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爱到不能自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遇的母亲一听,连打麻将的动作也顿了顿,“你可别乱来。你哥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他恼起来,公司里那些叔伯都还得让他个三分!”

    “放心吧,我有分寸得很。我就帮大妈试试看他是不是真对这女人存了认真的心思。说不准,还就是玩玩而已。行了,妈,我这边还有事,挂了。”商遇没等那边母亲再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商遇的母亲在那边眼睛狂跳。这小子,不要闹出什么事来才好!

    当天,岑乔没有再回公司。

    她觉得经由今天这么一闹,任明萱一定更希望自己赶紧和步亦臣离婚。

    她先去律师事务所找了个律师咨询情况,又回家打开电脑,写了辞职报告,没有多考虑,直接发送进董事长邮箱。

    做完这一系列事,给黎清打电话。

    黎清跟了自己好些年,自己这么走了,相当于黎清这么多年在公司里的努力尽数白费。

    以后新总监过来,必然要提拔、带领的都是自己的心腹,不可能会是她。

    游婧璃那边更会把黎清视成眼中钉。

    如今走之前她是得好好把黎清安顿下来。

    黎清在电话里听她说辞职的事,觉得可惜,但又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你是个好领导,总监你要不嫌弃,以后不管到了哪里,我都愿意去投靠你。”

    岑乔听得感动,“我原意也是要安顿好你。你要是真愿意跟我,是最好不过。但未来我得全部重新来过,风险大得很,以后你可愿意赌一把?”

    “只要总监愿意,我求之不得。”

    岑乔听黎清这样说,心里才安定些。

    这天难得空闲下来,岑乔去超市买了菜,晚上亲自下厨。

    姜茕茕回来闻到满屋子香味,立刻放下包,跑去餐厅抓了块馅饼放在嘴里嚼着,“乔乔,今天天下红雨了,你居然亲自下厨。”

    岑乔瞪她,“洗手!怎么和个孩子似的?”

    姜茕茕“嘿嘿”一笑,跑去厨房洗手。望着锅里正煨着的糖醋排骨直感叹:“步亦臣娶了你不珍惜,以后有得他后悔的。”

    “今晚把你收藏很久的那瓶酒开了喝了,怎么样?”

    “庆祝什么好事?”

    “离婚加辞职,算不算好事?”

    姜茕茕听得瞠目,“你有三亿了?”

    “没有,但不需要。且等着,他们会主动找我签离婚协议书,一定也就这两天。”岑乔笃定。

    任明萱这两天肯定也要咨询律师,会费些时间。

    姜茕茕抱住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这确实值得庆贺。我亲爱的乔乔,你终于要脱离苦海了,看来我平日里在青天庙没白帮你拜菩萨。”

    “那我得谢谢你了。”岑乔笑着拍开她的手,“别杵这儿挡我做事,开酒去。”

    姜茕茕松开她,从酒柜里取了红酒出来。打开,醒在那,又洗了红酒杯。

    岑乔把饭菜都做好,端到餐厅,两个人坐下吃起来。

    姜茕茕瞄到她手上的伤,问:“怎么搞的?”

    “小伤。早上和步欢颜母女俩闹了一通。”

    姜茕茕没好气,“这两个人成天找你茬,也是闲得发慌。我看你得去医院打支狂犬疫苗才是真的,疯狗挠的也是得打疫苗才安全。”

    岑乔乐,“步欢颜要听到你这么讲她,得气得撕了你的嘴。”

    两个人正聊着,岑乔搁在饭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姜茕茕塞了块排骨送入嘴里,把她的手机拿了递过去,“你妹。”

    岑乔放下酒杯,把电话接了,就听到岑茵在那边哭哭啼啼,不能自已。

    “你这怎么了?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姐,我不想活了!”岑茵抽噎着,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岑乔脸色一变,“你才几岁,说什么胡话?”

    姜茕茕见她脸色不对,不由得转头看过来。

    岑茵哭得直抽,“我真的好难过,好伤心。姐,你有像我这样用心喜欢过一个人吗?”

    岑乔心一惊。

    原来岑茵这样,是和商临钧有关?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姐,你知道吗,每天我去上班,就期盼着能见到他。但是他很少来我们分公司,有时候几个月都不见得会来一趟。他不来,我上班就提不起劲。可是,他来了,我见了他以后,更觉得煎熬。因为我只能远远看着,连和他倾诉心情的机会都没有!”

    岑乔听得头痛得厉害。

    最初只以为岑茵是一时兴起,如今听起来却叫岑乔心惊。

    “你这会儿哭成这样,就因为见不到他?”

    “当然不是!”被她姐一问,岑茵又痛哭起来,“我今天听同事们说,田小姐回来了!”

    “田小姐?”岑乔觉得这姓有些耳熟。

    “田小姐是元盛集团第二股东田丰祥的掌上明珠,叫田恬,她和商总从小就是一对儿。商总这么年轻,已经是董事长兼总裁,就是田丰祥在背后力撑他。我还听说,他儿子的亲妈就是这位田小姐。”

    岑茵一边说,一边抽噎。

    岑乔也想起来了,这位田小姐,当初她在莫婶耳中听起过。

    原来,那是商临钧的未婚妻?

    岑乔握着手机,有片刻的走神。

    稍会儿又听到岑茵在那边痛彻心扉的哭诉:“姐,我该怎么办?我觉得他是对我有意思的,只是碍于他有未婚妻所以迟迟不曾和我表白过。我想和他表白,可是我找不到机会。”

    “岑茵,你冷静些,不要乱来。”岑乔觉得岑茵怕是有什么误会。

    她和商临钧虽然没有很熟悉,可是,仅这么几次的相处,她感觉商临钧绝不是一个喜欢谁不敢表白的人。

    “既然对方已经有未婚妻,又是孩子的生母,那你表白也是无用功。何必无端给人一个拒绝你的机会?”

    岑茵啜泣起来,“还没表白,就死于摇篮,我心有不甘。姐,你绝对没有像我这样爱过一个人,我觉得我爱他爱得快要发疯,每天都被他的影子折磨着,真的好痛苦。”

    岑乔握着手机,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岑茵才好。少女的心思,在她未关注之下,原是早已经深陷至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