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说着,这才坐直身子。

    岑乔倾身过去给他挑酒。

    “这个怎么样?”

    “不怎么样。”

    “那这个呢?”

    “不喜欢。”

    “这种还不错,度数也不高。”岑乔耐着性子帮他。

    “是吗?”他声音淡淡的,又摇头,“还是换一种吧。”

    这人……真是难伺候到了极点!

    岑乔手往那边伸,胳膊都要酸了。

    “我们干坐着也不行,不如玩个游戏吧!”就在此刻,不知道谁提议,“转瓶子游戏,大家都玩过吧?”

    岑乔一听转瓶子游戏,便立刻了然。

    游戏是个暧昧游戏。

    “瓶子转到哪两个人,两个人就kiss一下。当然,如果有像两位男士不能接受kiss的,我们也接受罚酒!自罚三杯!”提议的女孩子很有兴致,全场也立刻像是被点燃了似的,兴致高昂。

    “谁都不能退。商总,你也得陪我们一起玩。”有女人出来力邀商临钧。

    岑乔觉得以商临钧这样的性子,一定不会答应。到时候商临钧做了第一个打退堂鼓的,她做第二个,也不算玩不起。

    谁曾想,商临钧竟是点头,“好。”

    “……”岑乔再次惊讶。

    姜一凡道:“玩归玩,转到我妹,你们谁敢亲他,我和你们没完。”

    “哥!”姜茕茕翻白眼。

    “你个妹控,没救了!”大家嘲笑。

    姜一凡也随他们,他警告的盯了姜茕茕一眼,把姜茕茕旁边的人支开,自己在她身边坐着,随时提防。

    岑乔也没扫大家的兴。转到自己,大不了就自罚三杯,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不见得运气有那么差。

    而且,这瓶子怎么转她的对象都只会是对面的人,商临钧这个炸弹坐在自己身边,这就意味着转到他们俩的尴尬永远不会发生。

    岑乔坦然的随他们玩。

    气氛因为这个游戏一下子嗨了起来。不一会儿,男男女女,就有好几个中标的。大家也都很豪爽,连两个大男人都亲了对方。

    姜茕茕果然中标,姜一凡一个眼神投过去,对方乖乖的把酒喝了。姜一凡也丝毫没有犹豫的替姜茕茕把酒喝了。

    姜一凡中标,对面是个漂亮的女生。而且,一看便是爱慕他挺久的,瓶口转过去,脸都红了。但姜一凡就是不给面子,直接把酒喝了,惹得那女人无比失落。

    最后一把,不知道谁转的瓶子,力气使得大了些。

    转着转着,直接从桌上转了下去,掉落在地。

    而且,就刚好的落在岑乔脚边上。

    “怎么样?怎么样?指着谁了?”大家都张着脑袋张望。

    岑乔看着那停下来的瓶子,唇角有些僵硬,“这都从桌上掉下来了,应该不算吧?”

    居然就有那么巧的事!瓶口正对着自己,瓶尾正抵着商临钧的脚。

    “当然算,怎么能不算呢!你们两个!”大家起吆喝,鼓掌,“商总,岑乔!”

    “你们自己看,到底是要喝酒还是直接kiss?”

    岑乔下意识看向商临钧。

    谁曾想,他正也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她的选择,又有些像是看热闹的样子。好似这场闹剧,她才是主角,他不过是个局外人的样子。

    岑乔被所有人盯着,又被大部分女人羡慕着,有些招架不住。

    她咳嗽一声,取了酒,自己很自觉的给自己倒上三杯,“我认罚。”

    “不会吧,这么好的机会你就这么放过?”

    “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

    “你怎么这么想不开?”

    一片遗憾的劝说声。岑乔像是没听到似的,无比果断的端了酒,喝着。

    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转到商临钧那边,“商总,那您也得满上了。”

    “我给您倒酒。”

    有人伸了瓶子过去。

    商临钧单手悠悠然的盖在酒杯上,“我可没说我认罚。”

    这是什么意思?

    大家有些莫名所以的看着他。

    岑乔刚把第三杯酒倒入口中,还没咽下去,忽的,后脖颈上一股热烫感袭来。

    她纤细的脖子,被男人扣在了掌心。

    惊愕的睁开眼,旋即,男人那张好看到让人忘记呼吸的脸,在她眼底倏然扩大。

    “哇~~~”

    一阵惊呼声之下,岑乔的唇被男人的唇忽的吻住。

    而且,他不似别的男男女女那样,只是蜻蜓点水。

    在她惊愕之际,湿热的舌,撬开她的唇,挺入她口腔。

    岑乔闭上眼,两个人的舌尖在她唇间火热纠缠。她唇间的酒,掠过他的舌,度进他唇间。

    更有多余的,顺着两人吮吻的唇角缓缓淌下,打湿了她的白色衬衫。

    灯光下,那画面,暧昧又色·情,看得旁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浑身燥热。

    这……两个人玩游戏玩得未免也太敬业了吧!

    这哪像玩游戏啊,吻得这么**,简直堪比热恋中的情侣啊!

    不知道吻了多久,吻到岑乔觉得自己喝醉了似的,完全忘了要挣扎。甚至男人的唇从她唇上抽离后,她还浑浑噩噩的,七魂丢了三魂的样子。

    商临钧像是不曾吻够那般,唇久久还停在她嫣红的唇上,大掌扣着她的脖颈,拇指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缓缓摩挲着。

    气息,很喘。

    视线始终定定的看着她。

    岑乔垂着眼,不敢看他。男人的眼神灼热得发烫,她即便不去看都能感受得到。

    她咬唇,低语:“我要走了。”

    经过这么一出,她实在也不好意思再留下。

    “嗯。”商临钧回,额角还抵着她的额头,“开车了吗?”

    “……嗯。”

    “在外面等一会。”商临钧交代,拇指擦过她的唇角,将那些酒迹抹去。

    岑乔没应声。

    但他已经松开她。

    岑乔脸燥红,站起身来,也不看别人,起身就走。经过姜茕茕的时候,扯了扯姜茕茕的衣袖。

    听到身后一阵鼓掌声,她简直恨不能把自己给埋了。

    这边,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包厢,商临钧神色比先前好了许多,“你们玩,我先走一步。”

    “商总,**一刻值千金!”

    大家闹腾起来,商临钧也没解释,只沉步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