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你给他下了什么样的迷魂汤?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爷子炯炯的目光并未在她身上多做逗留,而是看向自己的金孙子。商又一叫人:“爷爷,您怎么来了?”

    “你奶奶昨晚打电话说你会去我那,我等了又等,没见到你人。怕你小子没人照顾,所以一大早就特意过来了。”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看孩子趴在茶几上写作业,皱眉斥道:“你这老师是怎么回事?我们家又一,小小年纪还在长身体,你怎么能让他趴在茶几上写作业?”

    岑乔反应过来老爷子是在和自己说话。并且,误将她当成了老师。

    她自然巴不得有这样的误会,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商又一已经接话道:“爷爷,她不是我老师,她是我和老爹请来的客人。”

    岑乔想捂住小家伙的嘴,已经来不及。

    老爷子如炬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客人?”

    那眼神像刀子一样凌人。

    岑乔心底无奈,面上却始终从容。不卑不亢的任他打量,自我介绍:“我叫岑乔。”

    “你就是岑乔?!”老爷子听到这两个字,脸色难看起来。眉心皱得更紧。

    他刚刚才坐下,这会儿又从沙发上起了身,眼神不断的绕着她逡巡。而后,嘲讽道:“你就是那个有夫之妇,还妄想进我们商家大门的岑乔?”

    岑乔一震。

    ‘妄想’两个字,直接又戳心。

    “商老先生,怕是您哪里误会了。”岑乔面上的客气收敛了两分,但有所克制。

    “误会?你这样有心机的女人,我见得多了!”老爷子两手背在身后,“勾搭我们临钧不成,就想从孩子下手。这手段倒是没用错,但你也多少得有些自知之明!我们临钧何至于糊涂成这样?”

    老爷子的话,字字诛心。

    岑乔呼吸加重,垂在身侧的两手捏紧。

    商又一小脸绷得紧紧的,梗着脖子护她,“爷爷,不许你这么说小乔!小乔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似乎是没想到孩子会这么激动,商老爷子愣了一瞬。

    看看那小东西,又看看身后的女人,最后,视线又落向孩子,“小糊涂蛋,你才几岁,懂什么事。你别瞎搅合,拿着作业去楼上写去!”

    “我不糊涂,爷爷你才糊涂!”小家伙继续回。

    商离远脸都变了,从鼻腔里重重哼出一声。

    那威严的样子,无比吓人。

    小家伙缩了缩脑袋。

    家里其他的佣人也都吓得噤若寒蝉,连呼吸都不敢加重。谁都知道老爷子脾气不好,往日里小少爷哪敢这样和老爷呛声?

    商离远到底也没和一个孩子计较,只朝岑乔发难,“你给这孩子下了什么**汤了?”

    小家伙又要说话,让岑乔摁住肩膀,拦下了。她哪舍得让一个孩子挡在自己面前?

    “**汤没有,蛋糕倒是做了几个,现在还在烤箱里烤着。”岑乔声音淡然,面对老爷子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的态度,她也没有半分服软,也没有退缩,只不紧不慢的道:“商老先生,我敬您是长辈,所以叫您一声‘老先生’,但这不代表你可以随意诋毁我。你们商家的门,兴许是很多女人都想进,但那并不包括我。你们商家有钱有势,门楣再高,看不上我岑乔,而我岑乔未必就也稀罕。”

    岑乔本不想在孩子面前说重话,但是对方不尊重自己在先。

    商离远显然没被人这么呛过,气得唇发颤,好久都没发声。岑乔低头看着孩子,“没被吓着吧?蛋糕在烤箱里烤着,晚些你让莫婶端出来给你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岑乔说完,没有再多留,转身离开。

    商又一小短腿追出去,“小乔!小乔!爷爷,你看,你把小乔都气走了!”

    小家伙急得眼眶都红了。

    老爷子看孙子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心窝子疼,可转念想到那女人那副嚣张的样子,又没好气,“不走还留她下来住吗?真是毫无教养!以后你们不要再来往!”

    小家伙气得小嘴巴一撇,‘咚咚咚’的就往楼上跑,一边跑,一边嚷嚷:“再也不要喜欢爷爷了!还是奶奶好!”

    老爷子也没好气,“你奶奶好什么好!你爸和你,都是让她给惯出来的!明知道是个结了婚的女人,你奶奶都还由着你爸的性子,真是荒唐!”

    “老爷,您消消气。小少爷从小就没有妈妈,岑小姐对小少爷是真好,所以这会子才这么生气。”莫婶赶紧吩咐人倒了水过来,安抚老爷子。

    老傅则在那边赶紧开车追上去。

    老爷子想起小孙子确实连妈都没有,又觉得心疼,脸色缓了缓,一会儿才道:“是得给临钧这小子好好找个对象了,否则他越来越胡闹!”

    这边。

    岑乔默默走出静园,走了很久,还能听到后头老爷子在吼她没教养的话。

    她胸口闷得发慌。也不是生气,就是说不出来的胸闷。

    她是个骄傲的人,无端被人瞧不上,还被冤枉,比被打了两耳光还叫她觉得难受。

    而且,自己就这么走了,商又一那小家伙只怕是不高兴了。

    海风吹过来,冷得厉害,岑乔把自己环紧一些。

    一辆车,从静园开出来,在她身边缓缓停下。她侧目去看,车窗降了下来,老傅的脸露出来,“岑小姐,上车吧,我送您。”

    生气也是生商老爷子的气,岑乔不至于和自己过不去。没有多做犹豫,便拉开后座的门上了车。

    “岑小姐,老爷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老傅从后视镜里看她,见她脸色不好,便出声安慰。

    岑乔颔首,回应对方的好意,只问:“又一没事吧?我不该在孩子面前说那么重的话。”

    后头那句是自省。

    老傅心底对岑乔又添了好些好感度,“小少爷生气也是生老爷的气,怪老爷把你给气走了。您放心,他不会和您生气。”

    “你记得提醒莫婶,把蛋糕取出来,别烤糊了。”

    “好。”老傅给莫婶打了电话回去。

    这边,岑乔安静的坐在后座上,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