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你更希望抱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看看他们,像什么样子!根本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任明萱远远的看到商临钧握着岑乔的手,脸色乍青乍白。

    她撇开女儿的手,就要冲上去。

    “妈!你别胡闹了,丢脸死了!”步欢颜眼疾手快,一把把任明萱拽住。

    “我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给亦臣戴绿帽子吗?说丢脸,丢脸的也是他们!”

    “他不可能看上岑乔,岑乔养的小白脸,绝对不是他。”步欢颜看着不远处的一男一女,笃定的道。眼神渐渐落在男人颀长高大的身影上,有几分掩不住的恋慕之色。

    “你又知道了?”

    “妈,他是商临钧,你别在他面前闹了!”

    “什么商临钧,我管他是什么……”任明萱的话,说到这,忽而顿住,似是想起什么,问女儿,“你说他是谁?”

    “元盛集团的商总商、临、钧,就是婧璃姐那个远房表哥。”

    “他就是元盛的总裁?这么年轻?”任明萱也被‘商临钧’这三个字震了震。

    眼神在男人身上逡巡,自言自语的喃喃道:“难怪刚刚一看就觉得不像一般人。”

    “当然不是一般人。你说以他的条件,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能看上岑乔这样已婚的吗?再说……”说到这,步欢颜努努嘴,“他也瞧不上我们步家那些钱。”

    后头这话,任明萱听着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了,“你怎么涨人家士气,灭自己威风了?”

    “本来也是。光元盛总部那栋楼,当初可就投资了10多个e。就不提汽车、石油、酒店那些实业资产,光手上握的上市公司股份证券,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及的。”

    任明萱眼底又起了层变化,“那他怎么和岑乔看起来这么熟的样子。”

    “兴许是事业上有过交集吧。”步欢颜揣测着,看着不远处在说话的两个人,心底难掩嫉妒。

    当初在国外念书时,商临钧作为华人企业优秀代表在学校做过演讲。也就是那时候,步欢颜亲眼目睹了这个男人的风采,就此念念难忘。

    再后来认识了游婧璃,想让游婧璃帮着引荐她和商临钧认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从未寻到过这样一个合适的机会。

    偶尔在某些会场上‘特意’遇上商临钧,他也都将她的殷切视若无睹,冷漠的与她擦肩而过。

    就这样一个她费尽心思都认识不上的人,竟和岑乔关系还不错,她自是无法不嫉妒。

    另一边。

    岑乔还是没动。

    商临钧再重复一次,“上车。”

    “商总。”

    “或者,你更想我抱你上车?”

    他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岑乔暗叹卢东兴这人多管闲事。

    瞥一眼任明萱和步欢颜,她服软,“好,我上车。”

    岑乔先上车。

    商临钧扫了眼旁边的母女俩,没做声,面无表情的弯身上车。

    “商先生!”步欢颜没能克制住心底的激荡,唤他一声。

    他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坐上车,面上的神情无波无澜。

    步欢颜还想在他面前争取一下个人形象,急忙往前走一步,靠近他,“商先生,刚刚只是个误会,我嫂子她……”

    “余飞。”商临钧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她,没等她说完,已经将她的话切断,低唤一声。

    余飞立刻过来,冷着脸道:“这位小姐,麻烦你让开。”

    对方语气不善,步欢颜脸上挂不住。

    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一瞬没动。任明萱过来把她拽开,余飞将车门关上。

    而后,黑色宾利车在步欢颜不甘心的眼神里,扬长而去。

    “欢颜,我怎么觉得这商总待岑乔好像特别不一样?”任明萱毕竟是个年长之人,心有怀疑。

    步欢颜本就不高兴,这会儿听任明萱这么一说,心里更是有气,“你乱说什么?商先生挑谁都不会挑个结了婚的!”

    ————

    车里。

    余飞的手机再响起,他接了,听了两句,挂了电话。才回头道:“先生,秘书室刚来电话,问卢总那边该怎么回复。”

    商临钧看了岑乔一眼,“抽个时间和他见个面。”

    果然,她没有猜错。

    “就一个电话让商总你看了场热闹,就答应和卢总见面了?”岑乔打趣,“商总,你会不会太恶趣味了?”

    商临钧看了眼她的手,抽了胸巾递给她,“流血了。”

    起初被挠的那会儿,被挠麻木了,也没觉得怎么样。

    直到这会儿岑乔才觉得疼。

    对她,步欢颜一向是不怎么手下留情。

    她把胸巾摁在伤口上,“不好意思,弄脏了。我送去干洗再还你。”

    “嗯。”商临钧点头。

    “我们去哪儿?”

    商临钧没答,只和余飞道:“去找杜医生。”

    “好。”余飞应着。

    岑乔想说其实自己这点小伤,倒是不至于要耽误他宝贵的时间,跑一趟医院。但这会儿都已经上车,这话说了也没用,便改口道:“商总以前就认识步欢颜吗?”

    “哪个?”

    “我小姑子。”

    商临钧摇头,“不认识。”

    岑乔笑而不语。

    商临钧侧目看她。

    她生得美,笑起来时,眸底熠熠生辉,带着几分撩人的诱惑。

    他看着,眸色转深,启唇问:“笑什么?”

    “她好像对商总特别殷切。难怪老夫人要说喜欢商总的女孩都排进了大海。我看,怕是还不止。”

    商临钧薄唇抿紧,凝神望着她。

    那眼神看得岑乔觉得很不自在,里面似乎含藏着很多很复杂的情愫,那是让她不敢轻易碰触的情愫。

    正要别开脸去,他已经移开了视线。

    目光波澜不兴的落向前方,开口的语态更是波澜不兴,“但那些人中,不包括你。”

    他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语态里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更莫说是遗憾。

    但即便如此,岑乔的心跳还是乱了一拍。她没答话,只紧紧握着真丝胸巾。

    很快的,车便开到了天明医院。

    他口中的杜医生叫杜文笙,是个很年轻沉稳的男医生。

    杜文笙在诊室里见到商临钧带着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很是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