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穿他的睡衣,睡他的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上次离开静园时,岑乔就以为自己以后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

    如今站在静园里,听着海浪声,吹着海风,还觉得迷迷瞪瞪的。

    自己也是太心软,没办法丢下孩子不管,才会跟着孩子又来了这里。

    但好在,商临钧也真的不在家。

    要是在这遇到他,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了。

    那样的话,先前被他无端扣上的‘招惹’的罪名,她当真会是怎么也洗不脱。

    “岑小姐。”正胡思乱想间,还没下班的莫婶,手里捧着衣服过来,“今晚你就穿这个吧。”

    “谢谢。”岑乔接过衣服。

    拿起来一看,傻眼。

    睡袍倒是睡袍,可是,一看就是商临钧的。

    穿陌生男人的睡衣,睡在他家,光想想也觉得无比荒唐。

    岑乔脸上的为难,莫婶都收入眼底。笑道:“我也想给岑小姐找套女孩子能穿的睡衣,但这个家真不太有女孩子来。以前田小姐偶尔会来,但是也没在这留宿过。而且,田小姐好多年都没来过了。”

    田小姐?

    岑乔本不关心商临钧的事,可无端端的竟然将这个姓氏记在了心底。

    看来,这个男人,也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清心寡欲,不沾女人。

    现在,不就冒出个田小姐来了吗?

    也是。传说中,又有几句是真的?性冷淡,性障碍,那些都是无稽之谈。

    岑乔现在也很怀疑‘商又一是代~孕来的孩子’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说不准,这位田小姐就是又一小朋友的生母。

    “岑小姐,楼上右边是客房,我刚刚已经收拾出来了。”莫婶道。

    “好。谢谢,这么晚麻烦了。”

    “不麻烦。您要没事,我就先下班了。”

    岑乔点头,“你赶紧下班吧,辛苦了。”

    “那小少爷今晚就交给你了。”

    “好。”

    莫婶和老傅都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岑乔和商又一两个人。

    商又一像是被放了风似的,光着小脚丫子从楼上跑到楼下,又从楼下窜到楼上。

    手里拿着把玩具手枪,扫来扫去,小嘴巴里念着‘突突’,一会儿从沙发上滚下来,一会儿又跳到茶几上。

    没多久功夫,就玩得满头是汗。

    岑乔看得头晕眼花,可又觉得这样热闹的生活才鲜活真实。

    往日里,她一个人守在那空荡荡的别墅,寂静得可怕。

    “小祖宗,你别玩了。洗澡去!”岑乔瞅着机会,把小家伙一把逮住。将他从地上一抱而起。

    商又一顽皮归顽皮,可是,也很听岑乔的话。

    被她抱着,他就不闹腾了。岑乔将他手里的玩具手枪拿过,“没收了。”

    他也不反抗。

    乖巧的让她抱在怀里,享受着她的拥抱。

    岑乔肩膀被小脑袋枕着,一颗心都要化了。把他放进浴室,问他,“小少爷,还需要小乔为你洗澡吗?”

    “不用,平时我都是自己洗澡。”商又一立刻清脆的拒绝。

    岑乔也没有替孩子洗澡的经验,只帮他把水放好,“洗好了叫我,我就在外面等着。”

    “嗯。”小家伙点头。

    “不要玩水。也不要把头埋在水里。”岑乔还是不放心,又再三叮嘱,“就随便洗洗就好,知道吗?”

    “小乔,你好啰嗦哦!”小家伙像是终于受不住,嫌弃。

    岑乔也觉得自己好像很啰嗦。她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一个人。大概是因为他是个孩子。

    而且,还是商临钧的孩子。

    就是呛了口水,她也没法和商临钧交代。

    岑乔不放心,但还是出去了。也不敢走远,就贴着门板在门外站着,随时听着里面的动静。

    商又一光着小身板,坐在浴缸里,望着关上的门傻笑。

    小乔对他好好哦!

    除了奶奶,还没有哪个女人,像她这样对自己。好吧,就算有,那些人也都是冲着老爹来的,不是真心对自己。

    可是,小乔和他们不一样。小乔不喜欢老爹!

    商又一觉得自己应该认真的和奶奶还有老爹好好谈谈。如果小乔不给自己当妈咪,那就让她给自己当未来老婆。

    商又一洗好了澡,从浴缸里站起来的时候,门板就被推开了。

    他眼睛睁大,又一屁股坐进了浴缸里,害羞的问:“小乔,你进来干什么?”

    海风特别大,浴室的窗户又开着,岑乔怕冻着他。不由分说将他从浴缸里抱起,扯过一旁的浴巾,把他牢牢裹住。

    起先商又一还因为难为情,挣扎了下。后来,也不挣扎了,格外享受被她抱在怀里的感觉。

    岑乔把他放在床上,拿浴巾给他擦身体。

    又转身打开橱柜,问他,“想穿哪套睡衣?”

    商又一随手一指,岑乔就挑了那套出来,给他穿上。

    她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可是,现在照顾起来,竟也算得心应手。

    岑乔把孩子哄睡后,夜色已经深了。

    她轻手轻脚从房间出来,转去客卧里洗澡。

    望着男人那套睡袍,有些为难。实在过不了自己那关。可是,再穿自己的衬衫短裙睡更加不行。

    晚上从酒吧出来,那衣服上都是烟酒味。

    经过一番心里斗争,岑乔到底还是将男人的睡袍穿上。睡袍没有扣子,只有腰间有根带子系着。

    她洗完澡,把从里到外的衣服都洗了,晾进了晒衣房里。

    明天一大早,她得趁着所有人还没来上班前,就把这些衣服赶紧收回来穿上。

    岑乔惦记着这事,特意给自己调了凌晨四点的闹钟。

    商临钧绝对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连客卧的床垫,都是极其舒服的床垫,价值不菲。岑乔往那上头一躺,人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她睡得很香。但是,闹钟铃声响起的时候,她还是一下子就醒了。

    睡眼惺忪。

    抓过手机看了眼,果然是凌晨四点。

    外面天还没亮。

    岑乔带着困倦起身往外走。

    有些不放心商又一,经过他房间的时候,又推门进去瞧了瞧。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才放心的重新退了出去。

    摸不清别墅所有的灯掣具体位置在哪,岑乔只好拿手机照明,往晾衣房走。

    有烘干机烘着,几个小时,衣服已经干了。

    她取了衣服出来,打算重新上楼。

    突然,门’咔哒’一声响,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声响。

    岑乔猛一震。

    小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