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小乔是你妈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必须冷静一些。你刚入社会,才接触过一个这样成熟理智的男人就以为自己看到了全世界,所以一头扎进去。这不是爱,只是一时的激情和迷恋。这段时间你不见他,不去想他,自然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等下回再见到他,绝不会再有动心的感觉。”

    岑乔苦口婆心。

    谁曾想岑茵在那边却是不领情,“我现在觉得我和你说就是在对牛弹琴,你压根儿不懂什么是爱。你和我姐夫之间,从头到尾就是个悲剧。所以你能把我这样纯粹的爱情说成一时的激情。姐,你这是对我爱情的玷污。”

    岑茵戳了她的痛处。岑乔心里也不高兴了,“行,你爱情伟大,我不懂。那你现在抱着你伟大的爱情继续哭去,我给你想不到什么好法子,也给不了你意见。”

    “我也没指望过你的法子。”岑茵恼极的把电话挂了,心里有怨气。

    岑乔被这一闹腾,心情一下子低落许多。

    回想岑茵电话里说的那些,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不舒服。可是,一时间自己也没弄明白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

    姜茕茕试探的问:“怎么了?岑茵和你闹什么?”

    岑乔摇摇头,抿了口酒,只幽声道:“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晚饭,岑乔没吃几口,反倒多喝了两口酒。姜茕茕自告奋勇的收拾厨房,打碎了两只碗,倒也无伤大雅。

    岑乔洗完澡,在床上躺着,等头发晾干。

    一旁,手机短促的响了一声。

    她拿了手机看了眼,是一条语音信息。

    ——小乔,你睡了吗?

    是商又一发来的语音。

    岑乔想了想,还是回了:“还没。”

    ——过几天我生日,奶奶说明天提前给我开生日party,顺便庆祝我身体好转,你可以来当一天我妈咪吗?

    岑乔听着那条语音,脑海里一下子就冒出岑茵电话里说的关于田小姐的话,狠了狠心没回复。

    只是将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吹头发。

    一会儿,商又一的语音又发了过来:

    ——小乔,就一天也不可以吗?

    岑乔听着孩子稚嫩的声音,小家伙恳求的眼神和小脸就好像已经出现在她眼前似的,让她于心不忍。

    可是,直觉里,她却已经不想再和商临钧走得太近。

    她想了想,回了条语音过去。

    ——又一,小乔明天不是很方便。如果你需要一天的妈咪,就问问你爹地,让他帮帮你,他会有办法的。

    大抵是那小家伙当真去问人了,手机安静了好一会儿。

    她把头发吹得半干的时候,手机又收到一条语音信息。

    “来吧,没有谁比你更合适。”

    原本以为是孩子的语音,结果,一点开,商临钧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他声音醇厚有磁性,从语音里听起来,真真像是那深夜电台里的dj。

    岑乔心跳漏了一拍,有些搞不懂什么叫‘没有谁比你更合适’这句话。

    那田小姐,怎么也该比她合适?

    岑乔这句话差点就问出了声,可是,出口前惊觉有些不合适,把话生生的压了回去。

    商又一可怜兮兮的声音再传过来,“小乔,同学们都笑话我,说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猴子。你来参加我的party,他们以后就不会再笑话我了!拜托拜托,你一定要来哦。只要让同学们见见你,我就让傅伯伯送你走。”

    岑乔听着孩子那话,心里顿时软成了一团。

    好像她要是不出现在她的party上,自己就是个罪人。

    理智告诉她,她一定要拒绝,可是,她却不受控制的应答了一声:“好。”

    语音发出去,后悔了,忙不迭想要撤回。

    可是,那小家伙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似的,生怕她拒绝,已经飞快的发了语音过来,“我已经听到咯!”

    “小乔,你答应我的事不可以反悔!”

    “那我睡咯,再见!我会想你的,你也要记得想我!”

    一连串的语音,蹦过来,岑乔听着,虽觉后悔,却也觉温暖。

    罢了!她到时候露个面就走好了。

    岑乔想着,躺回床上,脑海里在想着给孩子该送什么礼物好?那孩子怕是什么都不缺的。

    此刻,静园书房里,商又一抬起小脑袋来,咧嘴笑,“老爹,我这样说,小乔果然就答应我了哦!”

    “嗯。她心软。”商临钧翻着文件,提到那个人,神色柔和许多。

    她虽给自己的心门上了把锁,但孩子生病的那次,他也看出来了商又一已经成了她的死穴。

    商又一努努小嘴,“不过,要不是老爹你,小乔肯定早就答应我了。老爹,你怎么突然就没有魅力了呢?”

    “……”某人黑了脸。

    商又一拿了笔写作业,突然想到什么又笑开,“小乔果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眼光也不一样。她一定是喜欢像我这样的!”

    小家伙很是臭屁,“老爹,等我长大了,我就要娶小乔回家。”

    某人睐他一眼,很无情的拒绝,“想都别想。”

    “为什么?”

    “她是你妈。”

    商又一鼓鼓软嫩嫩小嘴,有些失望,“可是,小乔肯定不会嫁给老爹你。她那么好看,那么温柔,那么善良,那么能干,才不会愿意给我当后妈。老爹,你的条件配不上小乔。”

    商临钧唇角抽了下。

    这是被儿子嫌弃了吗?

    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配不上谁这种稀奇话。

    合上文件,他看着孩子,认真的道:“她嫁不嫁我,我配不配得上她,她都是你妈。”

    “……”商又一黑漆漆的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个圈,有些不明白,又似乎有些明白了。

    难道,他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猴子变的?

    翌日。

    岑乔开车去商场给孩子买礼物。转了半天,最后给挑了个平安锁的小手镯,图个好寓意。

    走出商场,包里的手机,疯狂作响。

    岑乔拿出来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把电话接通了贴在耳边。

    “岑乔,你回宅子里来,我有话和你说!”任明萱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语气不善。

    岑乔一听,便猜是自己离婚的事有了眉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