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缘分,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东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用了点力气,但那软软的小手就使了更大的力气反拽着,和她对抗。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家伙根本就没睡着。这会儿怕是在和自己闹脾气。

    她把手收回,“又一,傅师傅上回说,你一直想见我,现在看来是傅师傅骗了我,是不是?”

    里面的人,仍旧不说话。

    “看你这样子,你是一点都不想见我。”岑乔像是伤心的样子,叹口气,“那我就不待这儿惹你嫌弃,等我走了,你就把脑袋冒出来,别把自己闷坏了。”

    岑乔坐着等了一会儿。

    小家伙仍旧没有动静。

    她站起身,“那我走了。”

    真走出两步。

    床上的小东西,被子一掀,小脑袋冒了出来。还未说话,眼泪珠子就直往外面冒。应该是在发烧,小脸憋得通红。

    岑乔从未有这样心痛一个孩子过。这副画面,让她一下子就联想到昨晚那个梦。哪还迈得动步子?

    她回头,坐在床上,抽了纸巾给他擦眼泪,“怎么了?不总说自己是男子汉吗,怎么这会儿倒成了小哭包了?”

    动作很小心,生怕把他的小脸蛋给擦疼。

    商又一抽噎着,“小乔,你和我老爹闹脾气了,是不是?”

    岑乔想了想,摇头,“也不算闹脾气。”

    “你和老爹闹脾气,就连我也不要了。傅伯伯都和你讲了我要见你,你也不来看我。小乔,奶奶不请你来,你就不打算再来看我了,打算当做从来没认识过我,是不是?”

    那一声声控诉,让岑乔觉得自己就是个负心女。

    她捧着小家伙的脸蛋,“我每天都在惦记你。”

    “我才不信!”商又一别过小脸去,赌气的把她的手推开,“你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好哄骗,说两句甜言蜜语我就会相信你。你要是惦记我,你就会天天来看我!不知道多少女人想来看我,都进不了我们家这扇门,你……”

    说到这,他又打起了哭腔,往床上一躺,“反正你就是对我最不好的那个!”

    岑乔哭笑不得。

    合衣在他身边躺下,侧身看着他,“先前还说我是对你最好的,这才几天你就觉得我对你最不好。可真是难伺候的小少爷。”

    商又一望着她,小嘴巴委屈的扁着,一下子也不和她闹脾气了,只突然道:“小乔,我是真想你了……以前我没这么想过别人,连奶奶我也没有。”

    岑乔听着,心都要化了。

    欣慰又柔软,觉得自己这么些天没有白惦记这孩子。她摸着他的小脑袋,“你奶奶要是听到这话,恐怕是要吃醋了。”

    “没关系,你不和奶奶说,奶奶听不到。”

    岑乔问:“你今天还好吃药了吗?怎么还没退烧?陈医生怎么说的?”

    “还没吃药。苦,又一不想吃。”

    “那让莫婶给你做布丁,好不好?吃完药,吃一个小布丁就不苦了。”

    “可我更想吃小乔你做的蛋糕。你给我做蛋糕吃,好不好?”

    “只要你吃得下,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岑乔莞尔,“那我们现在先吃药。我让莫婶给你把药拿上来,行吗?”

    “那好吧。”商又一点了点小脑袋。

    门外。

    儿童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细缝。

    商临钧和莫婶在外面站着。

    看着里面一大一小,听着他们的谈话,商临钧神色深邃了些。

    莫婶感慨道:“还是岑小姐有办法。平日里哄小少爷左哄右哄都不吃药,岑小姐一来连哄都省了。”

    “把药端进去吧。”商临钧吩咐莫婶。

    “好。”莫婶应一声。

    商临钧补上一句:“不用说我回来了。”

    莫婶不懂这话交代的意思,但是先生的心思,她也不多问,只端着药进去。

    “小少爷,药给你端来了。”

    商又一小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

    岑乔把药片给他对半掰开,“半颗半颗吃,吃完了我就去做蛋糕。”

    商又一望着她,“小乔,你不会又像上次那样,做完蛋糕就走吧?”

    岑乔摇头,保证,“不会。”

    这一次,至少要看着小家伙吃完,等完他的评价再走。

    岑乔让商又一躺下,又给他掖好被子才下楼。这药有安神的作用,吃了药,小家伙很快便睡着了。

    岑乔放心些,系着围裙,去厨房忙碌。

    她还没吃晚饭,做蛋糕的时候,随便给自己烤了两块饼干咬着。

    端着水杯,怔忡的看着那红灿灿的烤盘,有些恍惚。她这还没生孩子,倒已经过起了带孩子的日子。关键是,她不觉得麻烦,反倒还有些甘之如饴。

    这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大概这就是缘分。妙不可言。

    烤箱里‘叮——’一声响,岑乔回过神来,放下水杯,带上隔热手套,将蛋糕从烤箱里取出来。

    一转身,见到厨房门口站着的人,惊了下。手里的蛋糕没端稳,从烤盘上滚下去一两个。

    岑乔忙将烤盘放在一边,取下手套,蹲在地上捡蛋糕。

    蛋糕刚出炉,烫得厉害。

    她抓了一下,烫得受不了,揪了揪耳朵。只听得男人的脚步声已经从门口过来了,她咬了咬唇,在想解释的措辞。

    他已经将她那两颗滚烫的蛋糕,徒手从地上捡了起来。

    “很烫。”岑乔下意识提醒。

    “是有些烫。”他应,视线又落在她手上,“没事吧?”

    岑乔捏了捏烫红的手指,摇头,“没事。”

    商临钧打开水龙头,“过来冲一下。”

    那语气,不容置喙。

    岑乔觉得他们家这厨房够大的。容纳十几个人不成问题。可是,现在他一出现,她就觉得倍感压迫。

    走过去,将手放在冷水龙头下,冲过之后,好过了许多。他也在水下冲了冲。

    岑乔看着男人的侧影,边将蛋糕从纸上一个个取下。

    一下子又想起那天在天上人间的画面来。

    自己总是无端端的被他吻,偏偏还总对他恼不起来。

    “看什么?”他突然转过身来,将岑乔的视线抓了个正着。

    岑乔很尴尬,脑子却是转得很快,忙道:“今天我在这,是老太太派了人去我公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