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她在和人约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今天又没带钥匙吗?”姜茕茕含糊的说着,将门从里面拉开。

    看到外面站着的一大一小,她傻愣了半天。上嘴唇碰下嘴唇,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手里拿着同款的大小黑伞,男人的西服上有点点水滴,小家伙身上的斗篷也被打湿了。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还真是足够吸引眼球。

    “你……你们……怎么会来这儿?”姜茕茕终于回过神来,把面膜从脸上扯下来,露出漂亮的小脸。

    “这位阿姨,我们是来找小乔的。小乔在吗?”商又一很礼貌的开口。

    姜茕茕看着白嫩帅气的小家伙,心里就觉得软软的。

    难怪岑乔愿意去商家给人家当保姆啊!这么个迷死人的小帅哥,搁谁谁都拒绝不了啊!

    商临钧这基因真是好到有点犯规。

    “阿姨?”没听到回答,商又一又唤她一声。

    姜茕茕轻‘啊’一声,道:“乔乔这会儿还没回来。要不,你们进来坐会儿?我帮你打电话给她。”

    商又一想立刻就进去,可是,还是‘矜持’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老爹。

    商临钧没有点头,只问:“她现在在公司?”

    “没有,她辞职了。”姜茕茕直言,“听她说,她和步亦臣有事,这会儿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

    商临钧握着伞柄的手,绷紧了些。

    商又一扬着小脑袋,紫葡萄一样的大眼天真的看着他,“老爹,步亦臣是谁?”

    “我们走。”商临钧面无表情。大掌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又冲姜茕茕点了点头,“打扰了。”

    “没,上次是我麻烦了商先生。”姜茕茕客气的开口。

    商又一不愿意就这么走了,“老爹,我们进去坐坐吧。小乔一会儿就回来了!阿姨邀请我们进去坐的。”

    “不行。”商临钧断然拒绝,脸部线条绷紧。

    “那老爹你一个人回去,我进去等小乔。”小家伙把自己的伞塞到他手上,就要往屋子里钻。

    商临钧大手一伸,轻而易举的将他拎了回来。单手一抱,直接把他从地上一抱而起。

    “老爹!”商又一小小的身子扭得像泥鳅似的,要从他身上滑下。

    商临钧掌心有力,把他稳住。看着孩子,沉声道:“那是她老公。”

    五个字,听不出任何多的情绪,只有目光黑沉沉的。

    他又道:“他们夫妻约会,你在这等什么?”

    商又一一怔。

    下一瞬,小嘴一扁,刚刚还闹腾,这会子陡然安静下来了。

    他什么都没有再说,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趴在男人肩上,任由他抱着自己下楼。

    进了电梯,他终于瓮声瓮气的开口:“老爹,你说,小乔是不是约会就把我忘了?”

    商又一一手托着他,另一手抓着两把伞,没有回答。

    但答案,显然是。

    姜茕茕站在门口看着那消失的一大一小,晃了好一会儿神。

    刚刚,自己不会说错什么话了吧?看着小家伙委屈巴巴的样子,好像很可怜!

    而且,这父子俩和乔乔到底什么关系啊?怎么大半夜的找上门来了?

    姜茕茕一脑袋的问号。关上门,赶紧找了手机给岑乔打电话。

    可是,一次又一次,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

    另一边。

    步亦臣终于被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

    他昏昏沉沉。

    步家其他人皆蜂拥而上。

    “亦臣,你没事吧?”

    “哥,你怎么样?”

    步亦臣稍稍掀开眼皮,环顾一圈四周。想说什么,但是开不了口。

    医生道:“现在病人精神不好,肋骨断了7根,颅内有轻微出血现象,家属不要吵闹。今晚观察,只要颅内没有大出血现象,就不用动手术。”

    “好,谢谢医生!谢谢医生!”任明萱一再道谢。

    岑乔站起身,想往步亦臣那边走过去。却听高跟鞋敲击着地面的声音响起,“亦臣!”

    游婧璃的声音响起。

    岑乔脚步一顿。

    游婧璃几步就过来了,一眼就看到岑乔,神色骤冷。

    “岑茵,我们回病房吧。”

    岑乔和岑茵低语一句,往另一个方向走。

    和游婧璃擦肩而过时,游婧璃一眼就认出岑茵来。

    当时岑乔和步亦臣新婚的那晚,岑茵也在。她流产,岑茵也脱不了干系。

    想起过往的事,游婧璃眼神锐得像刀刃一样,仿佛恨不能将岑茵岑乔两姐妹生生剜出个洞来。

    岑茵不客气,冷嗤了一声,“小三。”

    游婧璃气得浑身发颤,拳头握紧,手指都像是要被捏断了似的。

    ————

    岑乔回了病房。

    陆莉莉把晚饭摆在床头,“这是司机刚送来的,趁热吃两口。”

    岑乔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胃口。

    陆莉莉问:“怎么样?亦臣有事没事?”

    “要观察。颅内出血,就怕大出血。”岑茵替岑乔回答。

    “这孩子倒是也让我意外。岑乔,上回你说要离婚的事,我看你可得好好再考虑考虑。现如今,能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的男人,也不多了。”陆莉莉又劝。

    岑乔却是道:“岑茵,你手机借我一下。”

    岑茵把手机递给岑乔。

    岑乔摁了串号码,原想拨出去,可是,想到什么,看了眼岑茵,又把手机放下了。

    他们都在这,如果自己给商临钧打电话,岑茵要是知道,不知道又会怎么样。

    “怎么了?”岑茵问,“怎么号码都摁了又不打了?”

    “我怕记错号码。你包里带充电器没?”

    “带了。怕在医院里无聊呢!”岑茵从包里翻出充电器给岑乔。岑乔弯身插上,将放在床头的手机充上电。

    “充电器放我这儿吧,明天我给你送你公司去。”岑乔道。而后,又看了眼父亲岑安和陆莉莉,“爸,妈,你们也都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岑茵明天还得上班。”

    “也好。你反正也没什么事。”陆莉莉点头。

    岑安叮嘱:“把晚饭吃了。”

    “好。”

    他们一行三人离开了,病房里终于恢复安静。

    岑乔将手机开机。

    这么晚了,孩子的party只怕早就结束了!

    想到商又一那张失望的小脸,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