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怎么?不能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再一看他让自己帮忙处理的伤口,更是咋舌。

    这么一小伤口,竟是牢得商总大驾,堪称大开眼界。

    对方虽是什么都没问,但岑乔也从杜文笙眼里感觉到了震惊以及误会。

    不过,他没问,自己也不便解释。

    等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商临钧问:“还有没有伤到其他地方?”

    “没有。”岑乔摇头。

    商临钧站在她身侧,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一圈。似乎仍旧不放心,长指挑起她下颔,仔细看了又看。

    他站着,岑乔坐着。

    她全程仰头看着他,能看到男人的脸部线条。

    360°无死角,说的大概就是商临钧这样的男人。即便是这样看过去,他也依旧挑不出半分毛病。

    男人骨节分明的长指从她下颔松开,指尖,往下,一路滑到她雪白的脖颈上。

    他的指腹,像是有魔力一样,落在岑乔肌肤上,让她隐隐颤栗。

    不自觉想起那日在静园里,他的手指划过全身时的画面,她呼吸一紧,脸上燥热,慌忙把男人的手给扣住了。

    睫毛颤了下,唤他,“商总……”

    商临钧俯首看她。

    她小脸上晕出来的一层诱人粉红,没能逃过他的眼,他挑唇,似笑非笑,“不能碰?”

    三个字,含着调笑。暗哑,又似乎有别样的风情。

    连一边的小护士听着都暗暗红了脸。

    岑乔觉得自己那乱七八糟的心思,怕是被这他看穿了。丢脸的别开脸去,咬了咬唇,才道:“有点疼。”

    “这里有伤。”商临钧把她的手用另一手握住,拿开去。

    她手腕又细又柔,握在手里,像是没有骨头似的。

    岑乔知道一旁杜文笙正看着,不自在的将手从商临钧手里挣开。

    好在,他也没有做任何纠缠,只轻轻点了点她的脖子,和杜文笙道:“这里也处理一下。不要留疤。”

    杜文笙叫了护士给岑乔处理脖子上的伤。

    岑乔坐在那,好半晌,还觉得脖子上商临钧手指掠过的地方,滚烫得像火烧似的。

    她的视线,不受控制的,总会时不时落向那一直等在旁边的男人。

    此刻,他正站在杜文笙的文献架前随手翻着医学文件。

    静默。

    出尘。

    岑乔看着那一幕,脑海里莫名蹦出‘岁月静好’四个字来。

    旋即,自己也被这四个字吓一跳。

    他反倒是转过脸来,和她的视线对了个正着,“看什么?”

    岑乔觉得自己很丢脸。怎么就老把眼神往他身上飘呢?

    她忙摇头,扯扯唇,“已经处理好了。商总,可以走了。”

    “嗯。”商临钧点头,放下文件,和杜文笙告辞。

    大概是因为送她来医院耽误了时间的缘故,一路上,他都在忙着接电话。

    只是,电话里,他话不多,多半都是听着对面在讲话。

    “哥?哥!”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一个年轻身影激动的跑过来,“哥,真是你!”

    岑乔闻声去看,便见到一个年轻男子。

    对方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小些,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长相很好看,五官没得挑,但不那么稳重。耳垂上还挂着一枚钻石耳钉。

    此刻,一双眼睛已经从商临钧身上飘开去,盯着岑乔直看。

    那目光,很是露骨,看得岑乔有些不舒服,细微皱了皱眉。

    “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商临钧把电话挂了,目光瞥向对方,神色严肃,“你在这做什么?”

    对方像是有些怕他,被问后,没敢吭声。

    商临钧神色敏锐的往他身后几米处扫了一眼,就见一小女孩挺着大肚子站在那,显然是在等他。

    商临钧眉心皱起,“肚子都这么大了,你妈知道吗?”

    “我妈要知道干嘛呀?大就大呗,我又不要。一会儿就平了。”

    岑乔听得咋舌。堕胎这么大的事,从这年轻男子嘴里说出来,竟就和买小菜一样随意。

    何况,那女孩子看起来还没20岁的样子,肚子却至少也有7个月了。现在还说不要,未免有些太过荒唐。

    商临钧脸色冷下去,瞥他一眼,沉声警告道:“给我做事有些分寸,你现在不是未成年!”

    “哥,你别老给我摆脸色。这妞就是看着年纪小,其实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以为怀了个孩子就能把我商遇给吊死。我今儿就是让她见识见识,别说就只是个孩子,就是个金坨子,她也入不了我们商家的门。我们商家门哪是什么女人都进得了的?”

    商遇的话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岑乔都听入了耳,她站得远了一步。听到对方问:“哥,她谁啊?”

    那眼神又扫了过来。

    “先管好你自己那些破事。”商临钧没回他的问题,又教训了几句,打发他走了。

    半晌,岑乔还回头看那两道身影。那小女生一直默默的跟在商遇身后,看起来很是可怜。

    “他是我堂弟,商遇。”商临钧介绍,又补上一句:“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你要是遇上,能躲就躲着点。”

    “好。”岑乔点头,但也没怎么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这是他的家人,她哪会有机会遇上?

    那边,商遇被商临钧两三句话训得灰头土脸,脾气很冲。

    “那人是你哥哥吗?你脸色不好,他是不是骂你了?”大肚子女生小心的道:“你也别放在心上,他说你两句肯定是为你好。”

    商遇不给人脸,“你问这么多,和你有关吗?你还真以为怀了个孩子,就是我们商家的人了?滚你丫的!”

    他本就是个任性的大少爷,长这么大,连自己父母都不怎么训他。

    但商临钧不一样。

    从小就是长辈们给他立的标杆,叫他烦不胜烦。

    看着那一男一女的背影,他掏出手机,拨了串号码出去。

    “妈,我哥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你说临钧啊?”商遇的母亲在那边打着麻将,回道:“我听你大妈说,是有这么回事。我看,你哥这次是真动心了。”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问了没?”

    “你大妈不肯说。不过,依我瞧着,这女人怕是手段不少。否则,怎么能把你哥那样的人收了?”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这女人会什么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