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无法忽视的空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自己挨了巴掌的事?

    岑乔不敢想这男人到底是太过神通广大,还是太过关心自己的事。

    内心里,几番波动,而后,终究又恢复宁静。

    到底也没有回头。

    像是没听到似的,强装镇定的走出母婴室。

    她一走,商临钧的手机响起。

    是余飞来的电话。

    “先生,唐总一直在找您。”

    “嗯,这就过来。”商临钧收了线,看着那抹倩影消失,才收回视线,苦笑。

    看样子,自己也一样没法再去打球。被**折磨的感觉,还真有些糟糕。

    岑乔坐在车上,人还有些恍惚。

    好久,唇上仿佛还残留着男人的气息。连臀上,似乎他的力道还在。

    这一切,都是她陌生的,也给她带来了让她陌生的颤栗,甚至是……空虚。

    空虚?

    她羞耻的咬唇。

    不愿意承认。

    却又不得不面对。

    大家都是成年人,在那样直观凶猛的情、色刺激下,若说身体毫无感觉,一定是骗人的。

    而且,商临钧那个男人,那么优秀。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重重的吁口气。

    不能乱想!就算再优秀,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她现在和步亦臣之间,已经像团麻绳,剪不断理还乱。又哪能再招惹其他男人?

    她清醒了些,开动车子,往公司里去。

    步亦臣的电话打过来,她想了想,接通。还没等他先开口,她便抢了先,“我昨天收到的快递,是你寄给我的吗?”

    被问得一头雾水,步亦臣答:“什么快递?”

    果然,真不是他。

    “没事了,我挂了。”岑乔一句话都不想再和他多说,干脆的摁了挂断键。

    步亦臣显然还没说完,她一挂,他便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过来。

    岑乔直接挂断,关机。

    总算安宁。

    她开着车,认真思考自己对步亦臣如今是什么心思。

    亲眼感受他和游婧璃那种事,她不是真的已经麻木到毫无感觉。

    还是会疼。

    会不甘心。

    她的人生,从未这样失败过。

    这一次,却败得很彻底。

    只是,越是如此,越坚定她要和这个男人离婚的决心。

    只是,步亦臣若不签字,那三个亿,她怎么也弄不出来。

    车,一路开到公司。

    她笔直上楼,进自己的办公室。

    黎清跟上来,“总监,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会。”

    岑乔点头,“嗯,我换身衣服就来。”

    黎清看她,笑道:“今天总监看起来格外好看,水嫩嫩的。”

    “是吗?”

    “不过,要是把唇妆重新化一下会更好看。花了。”黎清比了比自己的唇,心照不宣一笑。说完,出了办公室。

    岑乔站到镜子前一看,窘了窘。

    直到现在,她脸上似乎还浮着一层淡淡的粉。

    唇上确实花了,而且还红肿,看起来格外暧昧。

    一看就是被人吻过的样子。

    刚刚她走得太急,连镜子都没来得及照一照。

    岑乔把身上的运动服换成衬衫,取了唇膏来补好妆,确认看不出任何痕迹了,才走出休息室。

    取文件的时候,想起什么,将办公桌的抽屉打开。

    一支药膏,静躺在那,还是新的。

    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药膏重新塞进了抽屉。

    有些东西,不属于自己,就不要擅自开启的好。

    ——

    在知道了游婧璃和商临钧的关系后,岑乔的整个团队,彻底放弃了在商临钧身上找突破口。

    尤其,今天经历了这件事后,岑乔更不愿意再去找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只将方案做了最后一次优化,而后便是静待结果。

    接下来的几天,岑乔这边,谁都不好过。

    日安药业的项目,还是被游婧璃拿了过去。

    她那边,春风得意。

    岑乔这边,则是另一番景象。

    整个工作区,都一片丧气。

    “真是衰!耗了三个多月就给人白白做了嫁衣!”有人抱怨。

    “副总监那边的人这会儿还在开庆功宴,分明就是做给我们看的。她倒是好,一进公司就接这么一大单子,现在连腰杆子都挺直了。”

    “以后是不是咱们的项目都得被他们挖去?后宫里这么个内斗法,两位妃子倒是没什么损伤,苦的是咱们当差的!这笔奖金可够我还好几个月的房贷了!这下子全泡汤!”

    岑乔端着茶杯进来,将他们抱怨的话,尽收耳底。

    黎清跟在她身后进来。

    事实上,她也很诧异这单子怎么说丢就丢了。

    当初看商总对总监的态度,那绝非一般。她以为这单子他们是拿定了的。

    大家见到岑乔,皆噤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重新坐回隔间。

    气氛,有些压抑。

    岑乔心里也不好受,她比任何人都不想输在游婧璃手里,但此刻安抚军心最重要。

    她在黎清的隔间前站定,环顾一圈,淡声开口:“大家不用灰心,你们为了这个项目做的所有工作,我都会直接上报给董事长。副总监那边有的待遇,你们一点不少。如果公司不出这边钱,我个人也会出。”

    这话,果断有力,也认可了大家的工作成果。

    所有人忙活奔波,归根究底都是为了生活。现在听到她这话,大家终于安了点心。

    “谢谢总监。”

    “有总监这话我就放心了!总监,以后不管出什么事,咱们可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

    “总监,晚上一起吃饭吧!隔壁开庆功宴,咱们也开庆功宴!这单子的功劳可是我们的,咱们不能亏待了自己!”

    岑乔笑笑,豪爽的应了,“好,晚上我请客喝酒!你们挑地方。”

    “好嘞!那咱们晚上见!”

    见大家情绪稍微放松了些,岑乔这才回办公室。

    将自己抛进大班椅内,只觉得无比的疲倦和挫败。

    大家的失败,有她安抚,可是,她的失败,却连个诉说的出口都没有。

    胸口堵着,那儿像是沉沉的压着一块巨石,让她所有情绪无从宣泄。

    费尽心思,她到底还是输给了游婧璃……

    岑乔长叹口气,闭上眼。

    搁在桌上的手机,一直都在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