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和已婚妇女玩这种事,让他觉得刺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完全陌生的一波比一波还汹涌的情潮直逼而来,让她无从招架,迷茫而又慌乱。

    身体泛红,脸也泛红。

    她紧拽着自己的衣服,可是这样也无济于事。

    双腿想要并拢,偏偏被他高大挺拔的身体挡着。

    她急起来,“商临钧,你住手,我有老公!”

    似乎这样的提醒,对他来说,当真有效果。

    他烙在她胸前的大掌顿了顿。

    幽深的眼,抬起,看她一瞬。

    岑乔稍稍松口气,窘迫的道:“你……把手拿开。”

    他难得的听话,竟然真的松了手。岑乔单手撑着他的肩膀,想要从沙发上借力滑下,可是,刚刚被他捧在手心里的丰盈,旋即竟是被他含住。

    她撑着男人的肩膀往下滑,不但没能避开,反倒更将自己送入他嘴里。

    真是要命!

    湿热感袭来,岑乔呻吟出声,手撑着男人的肩膀,指尖几乎要穿过他的睡衣,掐进他皮肉中去。

    唔~~~

    她从未像此刻这样清醒的经受过这样疯狂的**洗礼,身体变得不听话,而且,很陌生。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她,让她沉沦。快要将她所有的理智,都击溃打散。

    她无助的推挤着男人的肩膀,想说什么拒绝的话,可是,唇瓣张开,出声的只剩下让她想把自己埋了的娇吟声。

    好热……

    好难受……

    明明不想让他这么对自己,可是,莫名的又觉得好像还不够……

    她害怕这样让她失控的感觉,怕自己真将那羞耻的娇吟溢出,只得死死咬住自己的唇瓣,咬到下唇泛白。

    “老爹,你是在喝奶吗?”

    忽的,一道稚嫩又迷糊的声音,乍然响起。

    这一声,不轻不重。可是,在这样安静的夜晚,在此时此刻,就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

    楼下,男女皆是一震。

    岑乔想现在和商临钧拼了。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他不是说,商又一绝对不会醒来吗?!

    商临钧抬起头,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身上的衣服一把拽好。

    “回你房间睡觉!”他命令。

    低哑的声音,此刻听起来竟有些可怕。

    商又一抱着自己的小布偶,光着小脚站在楼上,俯身看着厅里的两个人。他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得并不清楚,只打着呵欠问:“老爹,你饿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要喝奶?”

    商又一小朋友有奶妈。

    以前就是像他老爹这样喝奶。

    可是,他长大了就不再喝了。老爹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还喝奶呢?小乔是奶妈吗?好奇怪哦!

    岑乔连头都不敢抬,脸涨得比什么时候都还红。

    她觉得她是疯了,才会在今晚答应商又一跑这儿来。

    “商又一,现在回你房间睡觉!”商临钧再次喝令。他脸色也变得从未有过的黑沉。

    商又一有些害怕,加上他也困得不行。小嘴巴嘟了嘟,又抱着小布偶,迷糊踉跄的回房间。

    门‘砰——’一下被关上,刚刚像是被点了穴道的岑乔终于回过神来,用力推开他。

    “流氓!混蛋!骗子!”她连骂几声,也不看他,只愤愤的抓过自己的衣服,避开他就往楼上走。

    她走得急,连自己的内·裤掉落在地,也没有注意。

    商临钧浑身绷到发痛,但也没有再拦她,回头,看着她的背影,一眼便看到掉落在地的蕾丝底裤,开口唤她:“岑乔。”

    “我上去换了衣服,马上就走.”她头也不回,恨恨的道。

    商临钧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又看一眼那单薄的蕾·丝布料,点头,“好,但我猜你恐怕走不了。”

    “你看我走不走得了。我就算腿走断,也要从这里离开。”她说出的话,是从牙关里咬出来的。

    商临钧只是笑笑,并没有再回应她负气的话。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上的客卧,他才收回视线。

    呼吸里,整个别墅的空气里,仿佛都还是她身上的香味。

    这次她用的还是‘事后清晨’,很撩人……

    …………

    岑乔气急败坏的冲进卧室,笔直走进洗手间。

    她脱下男人的睡袍,要换上自己的衣服。

    镜子里,照出她光裸的身体。直到现在,身上还透着粉嫩。

    某处,被他吮过的地方,现在还红肿充血,湿润透亮。

    岑乔看得耳朵都觉得燥热。

    难道,她是真的太饥渴了吗?怎么步亦臣欺负自己的时候,她就能那么理直气壮,又断然有力的将他拒绝。可是,在商临钧面前,她就变得力气和智商全无,只能任他欺凌。

    她不好意思再看下去,有些掩耳盗铃似的,取了内衣穿上,又扣上衬衫。

    正准备穿内裤的时候,傻眼。

    内裤呢?

    她翻了又翻,没有。又去卧室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有。

    难不成,被她落在厅里了?

    商临钧现在不会还在厅里吧?

    岑乔不敢擅自出门,遇上他,太过尴尬。所以,坐在床上等了又等,直到自己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再次探头出去。

    外面,果然黑漆漆的没有光,也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他已经睡了。

    岑乔仍旧找不到灯掣,只得拿手机照明。

    别墅太大了,厅也大得可以。她一路从旋转楼梯摸索下去,一直到大厅沙发那边,可是,没有!

    来回寻了两趟,依旧没有她内·裤的踪影。

    去哪儿了?总不至于凭空消失!

    岑乔有些郁闷的坐在楼梯上想了又想。最后,想到一种可能,也就只有这一个可能——被商临钧给捡走了!

    难怪先前笃定她走不了!

    这家伙,到底是想干什么?

    难道,年轻女孩不足以满足他的胃口,和一个已婚妇女玩这种偷·情的事,才让他觉得刺激又有意思?

    岑乔不会觉得商临钧是对自己有那方面的心思,顶多不过是身体上一时新鲜。

    她倒不是妄自菲薄,只是他的选择太多,稍微正常一点的男人都知道规避已婚的女人,何况是商临钧。

    重新进了房间,重新穿上男人的睡袍,认命的重新躺回床上。

    虽然生气归生气,可是,她不至于理智全无到这么大半夜的,穿着短裙里面空荡荡的从半山区徒步走出去。

    万一真遇见个什么坏人,失财是小,失人是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