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给孩子找个妈妈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抬了抬头,和她问好:“早。”

    岑乔面对他,很尴尬,忙别开视线去,只低低的应了一声。

    她找了个离得他很远的位置坐下,没话找话说,“又一呢?怎么没见他?”

    “老傅带他去看陈医生了。”他回。

    “在家里闷了很久,出去放放风也好。”岑乔点头,又问:“他今天情况怎么样?好些了吗?”

    商临钧看着报纸,漫不经心的回:“好得差不多了。”

    岑乔放心很多,这样自己也就不用再来这儿。

    她低头吃早餐,本想和他解释一下昨晚的事。但是好几次抬头,发现对方都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更没有要和自己聊昨晚的意思,所以,所有的话又咽了回去。

    实在没必要自己找尴尬。

    饭吃到一半,余飞到了。商临钧便放下报纸吃去了。

    整个餐厅只剩下岑乔一人,她稍稍松了口气,慢条斯理的继续用餐。

    出了餐厅已经是10分钟后了,原本以为商临钧应该早已经去了公司,可是提着包出来的时候,却见一辆车还在静园的门口停着。

    后座的车门打开着,一眼就看到里面坐着的身影。

    商临钧修长的双腿交叠,靠坐在后座。

    岑乔还没说话,余飞就先开了口:“岑小姐,上车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公司就行。”岑乔下意识拒绝。

    “上来。”这一次,邀约的是商临钧。他从笔记本中抬起头来,远目看着她,“这样耽误彼此的时间毫无意义。”

    岑乔觉得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说她矫情。

    这样一再拒绝这么个优秀的男人,可不就是矫情吗?她现在要是个未婚身份,恐怕也会和其他女人无异,轻易受他蛊惑。

    暗想着,她到底还是弯身上了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车了。

    一路上,商临钧倒是没说话,一直在忙工作的事。

    临到公司五百米的距离,岑乔和余飞道:“余先生,就在这儿停车吧。”

    余飞没应,只是从后视镜看向她旁边的另一人。

    商临钧把电脑合上,“再往前开一点。”

    “别。”岑乔转头看他,“你不是让我护着你吗?再往前开,我可要护不住了。”

    商临钧单手撑着下颔,好整以暇的睐她,“是真想护我,还是其实是我见不得人?”

    呃……

    这男人总这么犀利吗?

    心思被戳穿,岑乔干咳一声,“商总,你自带光芒,我是已婚,老公、小姑子、公公都在公司里呢,我要带着你跑去我们公司门口招摇过市,不是给你惹麻烦吗?”

    她有意无意的,一再表明自己是已婚的身份。

    商临钧不是听不出来,从善如流的点头,“是挺麻烦。”

    岑乔松口气,要让余飞停车,旋即却听到他道:“可我不是个怕麻烦的人。”

    “……”你不怕,我怕呀!

    岑乔正要开口,身边的男人终于发了话,“就在前面红灯停下吧。”

    这男人,真是摸不清他的心思。

    但总有办法搅得她心底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好在是在两三百米远的时候即时停了车,岑乔没再说什么,推开车门要下去。可是,才转身,就听到身后的男人叫她,“岑乔。”

    男人的声音实在太好听,自己的名字由着他这般叫出来,格外酥。

    她条件反射的转过身来,疑惑的看他。

    “这次又一能恢复好,你是最大的功臣。我应该怎么谢你?”

    谢?

    岑乔想了想,“谢礼我就不要了。又一可爱,看他难受,我也不舒服。何况,其实我什么都没做。但是,商先生,提起孩子,我倒是真有一个诚心的建议。”

    “你说。”商临钧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听说,您最近在追孩子的生母。”岑乔先是试探的开口。

    知道自己的话触到了他的私生活,很不合适,但为了商又一还是直言。

    商临钧抬目看她,目光深邃,“听谁说的?”

    他的眼神很复杂,复杂到岑乔完全看不懂。只道:“重要的不是谁说的。”

    “什么是你觉得重要的?”

    “又一是个敏感又缺爱的孩子,以商先生的条件,我相信可以给他找到一个很好的母亲。”

    商临钧薄唇抿紧,静默良久不语。

    即便他不说话,岑乔也能感觉得出来他不高兴了。

    自己确实有点失了分寸,管到他的私事上。但是她这么做,一来是为了孩子;二来也是为了自己。

    被商又一惦记和依恋是一件让她觉得幸福的事,可是,这事有一回就会有二回。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每一次她都跑去静园哄他,陪他睡觉。

    “那我下去了。”知晓他没有再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岑乔主动开口,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一回,商临钧没有再叫住她,而是没有片刻的停留,直接让车子呼啸离去。

    岑乔望着那消失的车影,暗叹口气,收回心神,转身往公司里走。

    手机,响起。

    姜茕茕的电话打了过来,“你怎么回事,昨晚居然一晚上没回来!”

    “出了点意外。昨晚哄小少爷,反倒是把自己哄睡着了。”她没敢和姜茕茕说昨晚她和商临钧共眠的事。

    姜茕茕乐起来,“乔乔,这商总是不是得给你开工资才行啊?你这是给人家去当保姆啊!还是住家保姆。按现在的行情,你能拿个0一个月呢!”

    “你少给我贫。也就这一次,现在孩子好了,以后我都不用去了。”

    姜茕茕还想说什么,岑乔这边有人唤她,“岑小姐。”

    岑乔回头看了一眼,和姜茕茕道:“晚上下班顺便接我一下,我先挂了,这边有事。”

    她挂了电话,只见卢东兴大步过来了,一脸的热情,“岑小姐,好久不见了!”

    虽是和日安医疗的单子没谈成,但面上的恭维还是要有的。岑乔也笑笑,主动和对方握手,“卢总,好久不见。来找游小姐谈事吧?”

    提起那事,卢东兴面上掠过一丝尴尬。没回,只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是商总送岑小姐来上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