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深夜去找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只觉得一双手把自己护得死死的,继而,一阵晕眩感直逼而来,她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没了知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被送进了医院。

    “醒了!醒了!”岑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姐,你怎么样了?”

    岑乔从床上坐起身,只晕了一会儿后,便响起刚刚发生的事。

    步亦臣。

    她记得他刚刚牢牢把自己护着。

    “医生说你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观察一下就没事了。”陆莉莉倒了杯水给她,“喝口水压压惊。”

    岑乔抿了口水,才问:“步亦臣呢,他怎么样了?”

    “他就没你这么幸运了,现在还在急救室。我听说,刚刚出车祸的时候,就是他护着你,所以你才没事,不然现在躺在急救室的就是你。他都愿意对你以死相护了,你还想着要和他离婚,也太说不过去。”陆莉莉念叨着。

    岑乔咬了咬唇,掀开被子,只道:“我去急救室看看。”

    “你婆婆正在气头上,你这么过去,还不把你撕了?”陆莉莉要拉着她。

    岑安吩咐:“岑茵,你陪她一起过去。”

    “哦。好。”岑茵挽着岑乔往急救室走。

    急救室,步亦臣还没有出来。

    任明萱在那掉眼泪,步欢颜在一旁安抚,步明远沉着脸,背着手,默不作声。

    岑乔一出现,任明萱就大步过来,“你个灾星!你还来做什么?”

    “你干什么?”岑茵瞪着对方,站岑乔面前。

    “我干什么?要不是她岑乔,我儿子现在能躺在急救室里?岑乔,我丑话和你说在前头了!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事,你死一万次都不够赔的!”

    岑乔不做声。

    岑茵却是不管情份,“你儿子要护着我姐,我姐也拦不住吧?你要找麻烦,你得去找你儿子问问,平时和别的女人出轨那么厉害,怎么我姐要和他离婚的时候,他就开始惺惺作态了!变成这样,怨得了谁?”

    任明萱气得发抖,“我要撕了你这刁钻的嘴!”

    “你来!你来撕!”岑茵梗着脖子。

    岑乔拉她一下,有些无力,“好了,岑茵,这是医院。”

    岑茵这才没再说话。

    任明萱也被步明远说了两句,闭了嘴。

    步亦臣毕竟也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岑乔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当下那一刻,他是真真实实的把自己护在了怀里。虽然也许改变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她也做不到不闻不问。

    她找了个椅子在抢救室远远坐下,岑茵在她身边坐着。

    ————

    另一边。

    静园。

    此刻,一片通明。

    因为商又一大病初愈,商先生难得大发善心,请了他们班同学都来家里做客。

    小孩子闹成一团。

    可是,闹着闹着,商又一小少爷就不闹了。

    时不时的往园子外跑,伸长脖子往外看。

    “商又一,愿还许不许,蛋糕还切不切了?”有小朋友早就嘴馋,终于等得不耐烦。

    商又一拧着小眉头,“急什么?我妈咪还没到!”

    “那你妈咪还来不来了?”

    “当然来!”商又一笃定的开口。

    结果,他第五次,往外跑,还是一无所获。耷拉着脑袋,折回来,失落的捧着小脸在院子里的小墩子上坐下。

    厅里的小伙伴朝他跑过来,他也不搭理,不耐烦的把人推得远远的。

    莫婶看着那副失落的样子,有些心疼,去敲书房的门。

    “先生,你看,要不要给岑小姐打个电话问问?”

    商临钧正站在窗口,亦是看着楼下。已经9点多,楼下还黑沉沉的,并没有其他客人来过。

    他‘嗯’了声,“我知道了。”

    莫婶带上门,离开。

    他取了手机,拨出那串号码。可是,电话无法接通。

    ——

    “商又一,你是不是骗人的?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妈咪吧?”

    “我们都没见过你妈咪!你还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

    小伙伴们终于受不了这样的等待,都闹腾起来。

    商又一气鼓鼓的涨着小脸,冲过去,把蛋糕往地上一砸,“小乔吃不到蛋糕,你们也别吃!”

    大家一直眼巴巴的瞅着那四层蛋糕,这会儿被一砸,都掉在地上不能再吃,一群小朋友气得哭成一团。

    整个静园,一片混乱。

    商又一可完全没有心情安抚同学,只‘咚咚咚’的往楼上跑。

    推开书房的门,探着小脑袋进去。

    听到动静,商临钧收起手机,转头看向他。

    见到爸爸,商又一心底的失落和委屈,不断往外冒。小嘴巴一扁,声音里便打着哭腔了,“老爹,我们去找小乔,好不好?”

    商临钧薄唇绷紧,“她失约了。”

    “也许是她很忙!”商又一道:“小乔之前也和我说了,说她今天会很忙的,我可以理解的!”

    “她既然答应你,就该守约。”

    “没关系。”商又一摇了摇小脑袋,“老爹你不是说过男人要心胸宽广吗?既然小乔忙,那我们就主动去找他,好不好?”

    商临钧看着孩子单纯的小脸,又看了眼已经开始下起雨的窗外,最终,点头,“好。外面下雨,让莫婶给你拿件外套。”

    “好嘞!我这就去!”商又一立刻笑起来,仿佛忘了刚刚被爽约的失落。

    他几步窜回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随便抽了件斗篷,很自觉的自己套在身上。

    商临钧开车。

    他乖巧的坐在后座上,系着安全带。

    姜茕茕住的小区‘雅苑’,离别墅区不远。商临钧将车停在楼下,和商又一开口:“外面下雨,我上去带她下来,你在车里等着。”

    “我和你一起去。”商又一把身上的斗篷整理好,“外面下雨,小乔可能不爱出来。”

    商临钧看了儿子一眼,没再说什么。从后备箱取了两把伞。

    黑色的小的,递给商又一。

    大的自己撑开。

    “走吧。”两个人,迎着雨,往小区楼的方向走过去。

    ……

    姜茕茕正躺在沙发上听着歌,做着面膜的时候,门铃声倏然响起。

    这么晚,也就只有岑乔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