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你配不上我的尊重和温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搁在桌上的手机,一直都在震动。

    睁开眼看过去,屏幕上,闪烁着‘步亦臣’三个字。

    她不想听,挂断。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又响了起来。

    她知道,她若再不听,那个人便会直接闯入她的办公室。

    她伸手,将电话放在耳边。

    “步总,这样急的追电话过来,是想看我笑话,还是想了什么新鲜词儿来奚落我?”

    没等步亦臣开口,岑乔已经先说话。

    她始终是那样倨傲的、不肯服软的语气,“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这个项目,游小姐接过去,做好了才是关键,若是做不到,连同你和步欢颜都会变成笑话。还有……如果你愿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手上所有的项目都愿意拱手让给游小姐,连同我现在的职位。”

    她的话,让步亦臣所有要关心的话都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冷声,“岑乔,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你吗?”

    岑乔一怔,而后,冷嗤一声,“我不关心。”

    “你就是这样,永远带刺,骄傲得好像全天下只有你一个人的尊严最宝贵。若是你能学会婧璃身上一丁半点的温柔、服软,不每一次都和我这样针锋相对,我们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岑乔握紧手里的听筒,‘呵’的轻笑一声,“我没那么傻。一个反反复复在糟蹋我的婚姻,一个只会践踏我羞辱我的男人,凭什么得到我的尊重和温柔?步亦臣,你不配!”

    没等步亦臣再说什么,岑乔已经把电话挂了。

    在这段婚姻里,她不是没有抱过期待和憧憬。是这个口口声声让她学着温柔的男人,亲自踩碎了她所有的期待。

    女人是水做的,没有哪个女人真正想当独当一面,肩膀扎实的女强人。

    她也同样渴望有一双臂膀,可以在她承受不住的时候,借她靠一靠,拉她一把。

    可是,步亦臣永远不是那个会拉她的人,相反,是推她一把的那个人。

    所以,心死了。

    也给自己浑身带上了刺。

    至少,在他刺疼自己的时候,她也可以刺痛他。

    ——

    让手底下的那些人挑地方,结果他们直接挑了个闹腾的酒吧。

    岑乔已经答应了要去,没办法临时反口,只得前往。

    这种场合,免不了要喝酒,所以没开车。

    部门的人,多半是年轻人,在舞池里玩得酣畅。

    岑乔拒绝了他们共舞的邀请,只坐在卡座喝酒。

    看着他们激情澎湃的样子,不免有些羡慕。

    自己和他们其实也就一般大,可是,早已经没有了他们身上的热情。

    自从多年前母亲抛下她和父亲,不知所踪之后,她一夜之间长大。人情冷暖,早已经看透。

    手机,短促的震动了下,她回神,拿出来一看,是一条信息。

    ——小乔,你在哪呀?

    陌生的号码。可是,这一个‘小乔’,岑乔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是谁。只有那小东西是这么叫自己。

    她把地址发过去。

    “没想到丢了项目,总监还有心情带手底下的人来这喝酒。”就在此刻,身边,游婧璃手里端着杯酒坐下,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还真是冤家路窄。

    没想到他们的人也在酒吧。

    游婧璃亲自给岑乔的酒杯倒上酒,“岑总监,这次还得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拱手相让,这个项目我们也拿不下来。这杯酒,我敬你了。以后我还要多仰仗你。”

    岑乔没喝,把手机收起。

    游婧璃也不在意,仰头喝了。

    起身,微笑,笑容无比动人,“以后岑总监可要当心了。你现在拥有的东西,未来,我可是会一点一点慢慢夺回来。”

    岑乔笑了,终于开口:“游小姐大可不必这么费心。如果你能让步亦臣答应和我签字离婚,我现在拥有的所有东西,都免费送你。”

    游婧璃脸色难看。

    一来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岑乔却半点不在乎的样子;二来,什么叫让步亦臣答应签字离婚?他们一直没离婚,不都是她岑乔不签字吗?

    岑乔却是没有义务再和她解释,只起身,招来服务生拿了酒水单过来买单,而后独身离开。

    岑乔喝了不少酒,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

    夜色无比苍凉。

    她穿着衬衫、短裙,只觉得冷得厉害。

    恍惚的,将自己抱紧,看着街上手牵手走过的一对对情侣,心底无端苦涩。

    她觉得自己还挺可怜的。

    已经26岁,已婚,却是至今也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反而每天正在经受的都是婚姻的煎熬。

    “小乔!小乔!我看见小乔了!”夜色里,一辆豪车缓缓从街上穿梭而过。

    后座上,商又一拍着车椅子,“傅伯伯,你快停车!”

    老傅把车停下。

    商又一立刻推开车门,从车上滑下。老傅惊道:“小少爷,您当心!慢点跑!”

    商又一听不到,直往岑乔的方向跑去。

    岑乔浑浑噩噩的,两条腿被忽然两只小手抱住。她惊了下,一低头,就看到一张激动不已的小脸。

    “小乔,好久不见!”

    下一秒,他白白嫩嫩的小脸,揪得像个包子似的,“你是不是又不听话,又喝酒了?”

    岑乔看着小家伙那张稚嫩的小脸,听着他像个小大人似的质问声,酒意稍微醒了些,郁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她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笑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告诉我地址,我就让老傅带我过来了。小乔,今晚我要和你回家!”

    岑乔有些茫然,“你要和我回家?”

    老傅停好车也过来了,走过来和岑乔打招呼:“岑小姐。”

    岑乔点头回应,“上次麻烦你送我,还没好好谢你。”

    “举手之劳。岑小姐要谢还得谢我们先生。”老傅道。

    “?”岑乔似是没明白。老傅送自己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

    老傅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要露陷,忙改口道:“我是先生的员工。那天我擅自离岗送岑小姐,先生也没说什么。所以,要感谢先生。”

    老傅才说完,手机便响起,“岑小姐,我接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