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他生气的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打了车到岑茵的公司。

    到楼下,给岑茵打电话,岑茵声音压低,“姐,你上五楼来等我。我这会儿在会议室,马上就出来。”

    “好。你先忙吧。”岑乔和公司前台说明了来意,领了访客证才进了公司。

    五楼。

    所有的员工都埋首在隔间里,整个公司都鸦雀无声,环境严谨。

    岑乔往会议室的方向看过去,隔着磨砂玻璃,隐约看到会议室里有几个人。大家都坐着,很模糊,岑乔也辨不清哪个是岑茵。

    等了大概十分钟,会议室的门被打开。

    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

    岑乔站在窗边,远远的看着。

    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眼里,让她愣住。

    对方正由几个人簇拥着,沉步从会议室里出来。岑乔不认识他身边的其他人,但余飞却是认识的。

    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男人脚步一顿。

    抬头。

    目光堪堪和她的撞上。

    见到岑乔,他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意外。似乎也没想到她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这。可是,那意外很快散去,眼神变得沉郁、锐利了几分。

    岑乔被他盯得压迫感甚重。

    就像一个巨石压在她头顶似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姐!”就在此刻,岑茵的声音突然响起。

    岑乔回神。

    别开眼,将视线投向身后的岑茵。

    岑茵偷觑一眼商临钧,眼神里含着伤感又难掩迷恋,只鞠躬唤人,“商总。”

    商临钧淡淡的’嗯’了一声。

    岑茵发现他的目光顿在岑乔身上,面色严肃,只以为是因为公司里来了陌生人惹了他不快,忙挽住岑乔的手和他解释:“商总,这是我姐。她是来给我送充电器的,马上就走。”

    商临钧没再说什么,视线从岑乔身上抽离,面上只剩下疏离的冷漠,提步离开。

    他一走,岑乔松了口气。视线,却不自觉的跟着他的背影。

    “姐,你也看出神了吧?”岑茵扯她一下。

    她回神,“什么?”

    “他就是我们商总。”岑茵低声道,失魂落魄的看着那背影,喃喃道:“我没骗你吧,他是个很迷人很优秀的男人。”

    “再优秀,你也不要再肖想。”岑乔神色严肃,“别忘了,他已经有一位田小姐!”

    岑茵咬了咬唇,像是不甘心,“那位田小姐也只是听说,我们谁都没见过。”

    “空穴来风必有因。”岑乔警告的道:“你别傻乎乎的把自己搭进去!那是愚蠢!”

    岑茵瞅着她,“姐,我怎么觉得你情绪特别激动?”

    岑乔微微皱眉,有吗?

    没答。她打开包,从里面翻了充电器出来,塞在岑茵手里,“我还有事,先走了。”

    岑茵也没有再留她。

    她一走,会议室里,又出来一个身影。商遇手里拿着文件,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前后脚离开的一男一女,若有所思。

    “小商总。”岑茵立刻和商遇打招呼。

    商遇扫了她一眼,下颔往某个身影的方向点了点,“那是你姐?”

    岑茵挺意外他怎么问这个,但还是点头,“嗯。”

    “亲的?”

    “嗯。”岑茵虽觉狐疑,但还是点头。

    商遇竟亲自递了张名片给岑茵,“以后,有机会一起吃饭。”

    他笑,神情间有几分轻浮的诱惑,“我很欣赏你。”

    岑茵不可置信的捏着名片,疑惑、不解、慢慢的又有几分窃喜。

    小商总很多方面虽然不能和商总比,但是比起外面那些男人来说,还是好太多。

    无论是外形还是家世,都没得挑。

    被这样的男人搭讪,岑茵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而且,接近了小商总,还怕没有机会和商总表明心里话吗?

    岑乔走出元盛分公司,去路边拦车。没曾想,商临钧那辆宾利此刻竟还停在路边。

    靠路边的车门开着,男人正坐在后座翻着文件,余飞不知所踪。

    想来这会儿是在等他。

    岑乔想了想,还是提步朝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商总。”她打招呼。

    商临钧翻着文件的动作顿住。

    他抬头,侧目看她,“有事?”

    两个人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神,始终含着些许冷漠。

    这样也好。

    反正,自己也从未想过要和他多熟络。

    岑乔暗暗和自己道,忽略掉自己心底那种黯然的情绪。只从包里翻出两样东西来。

    先递给他的,是一条真丝胸巾。

    “这是还给你的,已经清洗过,谢谢。”岑乔道谢,语态亦和他一样是疏离的。

    商临钧伸手接过,什么都没说,只是随手扔在了一边。

    “还有这个……”岑乔把平安锁的手镯递过去,“这是送给又一的。”

    商临钧没有伸手接。

    只道:“你欠他一个解释。”

    岑乔抿着唇,并不说话。

    商临钧将文件丢下,长腿一迈,弯身从车上下来了。

    他很高,站直了,在岑乔面前,更具压迫感。

    岑乔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只听到他道:“岑小姐,如果做不到,就不要随便答应他,不要随便给他希望。”

    他很严肃,始终绷着脸。

    岑乔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被他教训。

    “我的确有错,我会和他道歉。”岑乔想起那位田小姐,心里突然有些难过,看了商临钧一眼,绷直背脊开口:“但以后也请商先生端正自己。不要再邀请我假扮又一的妈咪,这种事我做不来。我也不会给他当后妈。”

    商临钧眼神一沉,语气里更透出几分不客气,“宁可继续你那荒唐的婚姻?”

    岑乔生气的回击,“我婚姻即便是很荒唐,也不必商总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说罢,她转身就要走。

    可是,才转身,腰间忽的一紧。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被旋过了身。

    毫无预兆,粉嫩的唇被男人的唇,用力堵住。

    他像是很生气,冰冷的薄唇在她唇上辗转,全然不是先前那样的柔情和热情。

    这个吻,是清冷的,毫无温柔可言,更像是惩罚。

    可是,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惩罚自己?

    岑乔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泛酸,讨厌自己这样无端的被他撩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