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好几次都差点擦枪走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到底把她当什么呢?有一位未婚妻,还觉得不够,偏要出来招惹她这个已婚的人?

    岑乔两手抵着他的肩膀推拒,包掉落在地,里面的东西全数落了出来,也没有谁在意。

    男人像是不耐烦,将她两手举高,摁在身侧。

    没了两手,她便张唇就咬他。

    吃了痛,商临钧吻她的动作这才停下。

    他只是退开一寸,目光沉沉的锁定她。灼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她脸上。

    岑乔只觉得那眼神深得像是一个漩涡,眼底倒影的她,呼吸紊乱,红唇微肿,头发散乱。

    她若是没有一点儿抵抗力,早就被这个漩涡卷进去,只怕和岑茵还有其他无数女人一样,连灵魂都要屈服于这个男人,终究变成他的傀儡。

    但她毕竟有一段失败的婚姻。

    她也从来没有年轻人该有被爱冲昏头脑的激情。

    “商总,请你自重!”她绷紧小脸,两手从男人手心里撤出,只道出这一句。

    即便极力克制,但呼吸还有些喘。

    商临钧凝神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什么都没说,只蹲下身帮她捡地上掉落的东西。

    岑乔无力的靠在车上,缓了缓呼吸。

    她掉落在地的手机,不断的震动。

    屏幕上,闪烁着‘步亦臣’三个字。

    商临钧一眼便看得清晰,眉心皱起。

    他还没碰到手机,岑乔已经弯身将手机捡起,接了,贴在耳边。

    “你怎么这个时候醒了?”岑乔问步亦臣。

    步亦臣苦笑,“我醒来都没看到你。我可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你连看都不来看我一眼,是不是太说不过去?”

    岑乔想了想,“等没人了,我再过去看你。我没精神和他们吵。”

    “现在就没人。而且,我很饿。”

    岑乔问:“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去。”

    “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行。”

    岑乔只道:“那我看着买吧。”

    为一个男人洗手作羹汤,她再没有那样的兴致。

    岑乔挂了电话,再回头。商临钧已经重新上了车,且关上了车门。

    她的包,被整理好, 就摆放在路边。

    透过玻璃,岑乔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男人端坐在那,脸部线条紧绷。姿态衿贵,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能靠近的感觉。

    这个男人,确实不能靠太近。靠得太近,会让自己乱了阵脚。

    余飞这会儿刚好从公司里小跑了出来,见到岑乔,打了招呼:“岑小姐。”

    岑乔冲他点点头,“余先生。”

    余飞往里看了眼boss的神色,没有再和岑乔说什么,赶紧上车,开车离去。

    岑乔站在路边看了一会儿,直到那辆车彻底消失在车水马龙中,她才慢慢抽回视线。

    唇上,似乎还残留着男人唇间的热度。

    岑乔暗叹口气,和商临钧的这种游戏,她自认玩不起。

    —

    岑乔去了步亦臣的病房。

    他刚醒,没什么精神。

    “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撞到哪里?”步亦臣边问着,眼神在她身上逡巡。

    岑乔不适应他的关心,只摇头,“我什么事都没有。给你带的粥。”

    她把床上的小桌子打开,将热腾腾的粥摆上。

    步亦臣皱眉,“怎么是外卖?”

    “将就一下吧。”

    步亦臣很不高兴,但此刻也别无办法。只能张张唇,“你喂我。”

    岑乔不动。

    步亦臣更不爽,“岑乔,我冒死救你,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我现在肋骨断了这么多根,绑成这样,你觉得我能动吗?”

    岑乔看一眼步亦臣。那副样子,确实可怜。医生也再三交代,不能乱动。

    她只得拿了勺子,给他喂粥。

    两个人,好一会儿没说话。步亦臣很享受这样的待遇,眉心比刚刚舒展了许多。

    岑乔却忽然道:“等你好了,就把协议书签了吧!”

    步亦臣脸上的笑容一敛,换做爆怒。薄唇开启,只咬出几个字,“你个无情的女人!滚!”

    岑乔从步亦臣的病房出来,正好遇上公公步明远。

    岑乔还是礼貌的叫了声‘爸’。步明远道:“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岑乔点头。

    两个人,在医院的花园里并肩走着。

    这个季节,天越来越冷。

    岑乔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才听到步明远道:“你的辞职信我收到了,你和亦臣的事我也已经听说。亦臣那孩子确实是顽劣,但这次我想你也看出来了,他对你并不是毫无感情。至于他们说你在外面如何,我一概不信。我了解你,你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

    岑乔并不接话。

    步明远无条件的信任,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她到底是让步明远失望了。

    虽然她和商临钧之间确实没走到那一步,可是,也不能坦然的说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几次,他们都差点擦枪走火。

    “工作上,我很欣赏你。你的辞职信,我暂时不收。这段时间,你的工作我会让人先替你。刚出了车祸,我给你一个月的假期,你好好休养身体,调整下心情。一个月后,你再回来上班。”

    “爸,我已经想好了。”

    “不管你怎么想的,一个月后,我们再商讨。”步明远有些霸道。

    既是如此,岑乔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时间,缓慢的过着。

    这半个月,岑乔在找写字楼。这么多年在步家,她业务能力纯熟,早就跃跃欲试想要自己单干。姜茕茕出了大半的资金,两个人一拍即合成为合伙人。

    姜茕茕虽然生活上是个小迷糊蛋,但工作上倒是能吃苦。而且,姜家背景雄厚,对自己这女儿的事业自然无条件支持。有了姜家的人脉,他们公司起步会要顺当得多。

    岑乔为了自己的事业,忙得脚不沾地,生活过得格外充实。

    只是,偶尔,站在窗边,遥望着不远处的海面,也会想起山顶上那座‘静园’,以及静园里那一大一小。

    他们再没有联系。

    也许,他们都不过是彼此生命间的普通过客。擦肩后,彼此都终将对方忘记,不留痕迹。

    岑乔心底无端有些伤感。

    这天晚上,她刚整理完公司注册信息,洗完澡要睡去,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