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他以死相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一听,便猜是自己离婚的事有了眉目,但还是有些出她意料的快。

    原以为还要等两天的。

    “好,我马上过来。”岑乔把电话挂了,开了车往步家宅子去。

    一路,太阳西下。

    落日余晖笼罩在海面上,将蓝色海面照出一片橙红色。看着眼前壮丽的一幕,想到很快将要恢复自由之身,岑乔心里多了几许轻快。

    到步家的时候,任明萱坐在沙发上主座上等着。

    她右边坐了一位年轻男子,戴着眼镜,穿着笔挺的西服,一看便是律师。

    岑乔放下包,在任明萱对面坐下。

    任明萱睐她一眼,把一份协议书往她面前一推,“没什么问题的话,赶紧签字!我看着你就烦。”

    岑乔暗想,彼此彼此。

    她直接翻到协议书最后一页,签字栏两边都空着。她抬目看了任明萱一眼,“他不签?”

    “你急什么?这就签!”

    任明萱拿了手机拨了串号码出去。她等了一会儿,那边应该是接通了,她一改对岑乔厌恶的态度,语气放软些,“亦臣,你赶紧回来。妈一直在这等着你呢!快点!十分钟就能到?好。”

    岑乔逐字逐句的看着协议书。

    内容倒是没什么问题。

    任明萱无非就是死守着他们步家的家产,所以大部分条款都是在强调财产独立,步家的一分钱都不属于岑乔。

    岑乔对这些条款,没任何异议。

    抽了笔,要签字。

    笔尖,才点在签字栏上,就听得一声冷问:“你怎么在这?”

    步亦臣回来了。

    一进门,见到岑乔和母亲对立而坐,便有种不祥预感,眉心蹙起。

    岑乔当做没听见,提笔将字签了,才回他道:“你也过来签字吧。”

    “是,赶紧过来签了。签完立刻去民政局,我已经约了朋友在那等着,现在还来得及。”任明萱看了下腕表。

    步亦臣一听,已经明白过来。

    冷着脸,大步过来,一把抓起她们俩面前的协议书,‘离婚’二字,直直的刺入眼里,刺得他眼睛生疼。

    翻到最后一页,只见那儿已经写着了岑乔的名字。

    他亦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一股不甘,抬手就将协议书撕碎。

    岑乔冷了脸。

    任明萱喝道:“你干什么?”

    “跟我走!”步亦臣伸手就去拽岑乔。

    岑乔甩开他的手,“放开我!”

    但步亦臣力气很大,岑乔根本甩不开。雪白的手臂,被他拽得通红。

    任明萱拦在步亦臣面前,“亦臣,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想离婚?”

    “不、离!”步亦臣重重的咬出两个字,掷地有声。

    “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任明萱心痛难当,手指着岑乔,“这女人有什么好的?她拿你的钱养小白脸,你还要她,亦臣,你怎么这么糊涂?!”

    母亲的话,刺痛了步亦臣的自尊。

    他面色更冷峻些,却是冷声道:“妈,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和你没关系!以后,你不要再管我们!也不要把岑乔叫到这里来!离婚协议书,我不签!”

    “你……”任明萱气得连抽两口气,捂着胸口,“我真是要被你气死!”

    步亦臣没理会那么多,拽着岑乔,把她往外拉。

    他将她一把塞进自己车里,伸手将安全带给她扣上。

    岑乔倒想看看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也就没有再挣扎,只是任他将车从宅子里开出去。

    一路上,他脸部线条绷得紧紧的。

    呼吸也很重。

    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岑乔有些不懂,离婚于他和游婧璃来说,怎么都是一件好事,他又有什么可生气的?

    “你真的就那么想要离婚?”

    终于,步亦臣开口。

    手,握着方向盘,握得很紧,手背上青筋都在突突的跳动。

    岑乔嗤笑一声,“何必多此一问?”

    “岑乔,你懂不懂好好说话?非得这么和我冷言冷语?”步亦臣扬声,似气似怨。

    岑乔目光远远的看着路况,“从前你可有过和我好言好语的时候?种什么瓜,得什么果,你怨不得我。”

    步亦臣竟是答不上话来。闷了一会儿,只问:“你真的就那么想要和我离婚?就因为外面那个小白脸?”

    “和他没关系,你不用把他扯进我们的婚姻里来。”提起商临钧,岑乔看了眼时间。

    “那因为婧璃?”步亦臣竟是难得的软了些语,“我对她一直有亏欠,当年孩子的事你也知道。虽然她现在回来了,但是,我们的感情其实很难再回到过去。只要你不离婚,我会和她说清楚。”

    岑乔听着,觉得特别可笑,心里亦替游婧璃悲哀。

    真不知道要是她听到步亦臣这些话,心里该怎么想。

    “和她也没有关系。步亦臣,我们的婚姻走到现在,只和我们自己有关。你不爱我,我不爱你,这是根本。所以,你和她分开还是继续,我一点都不关心。”岑乔把话说完,扫了眼对面,只道:“你放我在路边下车吧,我还有其他事。离婚的事,你自己好好考虑,你耽误我不要紧,别耽误了你一直亏欠的游婧璃。”

    岑乔说完,将车锁开启。

    步亦臣听得眉心都在突突的跳,他没有停车,反倒是加速。

    “步亦臣,你放我下车!”岑乔恼起来。

    “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好好谈。”他根本就像听不到他的话似的。

    岑乔面色冷下,“你再不停车,我就跳车了。”

    步亦臣似乎是料定了她不敢跳,继续踩油门加速。

    岑乔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她原本只是做做样子,谁曾想步亦臣当真被吓到了,“岑乔,你疯了?”

    他松开方向盘,伸手去扯她。

    岑乔被惊了下,“看车!”

    步亦臣惊得回头,车子已经拐道,笔直的就要朝一辆皮卡撞过去。

    再打方向盘已经来不及,岑乔整个人几乎都要被甩出去。步亦臣心头一痛,一边踩刹车,一边依着本能将岑乔整个人死死护在怀里。

    “啊——”

    惊叫声响起。

    旋即……

    “砰——”一声响,两辆车重重的撞在一起。

    车内,两人一起被撞飞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