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他身上的味道,总那么干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总在追孩子妈?”

    姜茕茕又问,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岑乔。

    如此一来,还真真是和她们家乔乔没有半点可能了呀!

    可惜咯。

    岑乔一直在旁边静默的坐着,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他真的在追孩子妈,至少她可以放心了。那孩子有亲妈疼,不至于需要她来操那份闲心,也不会像傅师傅说的那样一直嚷嚷着要见自己了。

    但商临钧果然是如自己所想,先前和自己也不过是图个新鲜,玩玩刺激。倒还好,她没有傻乎乎的一头栽进去。否则,现在难看的就是自己。

    岑乔胡乱的想着,轻轻啜了口饮料。

    就在此刻,包厢的门被人从外推开来。

    “姜总,有客人来了。”服务生的声音响起。

    “谁啊?”

    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岑乔还没抬头,便听到言封笑起来,“贵客临门啊!”

    大家也都跟着纷纷起身,连那边角落的女孩子都没闹腾了。

    “商总!”

    “商总,晚上好!”

    此起彼伏的问好声。

    姜一凡也跟着起身:“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正好路过,过来看看。”商临钧淡淡的声音传来。

    岑乔一个人独独坐着,在站起的一群人里,显得特别独特。

    她抬头看着来人,只见包厢里璀璨的光影落在男人身上,他一袭白色衬衫,简单却光华照人。

    这是一个自带光芒的男人,他一出现,便自然而然的收拢大家的视线,连挪都挪不开。

    那群正在唱歌的女孩子,这会儿也不唱了,全一窝蜂的围拢上来。

    “以前早就听过商总了,没想到竟是这么年轻。”

    “妹妹,重点还是想说帅吧!”陆弥与女孩们调笑,说了重点,惹得大家羞红了脸。

    商临钧倒像是这些谈论都和他没半点关系似的,始终泰然处之。目光一一从大家面上掠过,最后,落在了岑乔脸上。

    岑乔发现,他眼底连半点惊讶都没有,始终波澜不兴。

    但只消一秒钟,他便移开去,没有多看。

    岑乔也没同她打招呼,只默默和饮料。倒是旁边姜茕茕拿肘子悄悄拐她一下,低声问:“怎么连招呼都不打?”

    “不熟。”岑乔只回了两个字。

    姜茕茕摇头,表示看不懂这两人。

    “行了,别站着了,找个位置坐吧。”身为主人的姜一凡安排。

    商总要坐,还不是所有人都殷切的让位置?

    “商总,坐这边吧。”

    “这里也行!”

    “这边空气比较好。”

    男人女人皆让座。男人们无非都是想借此攀上点关系,至于女人,那点心思不难猜。

    姜一凡、陆弥和言封一行人对这样的场面早就见怪不怪,只笑望着这一幕。岑乔倒还是看得有些瞠目结舌。

    这男人还真是无论什么场合,无论什么时候都享受着万众簇拥的待遇啊!

    天之骄子,大略就是他这样的。

    商临钧迈步过去,却是在岑乔身边站定了。岑乔正在喝饮料,见到黑色西服裤管,喝饮料的动作一顿。

    她抬头看着男人,没动。

    显然是没有要让座的意思。

    场面,有片刻的尴尬。下一瞬,岑乔右手边的年轻男人猛地往旁边挪位置,激动的道:“商总,您坐!”

    商临钧颔首,客气道:“谢谢。”

    岑乔在沙发上静坐。商临钧在她旁边坐着。

    空位那么多,他偏偏就在自己旁边坐下,岑乔真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说是有意,他也全程没同她说过一句话。要说无意,那么多位置他全当看不见也说不过去。

    姜一凡是今晚的主角,商临钧就成了今晚的第二主角,每个人都朝他敬酒,和他说两句寒暄的话。

    岑乔在旁边坐着,光听着他们在那碰杯说话,就觉得辛苦异常。

    想来,这元盛集团总裁的位置也并没那么好坐,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周到。

    姜茕茕歪过脑袋来和她咬耳朵,“商总真不是故意的?”

    岑乔眼观鼻鼻观心,“我哪知道?”

    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一帮人。位置越来越拥挤。

    有人嚷嚷着:“往那边挤一挤。”

    商临钧没动,毕竟没人敢挤他。可是岑乔和姜茕茕就不同了。几个女孩子推搡着,把她们往里头挤。

    岑乔被挤得紧贴着商临钧。

    她穿的裙子,本是不短,但坐下后,裙摆已经被拉高到膝盖以上的位置,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

    商临钧的右手,闲散的搭在长腿上。她挤过来,他手背正好贴着她光滑的大腿。

    岑乔浑身僵住,只觉得那儿像火烫着似的。

    她坐在那,如坐针毡。挪不开身,偏偏身边的男人像是根本毫无所察的样子,一直在听旁边的人说话。

    她好几次想把他的手移开,但到底强忍着没去碰他。

    “茕茕,人越来越多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干坐着,也尴尬。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就能切蛋糕。再等一下。”姜茕茕低语,见她脸色不对,问:“怎么了?”

    “没事,我去外面透口气。”

    岑乔说着要站起身,可是,还没起身,男人突然倾身过来,长臂横在了她面前去取酒。

    这一下,岑乔跟前的路,被完全堵住了。

    她又重新跌坐回去,想等商临钧取了酒再走。

    他这样靠过来,离得很近,近到他身上的气息,尽数落在她的鼻息里。

    这个男人,即便是在这样酒·色场所坐着,身上却始终是淡淡的清香味。很是干净。

    岑乔只消往前挪一寸,她的鼻尖就能擦过男人的脸。

    她甚至能感觉到全场无数女人朝她投来了嫉妒的眼光。

    岑乔静等着商临钧坐直身子,可是,他却一直像是没拿定主意似的,这瓶酒不行,那种也不想要的样子。

    “商总。”岑乔终于忍不住开口。

    商临钧听到这声音,微微别过脸来。

    那一下,唇差点碰上她的。岑乔惊了下,身子一软,头往后退一寸。

    “要不,你想要什么,我帮你拿?”她建议,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尽量的平稳。

    “也好。”商临钧绅士有礼的道:“麻烦岑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