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想请教岑小姐,什么叫‘那方面不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呃。

    岑乔觉得自己被严重鄙视了。

    他是在嘲笑她也是小孩吗?

    可是,他的语气里,又不似嘲笑。听起来,更多的倒有几分对孩子般的宠溺。

    岑乔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才不是!小乔又不是小孩儿。老爹才是小孩!”商又一护着她。

    岑乔觉得有人站自己这方,笑起来,“又一说得对,你才是小孩。”

    前面一句是和小家伙说的。

    后一句是和某人说的。

    商临钧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心情似乎不错。放下餐具,好整以暇的问:“我怎么就是小孩了?”

    “……”岑乔答不上来。

    倒是商又一立刻脆生生的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喝小乔的奶。昨晚我都看见了!老爹,你不是小孩是什么?”

    这话一出,正在喝牛奶的岑乔,被呛得脸都红了,差点喷出来。

    商临钧一贯不显山露水的脸色,此刻也变得格外微妙。

    一旁,佣人和莫婶,都听得忍不住闷声笑。

    岑乔很后悔自己不该接这孩子的话,她猛咳嗽,脸红到了极点。

    商临钧看她一眼,吩咐一旁的人,“给岑小姐倒杯水。”

    佣人立刻去倒水了。

    商又一似乎也感觉到大人之间的不对劲,问:“小乔,我说得不对吗?”

    “吃你的早餐。”商临钧没好气。昨晚被打断的这账,他还没和这小子算。

    商又一还想说什么,岑乔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死人的话,连忙舀了口布丁塞在他小嘴巴里,“食不言,寝不语。你要再多说话,我可不给你做蛋糕了。”

    商又一把布丁吞下,而后,扁了扁小嘴,嘟囔:“小乔,你为什么要帮老爹呢?”

    岑乔觑了商临钧一眼,又脸红耳热的转开视线去。她这哪是帮商临钧,而是帮自己啊。

    在这样微妙的氛围里,岑乔囫囵的吃着早餐。觉得自己这脸真是丢大了!一刻都在这个商家待不下去了!

    “老爹,你不是说你出差不回来吗,为什么你昨晚在家?”商又一问。

    商临钧答:“我要是不回来,怎么知道你小小年纪竟然就带女人回家了?”

    “……”岑乔觉得膝盖很疼。

    “小乔又不是外人。何况,老爹你不是也带她回来过?”

    “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儿。”

    “那我下次不带小乔回来了,我陪小乔一起住小乔公司。小乔,可以吗?”商又一转过脸来问她。

    岑乔呵呵一笑,“你要不嫌弃我办公室的床比较硬,也不是不可以。”

    商临钧突然问:“你现在住公司?”

    岑乔知道他在和自己说话,抬头,和他对视一眼,才点头,“嗯。”

    “搬出来了?”

    “嗯。”岑乔本觉得自己的私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她可以不回答的。可是,莫名的,他问什么,她就是乖乖的答了什么。

    商临君神色越发明朗一些,优雅的切着鸡蛋,像是随意的和她聊着天,“睡公司也不是长久之计。有没有看好什么合适的房子?”

    “还在看。不过,公司其实也不错。如果还没有看到合适的房子,就打算一直在公司里住下去。”

    “喜欢什么样的房子?”商临钧问。

    “宽敞明亮、简单温馨就好。”

    商临钧点头,“这样的房子很好找。”

    岑乔觉得自己和他谈私事谈得有点多不合适,便收了音,没再继续和他说房子的事。

    只突然想起什么,问:“你最后还是和卢东兴吃了饭?”

    “我为什么要和他吃饭?”商临钧反问。

    岑乔有些意外,“他和游婧璃签了合约,我以为……”

    “卢东兴不是个蠢笨的人。随便查查,也就知道游婧璃和我什么关系。他签那边,不奇怪。”

    “确实如此。”岑乔仍旧觉得有些挫败。自己下了太多功夫,把方案做得再漂亮,最终也还是不及一点关系。

    商临钧深目看着岑乔,意味深长的道:“这项目原本是可以属于你。钩子已经洒在那,你却不咬,怨不得人。”

    岑乔心跳紊乱,却佯装不懂的样子,埋头继续吃早餐。这男人,该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撒钩子吧?

    商临钧也不继续往下说。

    商又一在一旁抗议的嘟囔:“你们大人真不乖。是你们说的,食不言寝不语。现在自己又说话。”

    囧。

    岑乔以身作则,决定坚决不再开口。

    饭后。

    岑乔答应了商又一要给他烤蛋糕,也没办法再食言。

    好在,商临钧并没有在别墅里多待,余飞过来接他去公司。

    见到岑乔,余飞很是惊讶的样子,“岑小姐?”

    “你好。”岑乔尴尬的弯弯唇,打招呼。

    “走吧。”商临钧拿了文件从楼上下来,领着余飞往外走。经过岑乔的时候,淡声道:“我已经交代了老傅,离开的时候让他送你走。别自己赌气走出去。”

    岑乔想起昨天自己赌气说的那些话,窘迫。低声回:“我没那么傻。”

    商临钧淡淡一笑,“也别赌气把我厨房烧了。”

    岑乔努努嘴,“原来商总还知道我在生气,那你最好下次别惹我。”

    “当真是我在惹你?”商临钧驻足,将文件递给余飞,双手兜在口袋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还忘了请教,岑小姐,什么叫‘那方面不行’?”

    “……”岑乔佩服这个人,能当着余飞的面,将这种问题问得这么脸不红心不跳。

    她往他身后的余飞看去,余飞全当没听到似的,翻着文件。

    但内心里,早就震惊得翻了几个江。

    “我……就是听别人讲的。”岑乔本不想回答,可是,奈何这个男人一直望着自己。好像不回答,就不走了似的。她干笑着,“商总威名远播,这种消息到处都有人传。”

    “是吗?”商临钧竟也不生气,“那岑小姐觉得我是行,还是不行?”

    “……”岑乔脸红透的推他,“商总,你再不走,上班要迟到了。”

    她说完,转身就钻入了厨房。

    商临钧倒是没有在为难她,而是望着那背影,笑容加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