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这个男人接吻的模样太性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出了包厢门,好久,双腿还有些发软,脸上燥热难耐。

    她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晃不过神来,已经忘了商临钧最后和自己说了什么话。

    穿过层层人群,已经到了天上人间门口。

    余飞正在门口等着,见到岑乔,惊讶一瞬,而后打招呼:“岑小姐。”

    “你好。”岑乔回应。

    把钥匙交给门童,让他们把自己的车开过来,一边给姜茕茕打电话。她现在只想马上走!

    边打电话,边往那间包房的门口看去。没把姜茕茕等出来,倒是把商临钧给等来了。

    她咬唇,别开脸当没看见。

    等了好一会儿,姜茕茕也没听电话,估计里面闹得很,根本听不到。

    “岑小姐,您的车。”门童已经把车开了过来,要将车钥匙递给岑乔。

    岑乔很想把姜茕茕就扔这儿算了。姜一凡在,还怕没人送她回家吗?

    她伸手接车钥匙,可是,还没触到那些金属串,已经有一只手横生出来,把她的钥匙先一步拿走。

    岑乔回头,商临钧就笔直的站在她身后。

    “我钥匙。”现在冷静下来,她只觉得刚刚的画面很是尴尬。除了找他要钥匙,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商临钧把钥匙抛给余飞,“送岑小姐回去。”

    “不用,我自己开车就行。”岑乔不想承商临钧的情。

    “连喝三杯酒,还怎么开车?”商临钧问。

    岑乔恼自己最后破了攻。还是被吻了,那三杯酒根本就是白喝的。

    她坚持道:“我找代驾就行。”

    “把地址告诉余飞。”商临钧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那边,姜茕茕总算从包房里出来了,“乔乔,你别扔下我。”

    余飞看一眼自己boss,“那您……”

    “老傅会过来。”商临钧道。

    余飞这才点头,已经将岑乔后座上的车门打开,“岑小姐,姜小姐,上车吧。”

    岑乔也没再和商临钧倔。想了想,上了车。姜茕茕和商临钧挥手,一副很熟的样子,“再见,商总!下次有机会再见。”

    岑乔把她拽进车里,姜茕茕搓着手臂:“乔乔,你别拽我。我疼。”

    “疼就赶紧坐好。”岑乔把车窗又升起,拒绝姜茕茕再和对方打招呼。

    姜茕茕控诉她,“乔乔,你这人真是太无情了。明明刚刚吻得可火热了,你怎么能一擦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呢?”

    前面,余飞听得方向盘拐了一拐。

    看样子,刚刚在包房里,自己又错过了一场好戏啊!

    岑乔窘迫不已,掐了下姜茕茕的大腿,“你别说话了。”

    姜茕茕知道前面的人听着,便也压低了声。只侧过去和岑乔咬耳朵,道:“刚刚包房里炸了。”

    “……”岑乔目不斜视,置若罔闻。

    “都说商总太帅了。不是开玩笑,那接吻的样子也太性感了点,谁看着都要心动。”

    岑乔想起刚刚的画面,只觉得车厢里有些燥热。可明明这天有些凉。

    她不动声色的开了点窗,面无表情的道:“你要心动,那你去追他去,反正他是单身。”

    “朋友夫,不可负。你们俩是绝配,我当个吃瓜群众一本满足。你们俩在一起那画面,真是太美了!”

    岑乔给她一个白眼,“哪来的什么夫,你再乱说话,我给你扔马路边,你自己走路回去。”

    姜茕茕挽着她的手臂,撒娇:“你舍不得。”

    姜茕茕闹腾了半路,总算是消停了。岑乔时不时的瞥一眼前面的余飞,憋了好久的话,终于没忍住,问:“余先生,又一身体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余飞道:“昨天才去看过,精神还不是很好,也没去学校念书,就一直在家里睡着。”

    “都这么久了,没好转吗?”

    “好转了一些,但不多。陈医生每天都过来。”

    岑乔一想到那小不点正禁受这样的折磨,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妈妈有来看过他吗?”她知道那孩子缺爱。不然也不会一直心心念念的挂记着自己。

    “小少爷的妈妈?”余飞像是对于这个问题,有些意外,摇头,“我没见过。”

    岑乔便也不再多问了。

    余飞送他们到家,岑乔倦极的丢了包,躺倒在沙发上。

    姜茕茕靠过去,望着她傻笑。

    岑乔被她笑得有些发麻,“洗澡去。你不洗我去洗。”

    “这下子我就百分百确定了!”

    “确定什么?”

    “商总就是对你有意思!”

    “……”岑乔起身,“我去洗澡。”

    “乔乔,你怎么就这么不肯直视这个问题?”姜茕茕拽着她。

    岑乔神色凝重了些,回头望着姜茕茕,“你听言封讲了吗,他正在追孩子的生母,以后说不准就要结婚。今晚接吻的不是只有我和他,还有很多男男女女。但大家都明白,这就是场消遣的游戏,对我和商临钧而言也是场游戏,也只是场游戏。如果我把游戏当真,那会显得我特别愚蠢。”

    姜茕茕一句话都没答上来,只是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没再胡乱的凑对。

    因为岑乔的话有道理。

    而且,她最了解岑乔,她是个很骄傲的人,和步亦臣这场婚姻已经将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毁了个彻底。若是再有全新的感情进入她的人生,她会很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绝不会让自己再走之前走过的老路。

    姜茕茕抱了抱她,“乔乔,我别怪我多事。我就是比谁都希望你找个好男人。反正我觉得,你是最好的,步亦臣配不上你。”

    岑乔满心欣慰。

    “要是没有步亦臣,跟你过一辈子也不错。”

    姜茕茕眼睛晶亮,“真的吗?我愿意!”

    “假的!我才不愿意!像你这样没点生活常识的,就你哥能受得了你!”

    姜茕茕捂着胸口倒在沙发上,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当晚,岑乔躺在床上一直都难以入睡。凌晨的时候,好不容易睡过去,就做了个梦。

    梦里,一个小可怜一声一声的打着哭腔叫着‘妈咪’。待她好不容易走近了,就看到商又一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