往后缩,恨不能缩成一团。

    可是,身后再无她能退缩的空间。

    她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结实有力的肌肉,以及那种属于男人强悍的力量,即便此刻什么都没做,都好像要将她融化成水一样。

    谁说这个男人性冷淡,那方面不行的?

    根本都是胡扯!

    即使隔着层层布料,她也清楚的感觉到,这男人剧烈的反应以及那粗壮得有些吓人的尺寸。

    她被顶得害怕,甚至,一种从未感受过的陌生情潮不受控制的在身体里翻涌,让她觉得羞耻至极。

    鼻尖上,手心里,浮出一层层细密的汗。望着他的眸子里,蓄着层层水光。

    商临钧望着这样的她,眸色陡深。

    下一瞬,薄唇热切的吻住了她的。

    岑乔呼吸一窒。

    睫毛颤抖得厉害。

    垂在身侧的双手,绷紧。

    胸口里,那颗心脏,仿佛随时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推开他!

    必须要马上推开他!

    她不断的提醒自己,双手抬起,摁在他胸前。

    可是,男人的吻,像是有魔力一般,早已经将她浑身的力气都抽空。

    她试了几次,全身越渐虚软,化成了一滩水。

    那推挤的动作,没有任何说服力,反倒更像欲拒还迎的**。

    男人的吻,越来越狂热,越来越勇猛。舌尖在她唇齿间肆无忌惮的侵占。

    火热的大掌从她后颈,一路往下,抚上她柔软的背脊,箍住她纤细的腰肢……

    天!

    这一切,都在失控,脱轨。

    “亦臣……你……你也有和岑乔这样吗?”外面,再次响起游婧璃破碎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哪样?是这样,还是这样?”步亦臣邪恶的逗弄她。

    游婧璃娇嗔,“你怎么那么坏,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说,你到底有没有!”

    门下方,商临钧突然也停下了吻,可是,唇却还始终停在她唇上,额头贴着她的。

    他额上,也有一层细汗。

    岑乔得以片刻的喘息,想要自己冷静些,唇动了动,想躲开他的,却被他突然张口含住了下唇。

    她惊了下,心惊肉跳的掀开眼皮,触到他警告的眼神,她便连动都不敢再动。

    这男人,虽然看起来脾气很好,比步亦臣那种人要沉稳、绅士得多,可是,骨子里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主。

    她生怕自己再多动一下,就会变成他砧板上的肉,任他欺凌。

    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别说是推拒,就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只要动作大那么一点,外面的两个人势必会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