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他正在追孩子他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商总那样的?”

    “对啊!像他那样又帅又温柔又有风度的!不过,这样的男人,太难找了,至今我就见过一个。可惜了,我们商总,已经是我的了,你不能和我抢!”岑茵像是怀揣着宝贝似的,想四处炫耀,又生怕炫耀后被人抢走,那种心情很是微妙。

    岑乔看着岑茵情窦初开的样子,又想到那个男人,心里难以言明具体感觉。

    总之,很难将他们两个联系在一起。

    不过,说起来,真不知道商又一现在的情况好些没有。

    “行了,你花痴你的,别没事给你姐瞎拿主意。”陆莉莉把岑茵的话打断。

    岑安看了岑乔一眼,问:“你说要离婚,亦臣那边是怎么说的?”

    岑乔道:“我会想办法说服他。”

    陆莉莉接话,“你也得想清楚了。亦臣那孩子本性不坏,只是现在是在叛逆期,就喜欢和你对着干。你老逆着他来肯定不行。顺着他,他一准就服帖了。男人都吃这一套。”

    “是吗?”岑乔嘴里索然无味,“但我找的是老公,不是儿子,也不是一个宠物。我没有心思再去想着该怎么驯服他。”

    “你这孩子,就是倔!在老公面前,服个软怎么的?再说,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你爸到现在还像个孩子呢!”

    岑安道:“好端端的说女儿,你怎么就扯我身上来了。”

    说到这儿,又道:“你要能说服他把字签了,你要想离婚,爸也不拦你。”

    “嗯。前提得你们俩都点头。不然,三亿rmb,我们家也拿不出来。”陆莉莉接话。

    岑乔点头,再不说什么。

    岑茵电话响起,她愉悦的跑到角落里去接电话,一会儿,一脸沮丧的回来了。

    岑乔问:“怎么了?和打了霜的茄子似的。”

    “本来我们部门约好了今晚要去商总家,去看商总的儿子。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好像那孩子病得不轻。”

    岑乔一听,心揪成了一团,连忙道:“那你还在家里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看看去啊。”

    “看什么呀!商总说了,一个都不许去。听说,是商总不喜欢有人登门,也不喜欢别人乱和他攀关系。诶,烦死了!姐,你说我还能为他做点什么呀?”

    岑乔答不上来。

    陆莉莉皱着眉,“你们这商总脾气性格怎么这么怪?听着就不太好相处。岑茵,我和你说,你赶紧把你那心给收收。我可不喜欢一个带着孩子还不好相处的女婿。”

    “我反正心都给他了。你不喜欢也得喜欢,我就只喜欢他。”

    岑乔望着岑茵,已经瞧出来了,这丫头就是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

    爱得越浓,有一天真被拒绝了,会被伤得越深。

    岑乔有种不祥的预感。

    ————

    从岑家出来,岑乔想到孩子的事,总归有些心神不宁。

    她拿了电话,拨了孩子的号码。可是,还是关机。

    商临钧果然将孩子的手机没收了。都过了这么多天,都不曾还给他。

    岑乔把手机放下,开车从岑家院子出来。放在副驾驶座的手机嗡嗡直响。

    “乔乔,你过来接我好不好,我没开车出来。”姜茕茕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那边吵闹得很,像是在会所。

    岑乔问:“你在哪?和什么人在一块啊?”

    “在天上人间,今天我哥生日来着。你方便接我不?”

    “正好我离那不远。你等我一会儿,我现在过去。”

    “好嘞,爱你!在最贵的那个包厢!”

    姜茕茕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岑乔开了车赶过去。最贵的那个包厢自然是帝豪包间。

    她站在包厢门口,不自觉想起有一次她就在这外面让商临钧给吻过一次的荒唐事。明明才没过多久,可是,想起来又好像过了很久一样。

    “岑小姐,请进吧。姜小姐在里面等你。”包厢的门被拉开,服务生把她请进去。

    岑乔跟着对方进去。

    里面一群人正在闹腾,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好不热闹。

    岑乔勉强认识姜一凡和姜茕茕。里面除了姜一凡以外,还有数个年轻男子,应该都是姜一凡的朋友。

    另一边是成群的女孩,各种样儿的都有,正和姜茕茕打成一片,大家拿着话筒在唱歌。

    “乔乔,这儿!”姜茕茕用话筒叫她。

    岑乔和姜一凡几个人打了招呼,又和姜一凡说了生日快乐,才往姜茕茕那边去。

    “走吗?”她问姜茕茕。

    “等会儿。我哥还没吹蜡烛许愿,我等他许愿完了再走。”姜茕茕道。

    这自然也无可厚非。

    姜茕茕唱了一会儿歌,嗓子都哑了,拉着岑乔在沙发里坐下,喝水,又给岑乔递了饮料,岑乔没喝两口。

    “慢点喝,别呛着了。”姜一凡叮嘱姜茕茕,自然而然的给她拍着背。

    姜茕茕吐槽,“哥,你别老拿我当小孩。”

    “你不是小孩儿吗?”姜一凡似笑非笑,满眼都是宠溺。

    “我就是老让你这样对待,才跟个生活白痴似的。乔乔老吐槽我。”

    岑乔中了枪,忙撇清关系,“你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赖我和你哥。”

    “辛苦你帮我照顾她了。”姜一凡拿了杯子碰了碰岑乔的饮料杯。

    被两个人一起挤兑,姜茕茕很是苦闷。

    “老姜,老商今天不来?”喝酒喝一半,其中一个年轻人开口问。岑乔已经知道,他叫陆弥。是军区大院里陆家二公子。

    “先前说是又一那孩子病得很重,不一定能来。”姜一凡回,又道:“半个小时前给他拍了个照发过去了,随他来不来。”

    “啧,又当爹又当妈,真是不容易啊!我也真是服气他,年纪轻轻,跑出个孩子来,还真就负了这责。”

    “哥,他孩子怎么来的呀?真是代·孕吗?”姜茕茕好奇的问姜一凡。

    “什么代孕,别听外面的人瞎说。”

    “孩子有妈?”

    “妹妹,孩子要是没妈,还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和姜茕茕调笑的是言封,他又道:“我听我家老太太说,最近老商好像在追孩子妈来着。说不准,再过不久就得有好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