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她的手,钻进他的睡衣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提到孩子,游婧璃哭得越发伤心起来,“当时我可是差点一尸两命,亦臣,你忘记什么都不能忘记这些,你爱谁都也不可以爱上岑乔!”

    步亦臣听她哭着,心烦意乱。

    她看着游婧璃,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安抚道:“行了,别哭了。我不是有你吗,怎么可能会爱上她?”

    “你真不会吗?”游婧璃有些不放心。

    岑乔那女人,其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如若不是因为她在工作上太过强势,又结了婚,她从不给任何男人机会,现在追求她的男人只怕早就在公司排长队。

    “如果我真要爱上她,何必等到现在?”步亦臣捧着她的脸,神色幽沉,“婧璃,我要是真爱上她了,现在哪有你什么事?”

    游婧璃收住了眼泪,怔忡的看着他,心底突生一股哀凉。

    ——————

    那边。

    余飞把车开到了静园。

    岑乔正想着要不要叫醒身边的男人,他却适时睁开了眼。

    他看一眼岑乔,坐直身子,“我睡着了?”

    “嗯。”

    他颔首,摁了摁眉心,“今天又一托给你照顾了,下车吧。”

    岑乔没说什么,推开车门要下车。发现身边的男人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便问:“你不回去陪孩子吗?”

    “我还有应酬。”

    岑乔微微皱眉,商临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苦笑一声,无奈的道:“如果可以,我也想在家里休息,陪陪孩子。但是工作没那么简单。分公司总公司,几千个人等着我喂。”

    岑乔也很清楚工作上的无奈——她也就最近清闲一些,从前为了工作,也有带着高烧上阵,喝得吐个通宵的时候。更何况是位高权重的商临钧?

    “你放心,我会把又一照顾好。”

    “谢谢。”商临钧绅士的道谢。

    岑乔莞尔一笑,下车,将车门带上。那辆车,又很快的消失在静园。

    岑乔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别墅里。

    商又一这次倒是没有像昨天那样在床上躺着,听到外面的动静,人已经跑了出来。

    看到岑乔,立刻叫起来,“小乔!”

    岑乔把包递给莫婶,而后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我摸摸看,还烧不烧。”

    她伸手摸额头。

    莫婶感激道:“岑小姐,你可真神了。今天一早醒来,小少爷就退烧了。真是谢天谢地!”

    虽然岑小姐是已婚,但能把小少爷这心头宝给哄好,哄精神,莫婶也不再多想。

    岑乔问莫婶,“按时吃药了吗?”

    “早上和中午都吃了。晚上说什么也要等你过来喂。”

    “饭有没有按时吃?”

    “吃了一些。虽然不多,但比昨天已经好太多了。晚饭正要喝粥。”

    岑乔听着,心里这才觉得安慰些。

    小家伙两手抱着她的脖子,“老爹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没。他很忙。”

    商又一哼哼小鼻子,“我已经想好了,最近都不打算理他。”

    “怎么了?”

    “都怪他,他没收我手机,才让小乔你找不到我。”

    岑乔想起商临钧刚刚疲倦的样子,将孩子抱在自己腿上坐好,一边接了莫婶递过来的粥喂他,一边道:“生气归生气,但也不能不理他。他不让你找我,也算是因为我的原因。”

    “因为你?”小家伙歪着脑袋,有些不懂。

    岑乔 想了想:“和你解释你也不懂。总之,是我说了不和他再联络。你要怪,就怪我。”

    商又一歪着脑袋,“小乔,你好像在维护老爹。你不是都不喜欢老爹吗,怎么现在反倒一直帮他说好话?”

    “……”呃?有吗?

    岑乔愣一瞬,看着孩子天真的小脸,忙点头,“我是不喜欢他。”

    岑乔这话更像说给自己听。

    之后,她又在商家吃了晚饭。商又一精神好了很多,这次吃了药没那么早睡,岑乔要走,他就哭。

    他一哭,岑乔就迈不动步子。

    最后没办法,只得哄他,说自己晚上留下。

    商又一年纪小,却是个小鬼精灵。

    “小乔,那你赶紧去洗澡吧!今晚你要和我睡!”

    岑乔左右为难。但也只得先安抚了他,把他哄睡了再走。

    莫婶捧着睡衣过来,“岑小姐,今晚就穿这套睡衣吧。”

    岑乔想解释,自己不过是在孩子面前做做样子,不用换睡衣。但小家伙一双眼正牢牢盯着自己,她的话咽回去,从莫婶手里接了睡衣。

    扫了眼那睡衣,有些惊讶。

    是全新的。

    而且,还是女士的。

    不是袍子,是保守的睡衣和睡裤。

    “那天岑小姐在这里住一晚后,先生就吩咐我们给岑小姐特意准备了睡衣在这。”莫婶解释。

    岑乔不由得想起那晚的画面,有些窘迫。

    只说了‘谢谢’,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商又一很开心。他平时睡觉都四仰八叉,睡得很嚣张。但今天只睡了一个小小的角落,一大张床都让了出来,余下一个空位。

    岑乔洗完澡出来,商又一立刻唤她,“小乔,赶紧过来睡。”

    岑乔便过去睡下。

    她原本只是想哄哄孩子,可是,怀里抱着小东西,脑袋沾上枕头,就觉困意来袭,很快眼睛就睁不开了。

    ——

    商临钧应酬完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

    别墅里,尤其的安静。

    他洗过澡,仍旧没有睡意。沉步往孩子的房间走。

    房间里,拧了一盏小小的灯。

    他进去,想看看孩子的情况,可是,入目的画面,让他顿住。

    床上,小家伙缩成一团,缩在女人怀里。而那小女人,把自己弯得像是个小虾米似的,抱着孩子。

    她柔软的长发,铺在枕头上,勾勒着那张迷人的小脸。

    两个人都是不会好好盖被子的人,这会儿大半被子已经滑落在地上。

    商临钧望着这画面,有片刻的出神。下一瞬,掀开被子,躺在了女人身边。长臂,伸出去,枕在了她脑袋下方。

    岑乔半梦半醒,只觉得有些凉。

    身边,一团火似的东西靠过来,她本能的旋了个身,弯成一团往那边缩去。

    手胡乱的摸着。触到什么温热的东西,才顿住。

    商临钧扣住她钻进自己睡衣的不安分的小手,呼吸重了些,身子也跟着绷紧。

    都说睡觉把自己抱成一团的是最没有安全感的人,这么看来,这小女人不止一点点没有安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