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今晚,让我抱着你好好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很困,要睡了。”岑乔说着,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这副闲散的姿态,让步亦臣更气,因为,这女人浑然不将他的怒意和质问放在眼里。

    “岑乔,你最好能护住了他,别让我把他找出来,否则,我一定要让他在北城混不下去!”

    步亦臣那些威胁的话,岑乔听着,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唇角弯了弯,“好。我很期待看你怎么让他混不下去。”

    放眼整个北城,怕是只有商临钧让人混不下去的,还没有人敢让他混不下去。又或者说,还没有人有实力能让元盛集团的总裁混不下去。

    岑乔把电话挂了。

    房间里,彻底恢复安静。

    她看了商临钧一眼,他像是睡得很沉的样子,呼吸均匀,没有任何动作。

    岑乔把手机握紧在手里,小心翼翼的,安静的等了又等。

    她僵硬的身体笔直的躺在一大一小中间,呼吸用力秉着,生怕呼吸重一点,会将两个人吵醒。

    等了许久,身体都僵得酸痛起来,终于,确定男人不会醒来,她下定决心要起身。

    小心的,单手将压在自己腿上的孩子的小短腿轻轻移开。又给他掖了下被子,就要坐起身来。

    可是,才一动,腰间一热。还没等回神,人被旋了个身,旋即,她落入了男人坚实的怀抱。

    和他面对面,岑乔呼吸一窒,“商临钧……”

    “就这么把我推了出去,你得把我护紧了。”他忽然开口。像是有些睡意,声线沙哑又性感得让人心惊。

    岑乔又惊又囧。敢情这男人从头到尾就没睡着。

    刚刚她和步亦臣那些胡说八道的话,他字字句句都听着呢!竟也能忍这么久。

    岑乔尴尬的干笑,“商总哪用得了我护?我刚刚那些话都是胡说八道,你别放在心上。”

    正面贴着男人的胸膛,岑乔觉得自己舌头打结,都不太会说话了,只得用两手抵着他的胸口,尽量和他隔开距离。

    商临钧睁开眼,看她一眼,眸色又深又重,像是一个漩涡,能把人卷进去一般。

    岑乔被看得全身无端发烫,本能的要移开视线,两手却忽的被扣住,塞进了被子里,缠到他腰上。

    手心里,男人结实的腰滚烫似火。岑乔心一跳,像被触电了似的要收回,却被商临钧握紧了。

    “别再乱动,现在好好睡觉,我不拿你怎么样。”他在她耳边开了口,那语气似是保证。

    气息,就落在她耳畔。

    岑乔被吹得耳朵发麻,全身酥软。

    “……我要回去。”她觉得危险。

    “嗯。”他淡淡的应,似乎是她的头发撩到了他的脸,下颔在她脸上蹭了蹭,把她的头发理得顺了些。

    这样亲昵的小动作,竟是自然而然到仿佛做了千百回。

    岑乔却是口干舌燥,连动都没敢动。两手在他手心里缩着,“那你现在松开我,让我走。”

    被子底下,男人的手,并不松开。他手心宽厚,让她的手显得很小。那感觉就像她平时牵着又一似的。在他这儿,她仿佛也成了个小孩。

    好一会儿,只听到他叹道:“明早我送你,今晚先睡觉。”

    男人的声音,有些疲倦,有些无奈。岑乔绝对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可是,此刻听着他这话,竟觉得有些不忍。想起余飞说他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的话。

    她动作停顿了下,身边的男人,果然闭上眼抱着她睡了过去。

    睡得很沉,并没有对她做任何其他事。

    岑乔试着挣扎了几次,但是他即便是睡着,他的手也没有松开过。岑乔怕大幅度的动作把身边的孩子吵醒,最终,只得作罢。

    一整个晚上,身边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大男人都睡得很好,唯独岑乔一直都睡不踏实。

    除了上次喝醉和商临钧稀里糊涂过的那一夜外,这是第一次她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这样睡着。

    他身上有着沐浴后的味道,像是薄荷一样,清新凉薄,很好闻,但岑乔很不习惯。

    不习惯和一个男人挤一张床,不习惯被人这样抱着睡觉。

    一整个晚上,一颗心都提着,怕他半夜醒来,又像上次那样对她做什么。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终于撑不住,眼皮合上了。但好在,身边的男人也一直睡得很好,并没有对她怎么样。

    翌日。

    岑乔醒过来的时候,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有些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晃了一会儿神,才想起自己此刻正躺在商又一的床上。而且,没记错的话,昨晚她还和商临钧睡了一整晚!

    岑乔想到那画面,背脊发凉。扭头往旁边看了看,还好,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那磨人的一大一小,此刻都不在。

    “岑小姐,醒了吗?”外面,莫婶敲门。

    岑乔起来,理了理头发,应声,“嗯,醒了。”

    莫婶推门进来,神色很微妙的看着她,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先生问你要不要下楼一起吃。”

    岑乔猜到大抵是莫婶也知道昨晚他们三人同枕共眠的事了。

    这种事,她也没什么可和外人解释的。

    岑乔去客卧洗漱,她先前用的那些洗漱用品都还在。整整齐齐的摆在洗漱台上,看起来好像那个房间就是她的似的。

    岑乔洗漱完,把衣服换好,下了楼。

    原本以为商临钧和又一此刻应该都正在餐厅,可是,没想到根本没见小家伙人。

    而商临钧显然也用完了早餐,这会儿正端着咖啡,翻着报纸,坐在桌边。

    他穿着整齐。身上的白色条纹衬衫,穿在他身上,没有丝毫严肃或死板,反而自然惬意。胸口敞开的两颗纽扣,迸射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窗外洒进来的薄薄晨曦,镀在他身上,更将他衬得冠玉风华。五官隐匿在光影里,看起来越发挺立有味道。

    这就是岑茵迷恋的男人,也难怪她会那般迷恋。

    要是让岑茵知道昨晚自己和商临钧同枕共眠,只怕要和她翻脸。

    岑乔的目光在他身上落定,思绪有些飘。

    似乎是察觉到了,商临钧抬了抬头,和她问好:“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