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商临钧就是岑乔养的小白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反应过来了。

    难怪卢东兴脸色这样尴尬。

    她只笑道:“卢总眼花了。”

    话虽这么说,但怎么听都是欲盖弥彰的样子。卢东兴只当她是不想曝光这段地下·情,所以也就从善如流的点头,“是,眼花了!可不眼花了吗?不然,当初也不会和游小姐签那单子。”

    岑乔听得出来卢东兴话里都是扼腕。

    看样子,是在游婧璃那儿,他也没讨到什么好。如今再看自己从商临钧车上下来,自然会后悔连连。

    这商临钧,可真是块好使的牌子,和古代君王的令牌似的。

    可是,越是如此,越叫她不敢多想。

    岑乔和卢东兴寒暄没两句,便要转身往公司走。

    “岑乔,你这不要脸的!”忽然,一道尖刻的声音响起。

    岑乔好看的眉心拧起。

    只见任明萱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步欢颜。

    “妈,婧璃还真没说错,她昨晚真的没有回去,身上连衣服都没换。昨天穿的就是这套。”步欢颜上下打量岑乔后,道。

    任明萱气得倒吸口气,举起手里的包,就朝岑乔打过去,“你敢拿我们步家的钱在外面养小白脸!你算个什么东西!岑乔,你臭不要脸!”

    任明萱提着鳄鱼皮包包。岑乔被甩了两下头,有片刻的晕眩。

    等回过神来,一把将她两手扣住,“任明萱,你发什么疯?!”

    她神色从未如此冷厉过。

    而且,再不是叫‘婆婆’,而是叫的‘任明萱’三个字。

    “你……你敢这么叫我?!”任明萱被她的眼神吓得呆了片刻,而后,气得浑身发抖,“没教养的东西!”

    她挣脱岑乔,想要再扑上去。岑乔手上用了力,将她一把往后推出去,任明萱毕竟是上了年纪,哪敌得过岑乔这样的力气?

    整个人狼狈的往后跌坐在地,跌得任明萱疼得半晌没能坐起身来。

    “妈,你没事吧?”

    步欢颜去扶母亲,扶了两下,没能扶起来,看样子是跌伤了。步欢颜双眼一下子气红了,冲上去拦住岑乔,“你给我妈道歉!”

    岑乔冷冷的看着她,“滚!”

    步欢颜唇瓣抖了两下,揪住岑乔的头发就要抽她。

    岑乔不想和谁当街闹腾,太难看,太失风度,而且现在已经有路上的人探头探脑。步欢颜要抽她,她伸手拦住,还是被她给挠到。

    “你们干什么?”忽的,一道喝声,响起。

    这声音……怎么听都有些耳熟。

    岑乔下意识往旁边看去,只见余飞从那辆车上下来,笔直朝她们走来。

    她僵了一瞬,没有去看车上坐的另外一个人。

    余飞力气大,发疯的步欢颜被他一下子就扯开,扔到一边去。

    “你管什么闲事?”步欢颜气极的嚷嚷。

    余飞不理会她,只低声问:“岑小姐,没事吧?”

    岑乔即便没有侧目,也感觉得到车上的另一人此刻一定正看着如此狼狈的自己。

    她摇头,“……没事。”

    “你就是岑乔养的小白脸,是不是?该不会那车也是岑乔给你买的吧?”步欢颜脑洞大开。

    岑乔觉得又可笑又丢脸。

    “他哪是什么小白脸,就是个开车的!车上坐的那个才是小白脸!”任明萱比女儿眼尖,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我倒是要看看你养了个什么东西!”

    任明萱说着就往那辆宾利车边走过去。

    岑乔心一凉。她和步家人闹腾,从未想过要把商临钧牵扯其中。

    余飞神色一凛,大步往那边过去。

    还没拦住任明萱,那车门已经从里面推开来。

    一道颀长的身影从车里弯身出来。男人气质干净,风采卓然,和街边几个狼狈不堪的人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别说是一向骄傲的岑乔,就连一贯厚脸皮的任明萱此刻也有点自惭形秽。

    她神色顿了片刻。

    等回过神来,忙道:“长得人模狗样的,不干点儿正事,竟然和岑乔狼狈为奸,搞我们步家的钱。”

    “妈,你别说了!”步欢颜一见到商临钧,脸色大变,已经快步过来,扯住了任明萱。悄然偷觑了眼男人,脸上微微泛红,似是害羞。

    “怎么就不能说了?他们能做出这种事,还怕人说吗?现在外面的男男女女,真是一个比一个没底线。”

    “妈!我们误会了!岑乔养的小白脸不是他!”步欢颜窘迫得脸涨得通红,见任明萱不收敛,脸色已经有些不快。

    “你就知道了?别看人家长得好,你就替他说话。”

    男人似是根本就没把她们母女俩的议论放在眼里,眼神幽凉的朝她们扫了一眼,迈开长腿,沉步朝岑乔走过去。

    那眼神明明只是凉薄掠过,可是,就是让任明萱和步欢颜觉得有千钧重那般,被骇得往后退了一步,自动让出路来。

    岑乔觉得丢脸到了极点。

    她掀目看了商临钧一眼,有些狼狈,“你不都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接到个电话,说这边有热闹看,我离得这么近,回来凑个热闹。”

    岑乔一下子就想到卢东兴。这电话怕是他打的无异。

    她看着一本正经的商临钧,“这热闹好看吗?”

    商临钧没答,伸手要抓过她的手,岑乔眼神往任明萱那边的方向飘了下,把手藏在了后面,“商总,别让人起了误会。”

    “手给我。”商临钧薄唇掀动,只有三个字。

    他神色从未有过的严肃。

    岑乔咬了咬唇,仍旧是没动。商临钧难得的没有耐心,直接扣住她的手肘,将她的手从后面一把拽了出来。

    她手上多了两条血痕,是被步欢颜抓伤的。

    雪白的肌肤上,那血痕尤其的刺目,看起来触目惊心。

    商临钧神色越发凉了些,“上车。”

    “不用,这只是小问题。”岑乔下意识拒绝。

    商临钧重重的眼神看着她。岑乔觉得这男人,骨子里也是霸道的。

    也对,他位高权重,一字千钧,平时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怕是都没有人会忤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