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缘分,就是如此莫名其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醒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

    岑乔回过神来。

    只见商临钧一身整齐的坐在沙发上。这会儿正翻着文件,说话间头也没抬。

    窗外的光线,照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格外迷人。

    岑乔有些不解,“你怎么在这儿?”

    问完,脑海里忽的划过一些限制级画面,突然意识都什么,脸骤然泛红。

    似是听到她荒唐的问话,商临钧抬起头来看向她。

    深邃的眼神投射过去,岑乔心一跳。

    心虚的把脸别开,扯过被子,将自己烧得燥热的脸都蒙住了。

    可是,昨晚的画面,更清晰的一帧一帧在她脑海里跳出来。

    她记得她想要臣服在一个男人身下……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商临钧。

    岑乔想着想着,只觉得口干舌燥。

    她心思很乱,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越发靠近自己的脚步声。直到一只大掌伸过来,将她蒙在头上的被子拽下,她的脸重新露出来,她才惊得重新回过神。

    “又忘了?”商临钧坐在床边,从上而下的看她。

    一手替她抓着被子,省得她再把自己蒙住。另一手,撑在她枕边。

    岑乔躺在床上看着他。

    眼神从他好看的脸上,落到他唇上。记忆里,他们昨晚又接吻了。而且,是激吻。她吻得很急切,恨不能要将他吞了似的。

    一想起,就觉得无比丢脸。

    “我……我……谢谢。”岑乔支吾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两个字来。

    “谢我什么?”

    “……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会落在谁手里。”岑乔解释。

    商临钧神色严肃起来,他坐直身子,“昨晚如果不是我刚好在那边路过,你已经入了商遇的虎口!我记得我提醒过你,离商遇尽可能远一些,你都当了耳旁风?”

    “我没有。”岑乔解释,“昨晚是岑茵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结果没想到被一群小流氓给拦住了。岑茵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认识的那些人,我拉岑茵走,他们不让,叫我喝了杯酒才肯放人。我也没想到那杯酒里被他们下了东西。”

    商临钧眉心皱紧了。

    商遇这小子,竟是从岑乔身边人下的手。

    “对了,我打个电话!”提起岑茵,岑乔才想起来。昨晚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安全到家。

    商临钧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你的电话已经泡了水,废了。”

    岑乔本要接他的手机,但又顿住了。“我还是拿酒店电话打吧!”

    她可是打给岑茵,不敢用他的电话。

    哪怕岑茵不知道是他的号码。

    总之,能避就避的好。

    商临钧倒是没有强求。

    岑乔给岑茵拨了串号码过去。

    第一个电话,岑茵没接。

    第二个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

    “你想吓死我。怎么不接电话?”

    岑茵浑浑噩噩的,抱着被子坐起身来,“我还睡着呢!头痛死了!”

    “你在哪?”

    “在家呀!不你送我回来的吗?”

    岑乔听岑茵这样说,这才稍稍松口气。又道:“岑茵,昨晚那些人你是怎么认识的?下次,你别和那些人在外面胡来,知不知道?”

    “其实我也是昨天才认识他们。”岑茵知道自己错了,也不多辩解,只保证道:“姐,没下次了。这次你千万别和爸妈说,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岑乔见岑茵认错态度良好,便也没有再多计较,只又交代了两声,便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发现商临钧竟然还在房间里。

    岑乔有些尴尬的看他一眼,“商总,你今天不上班?”

    商临钧抬头看了眼腕表,“还早。”

    “我想去洗个澡。”岑乔轻语。意思是想让商临钧能稍微避一避。

    可是,他却像是听不懂似的,颔首:“昨晚你出了很多汗,是可以洗洗。”

    “……”提到昨晚的事,岑乔简直想抓个洞把自己埋了。

    见男人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只得掀开被子,想要起身。

    可是,双脚才点地,身体一软,直接跌在了床边,狼狈到了极点。

    而且,更狼狈的是,她衣裳不整。

    身上的衬衫是开的。裤子的拉链和纽扣都没有扣上。

    她觉得自己真的丢脸丢到了姥姥家,脸深深的埋进床单里,不愿意抬起头来。她知道,旁边的男人一定在看她的笑话!

    商临钧低笑一声,站得离她两步之遥的地方,问:“需要帮忙吗?”

    “不要!”岑乔倔强而果断的拒绝。

    她胡乱的将裤子整理好,一手揪着衬衫领口,一手扯着床单,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可是,昨晚的药性太烈,她有种纵欲过度后的虚软感,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似的,站不起来。

    商临钧到底是看不下去,长臂一横,将她抱了起来。

    “我自己可以!”岑乔还在倔。

    商临钧深邃的眼,望着她,“别在我面前逞强。”

    他声音很低,性感的喉结滚动,再出口的声音,比先前更性感百倍,“昨晚你怎么样,我比你清楚。”

    他……他说什么呢?!

    岑乔脑海里‘嗡——’一声响,脸顿时红得像被煮熟的蟹一样。

    她羞愤得想立刻推开他,可是,此刻全身又是无力。

    最终,只将脸埋在他胸前,两手蜷成拳头。

    直到她被他放进浴缸里,她脑袋才从他胸前离开。

    像是只想离他远远的,一碰到浴缸,就沿着浴缸边沿,爬到了浴缸的另一头去。

    商临钧好笑的看着这样有些可爱,有些幼稚的画面。

    只怕,她公司里那些人,从未见过她这副样子。

    “好好洗澡。洗完澡如果还没有力气,再叫我。”

    “……”岑乔咬紧下唇。她觉得自己就是从浴室里爬出来也绝不会叫这人。

    商临钧离开了,岑乔躺在浴缸里,泡着热水。

    直到现在,紧绷的身体才稍微放松下来,觉得舒适了些。

    她想久泡一会儿,指望外面的那人会离开。

    昨晚发生的事,让她有些懊悔。

    原本是打定了主意不要和他再有牵扯,可是,缘分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