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岑乔,你在玩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声音……

    岑乔即便昏沉这样,却也一下子辨认出来。

    “……救命……”

    唇瓣翕动,她叹出这两个字来,不甚清晰。

    求救的话,却更像是软软的娇吟。

    商临钧在那边狠狠一震,“岑乔?”

    像是不敢相信。

    他以为拨错了号码,拿了手机看了又看,确实是商遇的电话。

    “救我……”岑乔只能吐出这两个字。

    无论是商遇,还是步亦臣,她这副样子,都不想落入他们俩任何一个人手里。

    “拿着手机,离商遇远点,越远越好。”商临钧在那端和她说话。

    岑乔用着12分的意志力,握着手机从商遇的车上爬下来。她眼前一片模糊,连路都快要看不清楚。

    踉跄的往前走,不小心撞到个男人。

    对方调笑,“喲,小美人,怎么把自己喝成这样了?要不要哥哥扶一下?”

    那声调,就让岑乔想吐。

    对方却是伸手将她一搂,下手抱了过去。

    她哆嗦着唇,“滚!”

    “还是个烈性子。你这嘴上说着让我滚,身体却一个劲儿往我身上蹭。你说我这到底要滚还是不要滚……嗷……”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化作了一声哀嚎声。

    他脑袋太阳穴处被人狠狠砸了一拳。

    余飞的拳头又硬又狠,常人很难招架。

    手一松,岑乔身体软得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往地上坐去。

    她以为自己定要跌在地上,可是,腰间一股暖意蓦地传来,男人结实的臂膀将她圈住。

    “岑乔!”

    这声音……

    岑乔半睁开眼,看着来人。

    面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对方的脸她看得并不清楚,却像是知道自己终于安全了似的,握着手机的手松开。

    商临钧将岑乔直接打横抱起。

    因为刚刚有场商务接待,所以今天开出来的正好是房车。

    商临钧把岑乔放在躺椅上,拉上帘子,吩咐余飞,“开车,回静园!”

    余飞知道岑乔不对劲,踩下油门,车在街上狂奔。

    岑乔躺在长长的椅子上。

    柔软的身体蜷缩成一团,浑身颤抖得厉害。

    小脸红彤彤,像晚霞。

    呼吸,已变成娇喘。

    她像是终于无法忍受这灼人的火团,长指扯着身上的衣服,爬着从椅子上坐起身来。

    商临钧正在给她倒水,一回头,见到面前的画面,高大的身形猛地僵住,眼神深邃。

    她此刻正半跪在真皮椅内。

    长发散开,凌乱的碎发勾勒着她嫣红妩媚的小脸。

    她半眯的眼,湿润含情。身上的开衫已经被她解开四颗纽扣,露出一片雪白。

    这副样子实在诱人得惹人犯罪。

    “把水喝了。”商临钧克制着,不把她直接就地正法。

    将水送到她嫣红的唇边。四个字,却已经沙哑。

    岑乔一口气将水喝了,可是,这样还不够!

    半点都无法解她的渴。

    那些水吞入腹中后,反而更让她觉得烧心一样的热。而且,伴随着这些炙热感,一起侵袭而来,撞击着她理智的还有无尽的空虚。

    她想要……

    可是,她想要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我还要……”娇嫩的唇瓣脆弱的翕动,她下意识的呢喃。

    依着本能,软绵绵的身体,跌进男人坚实的怀抱中。

    那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在吸引着她。

    商临钧眸色一沉,将水杯放下,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粉嫩绝美的小脸,“还要什么?”

    岑乔迷离、水雾朦胧的眼,一脸茫然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药性越来越烈。

    烧得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乖乖坐好。”商临钧抓过一旁的毛毯,将衣裳凌乱的她团团裹住。

    岑乔早已经被药折磨得理智全无,此刻,甚至连矜持都已经全无。再不是以前那傲气的模样,只一手揪住男人的衬衫,一手从他衣摆里滑进去。

    摸到男人冰凉的身体,像是终于寻到些能让她平静点的源头,她舒服的喟叹一声,小手更放肆起来。

    这小女人,她可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

    商临钧闷哼一声,把她的手控制住,眼神沉郁,“岑乔,给我乖一点!”

    “不要……你松开我……”岑乔不耐烦了。

    颤抖着,要从他手心把自己的手挣开来。

    她好难受。

    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抛进了一个热气沸腾的温泉里。又像被扔进了大海,被强烈的波涛一下一下拍打着。

    她极力的想要抓住点什么,以平息自己。手从男人衣服里,一路抚下去,钻入他西裤中。

    手心触到巨大的火热,她握着,不想松开。

    商临钧呼吸一重,喉结滚动,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岑乔,你在玩火!”

    她难受得呜呜哭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商临钧忍无可忍,摁下通话键,“去酒店!最近的!”

    余飞在前面一惊,把车停下,“先生,最近的酒店到了!”

    “让医生直接来酒店!女医生!”商临钧吩咐余飞。

    他把那淘气的手抽出来,取了薄毯将衣裳不整的岑乔裹成一团,那意乱情迷的小脸都不让人瞧见半分。

    他抱着她进房间,她的手不安分也就罢了,连那张埋在他胸前的小嘴也不安分。

    咬开了他的衬衫扣子,唇舌在他胸口上轻舔着。

    这小女人,是打定了主意要折磨死他吗?

    商临钧将洗手间的门踢开,将她放进浴缸里。

    明明被下了药的是她,可是,此刻,他却浑身热汗淋漓。

    “洗个澡,会好过一些。”商临钧用了12分的忍耐力,没直接要她。

    打开淋浴喷头,任热水喷洒下来。

    岑乔坐在浴缸里,浑身无力,根本连坐都坐不稳。身子不断的往下滑。

    商临钧担心她被水呛到,最终,脱下衬衫,长腿迈入浴缸里,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两个人,面对面而坐。

    岑乔软在他肩膀上,轻轻哼着,难过到眼泪都从眼眶里溢了出来,“我……好难受……”

    商临钧捧起她的脸,心疼的抹开她被浇乱的头发,长指挑起她的小脸,“难受也给我忍着,我不希望你清醒过来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